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moov2"></progress>

    <progress id="moov2"></progress>
    <tbody id="moov2"><nobr id="moov2"><optgroup id="moov2"></optgroup></nobr></tbody>

  1. <tbody id="moov2"></tbody><tbody id="moov2"></tbody>

  2. 點擊圖片右鍵保存至桌面打印

    點擊右鍵保存圖片

    當前位置: >首頁 >紅色馬欄 >革命史況 >正文

    中國共產黨旬邑歷史(第一卷)第一編 大革命時期

    發布日期:2016-11-01 11:32:18 信息來源:旬邑縣政府作者:黨史辦-管理員 字體:[ ]

    第一章     中共旬邑組織成立前的奠基歷程

    中共旬邑組織,和中共其它地方黨組織一樣,其創立都有著相近的背景,都經歷了一個必經的奠基禮。中共旬邑組織的成立奠基歷程分為四個部分。

    第一節    列強欺凌對三水社會形態的激變

    中國近代西方列強的欺凌和滿清王朝的無能,為三水縣爆發革命活動提供了現實土壤。

    西方列強自鴉片戰爭開始侵吞蠶食中國,使清朝逐步淪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極大消弱了清王朝的統治根基;加之,清朝腐敗無能,賠款割地、喪權辱國于列國、瘋狂鎮壓、殘酷壓榨于國人,催生出義和團、太平天國等反帝反封建愛國運動,為革命黨人來三水縣從事革命活動提供了現實環境;此外,地方官紳如狼似虎吞噬百姓財物,使群眾對清廷統治積憤已久,“不用掐,不用算,宣統不過兩年半”的歌謠于是在社會廣為流傳,認為清廷行將就木,氣數已盡,清廷統治在輿論上已日益走向瓦解。

    當時,三水縣地處陜西邊陲,與甘肅接壤,北部地處山區,交通不便,反動勢力不易到達,特別是北部山區梢林茂密,人煙稀少,更便于革命黨人集結和活動。1910年(清宣統二年)4月,同盟會陜西分會(1908年成立于西安)在涇陽柏惠民(柏筱余,時西鄉柏家村人)家花園水榭亭,召開了陜西辛亥革命史上具有重要意義的柏氏花園會議,又稱“水榭亭會議”。會議議定了陜西同盟會在全陜西發動起義的重要事項,歷時20余日。為資助西安同盟會運動新軍和渭北同盟會聯系刀客建立武裝組織,會后陜西同盟會會員柏惠民贊助現金5000元、羅少鴻(今禮泉人)出麥200石,著鄒炳炎(鄒子良,時甘肅寧州人,今寧縣人)、王守身等到同盟會人來往北山住留聚會之地—馬欄山(今屬旬邑)開礦冶鐵,鑄造手榴彈 ,并藉此招納來陜革命黨人,使馬欄成為陜西革命黨人活動地區之一。

    1911年7月,陜西哥老會通統山堂首領張云山派衛某由西安來三水開山堂、建碼頭(哥老會機構名稱)、發展哥老會會員,首先在張洪鎮發展了張寶藏(北胡同村人)、辛經等20余名會員,以羅天興(羅金山,土橋鎮北溝人)為首領,建立起三水哥老會組織 。當時,羅天興管三水、淳化、永壽三縣哥老會組織,通過平時帶一個劇團到處唱戲來聯絡各方反清力量 。

    眾多跡象表明,此時清王朝在三水的統治,已是岌岌可危、風雨飄搖。

    第二節 辛亥革命對三水社會變革的推動

    1911年10月10日,孫中山領導中國同盟會,依靠湖北新軍力量,在武昌成功發動反清武裝起義,敲響了清王朝滅亡的喪鐘。武昌起義適逢農歷辛亥年,史稱辛亥革命。武昌起義的勝利消息迅速傳向全國,各地義軍群起響應,風雨飄搖中的清王朝統治隨之走向終結。

    1911年10月22日(農歷1911年9月1日),秦湘兩省革命者率先響應武昌起義,同日發起反清武裝起義。陜西同盟會聯合陜西哥老會和西安新軍,在西安發動反清武裝起義,攻下了清軍巢穴滿城。同日,起義隊伍宣告秦隴復漢軍軍政府成立,由張鳳翙(hui,河南人)任大統領。秦隴復漢軍軍政府以大統領張鳳翙名義,23日發布安民布告,24日發布討清檄文,號召各州、縣響應革命,并派遣各學堂學生回到各地宣傳革命、組織民團、光復地方。西安勝利起義的消息傳出后,各州縣紛紛響應 。

