點擊圖片右鍵保存至桌面打印

點擊右鍵保存圖片

當前位置: >首頁 >紅色馬欄 >黨史資料 >正文

習仲勛的旬邑故事

發布日期:2020-12-10 16:06:31 信息來源:旬邑縣政府作者:黨史辦-管理員 字體:[ ]

群眾領袖習仲勛

習仲勛,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黨和國家杰出領導人。在70多年革命生涯中,他始終將“熱愛人民,依靠人民”貫穿始終,從人民智慧和實踐中汲取養分、獲得力量,創造性執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團結帶領工農兵各界人士,開展民主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備受黨員干部和人民群眾愛戴和擁護。毛澤東贊他“是從群眾中走出來的群眾領袖?!睆耐恋馗锩鼞馉幍娇谷諔馉?,習仲勛為中國革命勝利,不懼艱險和犧牲,走遍關中分區山山水水和旬邑溝溝坎坎。他熱愛群眾,心系群眾,視群眾為衣食父母和兄弟姐妹,在他工作過的地方,留下了許多感人故事。

請肖翰林出山

肖之葆,旬邑縣籍前清翰林,歷任刑部主事、郎中、參議等職,思想進步、德能皆優、公正廉潔、不避權貴。辛亥革命后,清朝滅亡,袁世凱竊據國權,他不與其為伍辭官還鄉,避居山間洞崖,以教書務園為業。

習仲勛讀中學時,就聽過肖之葆大名,對其品德才學很是敬佩。關中特區時期,西安事變爆發前,習仲勛作為關中特區蘇維埃政府第一副主席兼黨團書記,考慮將這位三秦名儒發展成黨外朋友和革命助手。1936年5月,關中特區在東北軍圍剿陷落的非常時期,擔任中共關中特區工委書記的習仲勛,安排中共地下黨員、趙家洞桑村老農趙志泰,與肖之葆首次進行秘密聯絡,請他在自愿和安全的前提下,以品德聲望為共產黨和百姓做力所能及的事,被肖之葆以“清朝過來的老朽,已不關世事”為由謝絕。對肖之葆謝絕助共產黨一事,習仲勛以其不反對共產黨并暗含認同之態,斷定肖之葆內心已受到共產黨很大震撼,便并不氣餒。年內10月,習仲勛委派好友楊宗偉,帶拜師求教信和自創文章《我所認識的共產黨》來見肖之葆。肖之葆略感驚異,心知拜師出于禮、統戰是目的,見文章宏達流暢、文采飛揚,便知求教是表、宣傳是里。于是,被習仲勛至誠至貞信仰所打動,改以年邁學淺、不合時宜,難為其師枉受殊榮而委婉推辭。

對肖之葆二次婉拒,習仲勛豁達理解但不改初衷,不時通過中共黨員趙志泰、楊宗偉,將有中共方針政策的報刊信息傳達給肖之葆。雖然肖之葆口頭上一再婉辭,但行動上卻不斷接近中國共產黨。長征紅軍到陜北后,肖之葆盡管經濟困難,仍變賣衣物、向親友借貸資助紅軍抗日,榮獲朱德總司令贈“清明杰士,紓難紅軍”錦旗一面。楊宗耀、肖鴻章等中共黨員、無辜群眾被國民黨逮捕關押期間,肖之葆聯絡群眾舉狀擔保,幫助他們獲釋。此外,肖之葆還暗中支持女婿孟宗信、外孫秦錳及其好友文普華、吳敬賢等知識青年參加革命、加入中共,成為地方革命骨干。

習仲勛對肖之葆為黨所做工作十分滿意,選其部分詩文、書法作品送毛澤東過目。毛澤東閱后,贊其“不愧為翰林”,讓黨內“馬背書法家”舒同,以中共中央名義去信邀請肖之葆,傳邀請之意,宣中共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主張。為此,習仲勛登門拜會肖之葆并先行敬師禮,肖之葆以待貴賓禮敬還,談笑風生共話天下時事風云。

陜甘寧邊區第二屆參議大會,選舉肖之葆為陜甘寧邊區政府委員,鑒于肖之葆意見,使用簫筱梅對外公布,肖之葆正式爽約出山。

百字判一案

習仲勛曾對司法工作者說:“走出‘衙門’,深入鄉村,依靠人民辦案,發揮民間調解的作用。千百事件整天發生在人民中,最適當的解決辦法也就在人民中。只有通過人民,才會解決得最快、最正確”。這也是當時當地百姓愛說“找習專員說理去”的原因。在習仲勛看來,民間調解不是一個單純的司法問題,本質是為人民服務的問題,是衡量干部群眾觀點、群眾感情、群眾作風的一個試金石。這方面,習仲勛在關中分區有許多事為人稱道,一棵樹案就是一例。