    1911年11月2日,三水縣革命者發起響應武昌起義和西安起義的武裝反清起義。三水縣哥老會首領羅天興率哥老會成員和革命黨200余人,到淳化縣通神溝編為徐字營、解字營(時亦稱新軍)。同日起義軍攻破三水縣城,于鳳凰山一看護莊稼小土窯內 ,捕獲了聞訊外逃的龍縣官,將其押回縣城文廟后,宣布三水反正。不日,龍縣官成功逃脫,哥老會派皇甫積明捉拿失敗,羅天興遂率徐字營駐土橋鎮鎮頭村,操兵練武,以防不測。龍縣官逃入甘肅,請求甘軍揮師三水,以求東山再起。逃至平涼的升允(清前陜甘總督),因電告時任陜甘總督長庚愿共同鎮壓革命,經長庚電奏清廷得以重新起用,署理陜西巡撫兼督軍務,轄東南兩路軍19營1標,并親率東路軍即甘軍總統馬安良部16營1標反攻陜西民軍 。時南路軍固原提督張行志部3營,配合東路軍從側面牽制陜西民軍。接聞龍縣官報告,甘軍管帶馬麟(回族)、王甲山(漢族)被指派率部,過長武、經張洪來攻打三水。甘軍行至張洪,捕殺了哥老會員張寶藏、辛經、張幾娃等人 ,于中街村殺害了魏洛村第五儒修父子,繼而攻向縣城。甘軍攻破三水縣城后,將縣城農民李青、哥老會成員申家干、城關窯上陳升3人梟首示眾 ,殺害了王梧魁等人,并大肆燒殺劫掠,繼之向土橋進發。甘軍兵至土橋后分作兩路,步兵直撲鎮頭,騎兵過底宜莊、繞小寧直抄鎮頭徐字營后路。時徐自營以土槍、長矛為武器,相對于甘軍持毛瑟槍、裝鉛彈、挎馬刀而言處于劣勢。因武器過于懸殊,鎮頭城外堵截甘軍的徐字營很快被擊潰。甘軍進而攻入鎮頭城,王甲山力阻馬麟血洗鎮頭,與馬麟議定以蘸灰水(堿水)黃表能否點燃相賭,若蘸水黃表燃而飛升則下令取消屠城。幸而蘸水黃表燃而飛升,王甲山最終從馬麟手中救下了鎮頭村半數的百姓性命。三日后,馬麟以俘虜哥老會員戚犯亂為向導 ,率部進擊淳化縣通神溝徐字營營盤。因地形生疏,哥老會防備有力,甘軍進攻失利,管帶馬麟之子被擊斃,于是甘軍退守土橋 。

    1912年1月7日,秦隴復漢軍大統領張鳳翙,在西征乾州中聞知三水縣城被甘軍占領,遂親率陳殿卿、李長蘭、標統胡景翼等部計10營新軍約2000余人,兵分兩路收復三水 。同月11日,張鳳翙所率兩路新軍到達土橋,一路經淳化行至土橋,一路經耀縣過七里川來到土橋,通神溝新敗挫傷元氣的甘軍聞訊退到三水縣城和張洪鎮 。兩路新軍在土橋匯合后,張鳳翙命陳殿卿率一路新軍出土橋鎮經排廈村過馬家河進擊張洪,令命胡景翼率一路新軍出土橋直擊縣城。駐縣城甘軍聞風退至張洪,胡景翼部遂率軍出縣城兵發張洪 。

    當月14日,胡景翼率軍進攻張洪鎮,陳殿卿則率部抄敵后路。駐張洪甘軍自知勢弱難敵,僅在張洪城中留下幾名伙夫,而采取誘敵深入之計和迷惑新軍的戰術,將甘軍五色旗插在臨近張洪鎮的五里馬道,將甘軍主力設伏于五色旗兩旁,誘使胡景翼部直撲五色旗而中計入伏落敗。胡景翼率眾奮力突出重圍,且戰且退,退至上魏洛村時,以該村城堡作屏障據險力守,射殺追來的甘軍,使甘軍不得近城。同期陳殿卿率部迂回至張洪東城下(今慶豐村),駐張洪城伙夫聞知新軍兵臨城下,一面向陳殿卿部射擊,一面在城中點燃麥秸堆,向五里馬道設伏甘軍報訊求援。慶豐村城高勢險,易守難攻。陳殿卿部正欲攻城時,設伏甘軍分兵馳援趕到,兩軍遂在慶豐村葦子壕展開激戰,陳殿卿部交戰失利被迫退至官道咀和坳子咀村。與此同時,追至上魏洛村的甘軍主力,展開圍城并輔之以城外散居住戶墻體挖洞,射殺了胡景翼部神槍手,繼而發起攻擊,一度攻上了上魏洛村西城門樓并于此插上了五色旗。胡景翼臨危不亂,率部頑強反擊,激戰一晝夜,多次打退甘軍進攻,使甘軍終因久攻不克而撤回張洪城中 。

    同月15日,駐張洪甘軍集合兵力合擊官道咀和坳子咀村陳殿卿部新軍,因中埋伏招致大敗而退回甘肅。至此,三水戰事結束,秦隴復漢軍張鳳翙部于是收復了整個三水縣,清廷的三水統治徹底終結。在收復三水戰斗中,新軍2名管帶、100多名士兵陣亡,三水哥老會成員張寶藏、第五儒修及數百名無辜群眾慘死在甘軍刀槍之下,他們為推翻清帝統治,光復三水付出了血的代價 。16日,張鳳翙率部返回禮泉。

    秦隴復漢軍收復三水縣這一歷史事件,屬于辛亥革命的一部分。盡管它未能徹底改變三水人民的悲苦命運,但它使清王朝在三水的幾千年腐朽封建統治,在三水河畔、寶塔腳下宣告滅亡,給三水人民帶來了民主共和的嶄新環境,喚醒了群眾的思想覺悟,鼓舞了人民的革命斗志,對三水后來的深刻變革起到了巨大積極的推動作用,在旬邑革命斗爭史上書寫了光輝的一頁。

    第三節  軍閥獨裁迫使旬邑人民另尋出路

    張鳳翙收復三水不久,隨著袁世凱成功竊取了辛亥革命勝利果實,辛亥革命最終歸于失敗。

    1914年(民國3年)1月,北洋政府撤銷了清朝府、州設置,三水縣改屬陜中道,因“三水縣”與廣東三水縣重名,復改為旬邑縣 。

    1914年春,李白朗(河南寶豐縣人)以“中原復漢軍大都督”名號,在河南擎旗反袁。袁世凱為排除異己、布置心腹、鞏固嫡系政權,以撤換陜西都督張鳳翙,遂密令袁系安徽倪嗣沖部、湖北王占元部、河南張振芳部以夾擊替代圍剿驅趕白朗軍入陜,以借平亂而師出有名。3月中旬,李白朗率軍被驅自商南入陜,袁世凱電令張鳳翙為首的陜西當局“應即督飭各營相機進剿,務期撲滅凈盡”。接著白朗軍4月7日黎明攻克乾縣縣城,4月10日攻克禮泉縣城,在陜西陸軍陳樹藩(字伯生)旅追剿下,又相繼攻克永壽、邠縣縣城。在麟游縣崔木鎮,陳樹藩探知袁世凱嫡系陸建章親率兩旅(賈德耀旅、馮玉祥旅)西出洛陽,識破其借會剿白朗軍行奪軍權之實,遂保存實力虛以佯追,直至白朗軍轉戰進入甘肅。鑒此,袁世凱以張鳳翙“剿辦”白朗不力,免去張鳳翙陜西都督職務改任揚威將軍調京使用,派陸建章為威武將軍任陜西督軍,委派呂調元接替陜西軍巡按史 ,實現了其既定圖謀。陸建章任陜西督軍后,遣散改編了陳樹藩旅外的全部陜軍,將革命黨人排擠出各級政權機構,更加瘋狂地鎮壓革命。從此,陜西成為北洋軍閥反動政權直接控制區,重新陷入黑暗統治之下。旬邑縣也隨之淪為人稱“陸屠夫”的陸建章治下地方軍閥獨裁統治區 。