職田鎮青村農民姚憲章,以同村姚宗弟祖墓埋在自己地內為由,要求姚宗弟給予補償。約談失敗后,姚憲章持斧砍倒姚宗弟墓地一棵樹。姚宗弟為此將姚憲章告到當地縣抗日民主政府。1937年9月8日,關中特區專員霍維德簽署傳票,請青村村長穆三起傳喚姚憲章。因國共兩黨關中磨擦日益惡化等原因影響,霍維德調走后,案子在中共關中分委書記習仲勛兼任關中分區專員和新正縣抗日民主政府縣長任上,于1941年5月20日由習仲勛作出了言簡意賅令人折服的判決:

判決書全文103字,以“年代久遠,毫無根據”否定了姚憲章所持姚宗弟祖墓埋其地內的說法;對已砍倒的樹,判定“樹頭、樹本全歸姚宗弟,姚憲章不再賠償其損失”;為免兩家以后因此再起紛爭,判明“今后兩家地邊之樹,長在誰家地內,即歸誰家”;既解了糾纏不清的歷史遺留問題(祖墓埋誰地內),又解了已砍倒樹的現實歸屬問題,還防止了未來可能出現的糾紛;措辭精練,判決情理兼備,堪稱司法文書一范本。速審速判管長遠,反映了習仲勛尊重民聲訴求的政治覺悟和高效務實的工作作風。

捍衛婚姻自由

關中分區時期,抗日民主根據地內封建買賣婚姻逐步被予以取締。湫頭車家溝農家姑娘張水紅,個子高挑、皮膚白凈、模樣俊俏、機靈能干,因父母收受了峴子村富戶郭家一筆不菲彩禮,受“兒女婚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和“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愚昧思想禁錮,被迫嫁給了精神病患者郭狗娃,經常遭其侮辱、打罵,幾次被逼上吊自殺。

一日,中共關中分委書記習仲勛,趁集到新正縣湫頭,向群眾作演講,動員男女老少行動起來,開展大生產運動,粉碎日本帝國主義侵華戰爭和國民黨頑固派軍事磨擦,解放婦女并反對封建包辦買賣婚姻。一個聽習仲勛演講的好心大娘,回家后給張水紅出主意說:“好娃哩,不要胡想。今湫頭集上開大會,關中分區習專員講話。他對老百姓可親了,稱咱是父老兄弟姐妹。你快去找他。專署在新正縣三區陽坡頭村,翻溝過去就到了?!碑斖韽埶t翻溝找到習仲勛,通過司法渠道和郭狗娃離了婚。

后來,警一旅三團騎兵連班長張廷律和張水紅結婚。結婚當日,習仲勛親自上門賀喜并講“幾千年來,婦女受封建制度壓迫最深。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不知害了多少良家婦女。丈夫明明是個精神病,女方不敢反抗,更不能離婚,這是哪家的道理?在我們共產黨的地盤,不允許這種荒唐事存在。張水紅敢于反抗封建婚姻、爭取婚姻自由,應該受到鼓勵。張廷律沖破世俗偏見,敢于娶離了婚的女子為妻,勇氣可嘉?!?

照顧盲人“干娃”

習仲勛駐馬家堡領導關中分區革命和建設時,辦公室設在溝邊一馬姓群眾家,家有一乳名“白狗”的三四歲小盲童。該童未足歲時,母親去世、父親離家出走,成為孤兒,由其姑代為養育;三歲患天花,因無錢醫治,挨到燒退后,就此雙目失明。聽聞“白狗”不幸遭遇后,習仲勛感嘆“孩子可憐啊,等革命勝利了,一定要根治天花,絕不能讓一個好端端的孩子因這種病變成瞎子?!?

日久生情,習仲勛喜歡上了“白狗”,每看到他,就會親昵地拍一下他的腦袋,說“叫干大”(陜西方言“干大”, 意“干爹”)。

習仲勛因革命需要離開馬家堡后,念念不忘干娃“白狗”,常感慨“白狗要是眼睛看得見,我一定把他送部隊去,那娃精靈得很!”