    陸建章及其繼任者陳樹藩、閻相文等治下的旬邑地方軍閥,實行專制統治,摧殘進步力量,大肆濫殺無辜。在政治上,專橫跋扈、結黨營私,頒行《暫行新刑律》、《治安警察條例》、《出版法》、《報紙條例》等北京政府法令 ,無限壓制人民民主自由;在經濟上,大開煙禁,強迫農民廣種鴉片,并私加稅款,侵吞軍餉,強取豪奪、橫征暴斂、搜刮民財;在軍事上,窮兵黷武、縱匪殃民,致使兵連禍結、生靈涂炭。地方官吏、地主、惡紳、土豪相互勾結,苛捐雜稅層出不窮,層層盤剝人民群眾。加之天災不斷,水澇旱災相繼為害,旬邑人民饑寒交迫,又備受蹂躪,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天災人禍的殘酷現實,迫使生活在茫茫黑夜、水深火熱的旬邑人民再也不能忍受軍閥官僚地主的殘酷壓榨和蹂躪了。一些血氣方剛、壯志滿懷的旬邑有識之士和熱血青年紛紛警醒,痛感時局危難,要改變現狀、救人民于水火之中,就必須自救、必須救國、必須尋找新的出路。于是,旬邑青年學生許才升(時旬邑縣城鹽店巷人)、寧克齊(旬邑原底人)、蒲玉階(蒲允升,旬邑縣城人)、王日?。ㄍ跏∪?,時旬邑底廟產場人)等徒步300多華里,紛紛赴省會西安求學,探尋救國救民之道。

    旬邑青年在外出求學過程中,有幸接觸了李大釗、陳獨秀等革命先驅創辦和翻譯的《新青年》、《每周評論》、《國民》、《新潮》、《少年中國》、《星期評論》、《晨報》等進步刊物,了解了俄國十月革命,接受了馬列主義,受到了新文化、新思想的熏陶,思想逐步趨向革命,并積極投身到新文化運動之中。

    第四節  五四運動對旬邑革命要素的集結

    1919年5月4日,為反對北洋政府代表在巴黎和會上簽字出賣中國主權,北京工商學界聯合上街示威游行,向北洋政府抗議,掀起了聲勢浩大、影響深遠的反帝愛國運動,成為了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的開端。

    當時,在北京、天津、上海、武漢等地大中學校求學的陜西籍、咸陽籍學生,大都積極參加了五四反帝愛國運動。北京大學學生會干事、陜籍學生劉天章、李子州和北京高等師范學校學生楊明軒、郝夢九等參加了火燒趙家樓曹汝霖住宅和痛打章宗祥的斗爭,魏野疇等人則參加了示威游行 。

    眾多旅京陜西進步青年,在新文化和五四運動中,接受著馬克思主義的熏陶和引導,在參與愛國運動中不斷覺悟和進步,并逐步轉為馬克思主義者和中共黨員,這為國民大革命在陜西的爆發做了必要的準備,同時為馬克思主義在旬邑廣泛傳播及中共組織在旬邑產生和發展做了重要奠基。

    隨著魏野疇等旅京陜西籍進步青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及其學成回陜在西安從事革命運動,五四運動精神和馬克思主義也由其帶入陜西并逐步傳播開來。1922年10月,旅京陜西學生劉天章、李子洲倡導成立了政治性社團——共進社,其宗旨是“提倡文化,改造社會”,還創辦了機關刊物《共進》雜志,傳播馬列主義思想,教育青年學生,指導教育界進步人士從事新文化、新思想的革命斗爭,推動了革命力量的發展。在三原求學的張金?。◤埬教?,今太村鎮張家村人)就是共進社的成員。同時,旬邑籍有志青年許才升、寧克齊、王日省、蒲玉階等人分別在西安新民中學、成德中學、單級師范、中山學院求學,受到了中共黨員教師魏野疇、雷晉笙、呂佑乾(呂永坤,時河北棗強縣前王鄉常村人)等人的思想教育和行為影響,接受了馬克思主義,樹立了正確的革命方向和堅定的革命信仰,積極參加當地反帝、反封建、反軍閥性質的學生運動,并于1925年1月先后在西安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成為革命斗爭的骨干 。

    至此,旬邑革命的前期要素已完成醞釀集結,一個新的歷史局面即將出現。

    第二章  中共旬邑組織的創建

    第一節  中共旬邑組織的建立

    1925年3月,孫中山不幸逝世,四五月間,魏野疇領導西安各校學生召開追悼孫中山逝世大會,開展驅逐軍閥吳新田運動。秋末,許才升自西安成德中學回到旬邑,在清水塬(今旬邑縣清塬鎮)呂家村任教,程永盛、姚志賢是其學生。之后,許才升因與民國政府旬邑縣教育局長發生爭執,遂罷教去了西安 。此時,適逢魏野疇、劉含初、王授金等正在籌備組建國民黨陜西省臨時黨部,以此合法名義領導陜西各地的革命斗爭,宣傳馬列主義并發展中共黨員及共青團員,旬邑籍中共黨員許才升等直接參與魏野疇等領導的學生運動,接受了革命斗爭的鍛煉,為隨后建立中共旬邑地方黨的組織作了實戰準備。

    1925年9月,中共北方區委派安存真和吳化之來到西安,會同魏野疇、雷晉笙、劉含初等共產黨員建立了西北地區第一個黨組織——中共西安特別支部。1925年9月下旬,團中央派吳化之(吳華梓)以全國學聯代表的身份到陜西整頓團組織。12月初,吳化之在整頓三原團組織的基礎上,把團員中年滿18周歲的優秀分子轉為中共黨員,并在省立第三職業學校后花園召開會議,成立了中國共產黨三原特別支部,這也是咸陽地區第一個黨組織的誕生 。隨之,旬邑地區在中共西安地委的直接指導下也建立起黨的活動組織。

    中共旬邑寶塔高級小學小組的建立

    1926年春,中共西安地方執行委員會(簡稱“中共西安地委”)派共產黨員王佛宗(王佛忠,陜西富平人)來到旬邑寶塔高級小學,以教師身份為掩護,在進步教師和學生中發展黨員。王佛宗進入寶塔高級小學后,豎起“非基”旗幟,向學生進行反對基督教的教育,組織高小學生與基督教傳教士在旬邑縣城東門外騾馬大會上進行詰難辯論,使基督教傳教士布教行動嚴重受挫而無法繼續開展,王佛宗借此從中發現和培養進步學生。4月,王佛宗秘密發展寶塔高級小學進步教師王子?。ㄍ醣?,今旬邑縣鄭家鎮王家村人)和進步學生馬富貞(今旬邑縣城關鎮人)、趙廷保(今旬邑縣底廟鎮山家莊人)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成立了中共寶塔高級小學小組,由王佛宗擔任組長,中共寶塔高級小學小組直屬中共西安地委領導。1926年夏,王佛宗以蒲貢的名義 ,聯絡進步青年王廷碧(今旬邑縣太村鎮楊家村人)、樊奉賢(今旬邑縣底廟鎮咀頭村人)等人,舉辦暑期教師學習會,一面學習英語、數學,一面宣傳革命思想。1926年秋季開學后,底廟籍寶塔高小學生周廷貞,向王佛宗匯報,說底廟群眾要“交農”。 王佛宗表示大力支持,并向關系十分要好的富平同鄉駐軍楊連長通氣,請他在群眾“交農”時不要干涉。不料楊連長向國民黨旬邑縣政府告了密,致使學生周廷貞被捕入獄。為營救周廷貞,王佛宗親自找楊連長施救,但遭其拒絕,王佛宗遂義憤填膺,一病而亡,過早的為革命獻出了他寶貴的生命。隨著旬邑黨的活動領導人王佛宗的過早離世,處于星火之勢的旬邑黨組織活動也遭受到了沉痛打擊。