解放后,習仲勛依然惦記著“白狗”命運。打聽到干娃“白狗”跟著吹鼓手混飯吃,想到盲人跟在吹手后那可憐樣,習仲勛一時神色黯然。1951年,他派人將“白狗”接到西安,遍尋各大醫院為干兒治眼。因失明過久,無法復明。為讓干兒有生活一技之長,習仲勛托人將他送到秦腔劇團尚友社學音樂和樂器?!鞍坠贰弊罱K掌握了各種樂器演奏技巧,成為了尚友社的“全把式”。

鐘情旬邑布鞋

1940年,關中分區機關從馬家堡轉移到陽坡頭,習仲勛辦公和住宿地點設在張廷富家。張廷富1933年加入中國共產黨,為人實誠,辦事可靠,比習仲勛大5歲,習仲勛駐陽坡頭期間稱他“老哥”。張廷富妻子叫何存子,是一賢惠能干、心靈手巧的農家婦女,平日除給習仲勛做飯洗衣外,還給她做布鞋。為此,習仲勛曾對何存子講“我在家就愛穿母親做的布鞋,嫂子的布鞋讓我想起我的母親,太謝謝你了!”

1942年7月,習仲勛調赴延安,走前專程去陽坡頭與張廷富辭行。臨別時,何存子從柜里取出按習仲勛腳碼事先做好的兩雙布鞋,說“你這一走,不知啥時再見。有人去延安時,我再給你捎?!?

17年后,已是國務院副總理的習仲勛,在國事操勞間,仍惦記著他生活過的小山村陽坡頭和他的老哥張廷富。他抽空給張廷富親筆去信,邀請張廷富來京做客,還不忘讓嫂子(何存子)給他做兩雙布鞋。見到張廷富,習仲勛高興迎上前去, “廷富老哥”稱呼不改。接過張廷富帶來的兩雙布鞋,習仲勛邊穿邊說“我就愛穿嫂子做的布鞋,穿上又舒服又好看”。作為答謝,習仲勛將張廷富留在家中住了20多天,讓秘書陪著參觀北京名勝古跡,臨別時還送了張半身照片留作紀念。

為李樹禎看病

旬邑后掌村李樹楨,是習仲勛三原師范同學。1937年初,習仲勛駐馬家堡時,李樹楨聞訊趕來拜訪。敘舊之外,李樹楨欣然答應習仲勛的革命動員,不久擔任了抗日救國會長,并以教師身份發展黨員和建立情報組。1942年,因叛徒出賣,李樹楨被國民黨特務逮捕并因受刑留下眼疾。1958年,習仲勛寫信邀李樹楨赴京治眼疾并安排住處。李樹楨在女兒李芳嬋陪伴下,在北京第六醫院看病一住整三年。期間,日理萬機的習仲勛經常抽空去看他們,還把他們請到家中吃飯和聊天。對此,老革命們動情地說:“仲勛這人就是好,沒有忘記咱們,跟著他干革命沒有白干?!?

1969年,李樹楨病逝。文革結束后,李樹楨女婿喬乾坤五次拜訪習仲勛,次次受到熱情招待,他回憶“每見到習老,他總像可親的長輩一樣,問長問短,憶往事,嘮家常,說笑話,讓人心里感到十分溫暖?!贝碎g,習仲勛根據中央扶持老區脫貧政策,多次斡旋批錢批物幫助旬邑老區發展,給旬邑調撥過公車和煤礦建設???。

習仲勛晚年,常懷念戰爭年代他戰斗和工作過的地方,常想在那的朋友、戰友和鄉親,曾多次說很想回旬邑走一走、看一看。每有旬邑人去拜訪他,他都要問旬邑的變化和發展,問他結交的老紅軍、老朋友及其家人的情況。旬邑發展上的困難,他在政策范圍內,盡力予以幫助解決。旬邑朋友有難,他不遺余力幫助。

2000年,習仲勛夫人齊心女士攜兒子遠平、女兒橋橋回訪旬邑,看望了習仲勛義子馬家堡村馬崇明一家,見到習仲勛昔日辦公室依然如昨,由馬崇明老伴每天親自打掃,習仲勛當年用過的桌椅仍定點放在原處,無聲訴說著70多年前的往事,似乎在期盼著主人歸來。

習仲勛革命一生,旬邑革命戰斗的六年歲月,在他革命生涯中占有重要地位。習仲勛曾說“關中分區有個旬邑縣,那里的村莊我跑遍了,而且在很多村里都住過。隨便說一個村子的地理地貌,我馬上能說出那個村名來。只要是六十歲以上的人,隨便說一個人的貌相和他是哪個村子的,我能一口說出他叫什么名字,住在村子哪個位置,家里有幾只窯,院里或者崖頭有什么樹,這人都做過什么,尤其是對革命有過什么貢獻”。習仲勛與旬邑人民每一件故事,無不映射著他偉岸的人格魅力,折射著他堅定的黨性宗旨、群眾觀點、人民立場,深刻反映著他“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的認真執著。習仲勛依舊是值得今天所有黨員干部學習的光輝榜樣。

值習老逝世十二周年之際,謹以此文紀念習仲勛同志。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打?。▓D片另存桌面) 關閉
合租客厅激情闺蜜嗯啊呻吟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