    中共旬邑特別支部的建立

    1926年,直系軍閥劉鎮華在吳佩孚、閻錫山支持下,率鎮嵩軍對省城西安形成圍攻之勢,志在必得。西安黨組織協調各方力量,組建驅劉統一戰線,進行艱苦卓絕的反圍城斗爭。

    8月,在西安反圍城斗爭進入困難時期,中共西安地委指示旬邑籍中共黨員許才升、寧可齊、王日省,以國民黨陜西省臨時黨部特派員身份回旬邑,以籌建國民黨旬邑縣黨部之名,宣傳革命和發展黨員。許才升和西安黨組織委派的徐經林(徐銘勛,西安三橋人),持魏野疇寫給時旬邑駐軍頭目黃彥英的親函,冒著生命危險,出錢買路,突出被劉鎮華圍困的西安城 ,于8月14日先期突圍回到旬邑,接著王日省也于8月20日回到了旬邑 ,不久到底廟鎮擔任了初小教師?;匮睾?,許才升、寧可齊、王廷碧充分利用旬邑地方上的一切舊關系,疏通渠道,借用籌建國民黨旬邑縣黨部的名義,以教書為掩護,大力宣傳革命統一戰線思想,與中共旬邑寶塔高級小學小組一起,先后發展了崔維峻(崔金興,今旬邑城關鎮東關村人)、程永盛(今旬邑清塬郝村人)、崔廷儒(崔景岳,今旬邑城關鎮東關村人)、樊奉賢、馬玉竹等9名進步學生加入了黨、團組織。

    1926年9月,許才升等在中共寶塔高級小學小組基礎上,成立了中國共產黨旬邑特別支部(簡稱中共旬邑特支)和中共寶塔高級小學支部,由許才升擔任特別支部書記兼黨支部書記、程永盛任組織委員、王子健任宣傳委員。成立之初,中共旬邑特支隸屬中共西安地委直接領導。至此,中共旬邑黨組織建立起來。接著,又成立了國民黨旬邑縣黨部籌備委員會。

    1926年秋至1927年夏,許才升等中共旬邑黨員,以國民黨旬邑縣黨部籌備委員會名義,向旬邑廣大群眾大力宣傳孫中山三民主義,宣講民主革命與北伐的重大意義,揭露北洋軍閥的罪行,號召人民擁護和支持北伐戰爭,打倒帝國主義列強,打倒賣國的北洋軍閥,反對苛捐雜稅,反對暴政等;在此基礎上,組建了國民黨旬邑縣黨部,中共黨員許才升任干事長、王日省任宣傳部長、王子健任執行委員、王廷碧任秘書,進步教師潘仰之任組織部長,并借此發展中共黨員和共青團員,建立農民協會、學生會等群眾組織。國民黨旬邑縣黨部建立后,許才升等以此為據點,聯絡一批思想進步的青年,以國民黨縣黨部的名義,深入各鄉村做宣傳工作。楊克廉(時城關鎮甘峪村人)、樊奉賢、張錫儒(時旬邑張洪人)等人深入張洪、太峪、職田、土橋一帶宣傳,并分別建立起國民黨區分部。許才升則親自率領程永盛、程國柱深入清塬等地宣傳,發展革命力量,為旬邑黨組織的發展奠定了根基 。

    第二節 共青團旬邑支部的建立

    國民大革命時期,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陜西各級黨團組織的創建軌跡,都是先建團組織,后建黨組織。社會主義青年團在陜西最早組織,是社會主義青年團赤水支部干事會,創建于1924年6月。同月,中共黨員武止戈受共青團中央委派,通過魏野疇介紹,在西安省立一中、三中、第二職業學校、私立成德中學等校暑假留校學生和社會青年中發展團員,建立起社會主義青年團西安支部(簡稱“團西安第一支部”),受共青團中央直接領導。張金印、寧克齊是最早加入團西安第一支部的旬邑籍青年 ,他們成為日后建立旬邑黨團群組織的中堅力量。張金印此后,還先后擔任了共青團西安地委委員,共青團陜甘區委宣傳委員,中共陜西省委委員兼團省委書記。

    共青團旬邑組織是和中共旬邑特支同步創建的。1926年9月,許才升等人在成立中共旬邑特支時,發展了一批青年團員,成立起共產主義青年團寶塔高級小學團支部(簡稱“共青團寶塔高小支部”),由崔維峻擔任團支部書記。成立之初,有團員10余名,機關設在寶塔高小。隸屬共青團西安地委和中共旬邑特支雙重領導,1927年2月后隸屬共青團陜甘區執委會和中共旬邑特支雙重領導。

    第三節 旬邑群眾團體的建立

    在中共旬邑特支的組織和推動下,各種群眾團體紛紛建立,并在中共旬邑特支領導下蓬勃發展。

    旬邑縣農民協會的建立

    為了大力開展農民運動,根據陜西省農民協會的指示精神,中共旬邑特支決定幫助旬邑人民組建屬于旬邑農民自己的協會。1926年秋,在旬邑縣城老爺廟(關帝廟)召開群眾大會,成立了旬邑縣農民協會,推舉許才升為旬邑縣農民協會主席??h農協機關設在寶塔高小,直屬陜西省農民協會領導。協會的主要任務是:“積極開展對敵斗爭,爭取民主自由,鄉村一切政權歸農民協會,官府攤派糧、款、丁、伕都要經過農民協會的同意,否則,不能攤派和征收”。在縣農民協會的領導下,旬邑縣境內相繼建立起東、西、南、北、中、北后6個區農民協會。東區農民協會,即職田農民協會,農協主席張寅昌;西區農民協會,即張洪農民協會,農協主席第五伯昌;南區農民協會,即土橋農民協會,農協主席焦思洲;北區農民協會,即太峪農民協會,農協主席王英武;中區農民協會,即清塬農民協會,農協主席程志英;北后區農民協會,即底廟農民協會,農協主席樊奉賢 。

    在旬邑縣農民協會的領導與指導下,全縣農協會員迅速發展到1000余人。各區農民協會先后建立起自己的自衛團、自衛隊,共有400余人。區農協自衛團隊普遍組織本區農民,以大刀、長矛為武器,打擊土豪劣紳,保護農民利益,維護社會秩序??h區農民協會邀請中共黨員擔任教員,通過開辦夜校,教育武裝農協會員思想,提高革命斗爭覺悟。為指導農民運動,由王廷碧等人創辦了《民眾周報》?!睹癖娭軋蟆酚妹P繕寫在對開的粉連紙上,共有四版。內容除了報道國際國內大事外,主要是刊登旬邑地區的大事和群眾的呼聲?!睹癖娭軋蟆房d的文章,文筆犀利,刀鋒銳利,捶奸犯豪,刺貪刺紳,有時還以漫畫形式譏諷當局?!睹癖娭軋蟆访看钨N出,群眾都會爭先恐后圍觀議論,使《民眾周報》成為了宣傳教育群眾的有力工具。在旬邑縣農民協會的努力下,出現了“農村的事情,農協管”的新局面。

    旬邑縣學生聯合會的建立

    1926年秋,中共旬邑特支在中共寶塔高級小學小組幫助下,借助學潮選舉產生了以楊克廉為主席的寶塔高級小學學生會,成立了集體領導、許才升任校務主任的寶塔高級小學校務委員會和集體領導、寧克齊任教務主任的寶塔高級小學教務委員會,實行民主治校,將宣揚反動復古思想的寶塔高級小學改造成了中共旬邑特支開展革命宣傳和革命活動的重要陣地和堅強堡壘,為中共旬邑特支適時幫助旬邑學界建立組織作了重要準備。

    1927年3月,在中共旬邑特支幫助下,旬邑縣學生聯合會(簡稱“旬邑縣學聯”)成立,由許才升兼任學聯主席。隨后,太峪、張洪、土橋、底廟各集鎮學校,先后成立其學生聯合會,組織開展其學生運動。同年7月,國民黨“清黨”反共,第一次國共合作破裂,中共組織活動被迫轉入地下,旬邑縣學聯活動終止。

    第三章   中共旬邑組織的革命活動

    1926年下半年,中共旬邑黨團群組織先后建立起來。旬邑革命形勢轉而進入中共旬邑特支領導群團和群眾開展學生運動、農民運動及反帝愛國運動,為發動武裝起義奠定思想群眾基礎的新階段。

    第一節 開展學生運動

    早在1924年冬,在西安求學的許才升、寧克齊等旬邑志士,受中共西安組織派遣返回旬邑開展學生運動。1925年初,許才升、寧克齊借助國民黨旬邑縣進步縣長聶洪鋒的關系,辦起旬邑縣國民小學,由許才升出任校長,寧克齊、張性初、蒙嘉會等人擔任教員。旬邑縣國民小學在學生中宣傳新思潮、提倡新文化、啟發革命覺悟,引起旬邑地方守舊勢力的仇視與恐慌,繼而遭其反撲被勒令解散。許才升、寧克齊等人遭通緝后離開旬邑,輾轉去西安協助當地開展學生運動。1926年秋,許才升、寧克齊等人重返旬邑,以寶塔高小為陣地,建立中共黨團組織,在學生中傳播革命思想,領導開展學生運動。

    發動學潮  宣傳革命思想

    1926年8月,中共黨員許才升、寧克齊等人回到旬邑,利用國共合作統戰便利,借援建國民黨旬邑縣黨部有利時機,再度進入寶塔高級小學執教,秘密成立起中共旬邑特支。

    此時旬邑縣國立寶塔高級小學處在封建守舊勢力統治之下,以許才升為代表的中共旬邑特支便以“看書、信仰、言論、集會、結社、出版、擇師自由”,“校務民主”、“改進學校設備”為口號,領導組織學生開展革新運動。教師許才升、寧克齊此舉,遭到寶塔高小校長蒲鼎伯堅決反對,他斥之為“胡鬧”。 在許才升、寧可齊等人鼓動下,高小學生選舉成立起學生會,由學生會主席楊克廉組織學生進行罷課,將斗爭矛頭直指守舊勢力,鬧起學潮。學潮中,蒲鼎伯被奪去寶塔高小校長職權,蒙蘭軒、唐卓亭、高雅哉3名守舊派教師被趕出校門 ,陳腐反動書刊被焚毀,學校賬目得到清算,被查出貪污金額400多元。在中共旬邑特支領導下,寶塔高小成立了集體領導、民主治校的校務委員會和教務委員會,學生取得了看書、信仰、言論、集會、結社、出版、擇師的自由權,《新青年》、《向導》等進步刊物在寶塔高小公開發行,指引學生和進步青年走向革命道路。

    舉辦學習班  培養革命骨干

    1926年至1927年,中共旬邑特支、中共寶塔高級小學小組先后在旬邑縣城舉辦了3期教師學習班。學習班借補習英語、數學之名,傳播新思想和馬列主義。

    1926年12月,中共旬邑特支聯合中共寶塔高級小學小組開辦寒假教師學習班,學員共80多人,寧克齊、王子健、王日省分別講授數學、語文、衛生常識,在西安受過馬列主義理論教育的程永盛、王廷碧為師生講授的《資本論常識》在學員中引起強烈反響。

    1927年夏,中共旬邑特支聯合中共寶塔高級小學小組,借用民國政府旬邑縣教育局名義舉辦暑期師生學習班。本期學習班在該時期規模最大。參加本期學習的學界人士,不僅有旬邑本地教師學生,還有邠縣、淳化、長武,正寧、寧縣等地進步師生,計百余人。所授課程除英語、數學外,許才升、寧克齊、徐經林等人還親自講解《共產黨宣言》、《唯物史觀》、《共產主義與共產黨》、《馬列主義淺讀》等革命書籍,傳播革命真理,啟迪思想覺悟。

    經中共旬邑特支聯合中共寶塔高級小學小組舉辦教師學習班啟發培養的學員,相當部分后來成為了本地及鄰縣革命斗爭的倡導者與中堅力量。如:西北早期共產黨員王孝錫,在參加1927年夏旬邑暑期師生學習班后,即返回寧縣在太昌鎮建立起中共邠(邠縣)寧(寧縣)支部,并擔任邠寧支部書記。

    第二節 開展反帝愛國運動

    1925年“五卅”運動后,反帝怒潮在陜西空前高漲起來,廣大人民群眾對帝國主義的經濟掠奪、政治壓迫、武裝干涉與基督教文化入侵深惡痛絕。1926年起,中共旬邑特支聯合中共旬邑寶塔高級小學小組,組織領導黨團員,團結依靠人民群眾,在全縣范圍內發起大規模反帝愛國運動。

    樹起“非基”旗幟  掀起反帝愛國熱潮

    1926年春,進入旬邑寶塔高級小學執教的中共黨員王佛宗,首先在旬邑樹起“非基”旗幟,以寶塔高小為起點,教育引導高小學生認識基督教傳入系帝國主義文化入侵的隱性方式,組織學生開展“非基”運動。1927年春,中共旬邑特支領導旬邑縣學生聯合會,在學生中深入開展“為什么要反對基督教”的大討論,進一步提高學生對“非基”運動的認識。同年4月19日(古歷3月18日) ,旬邑縣一年一度古騾馬大會隆重召開,旬邑縣城街市人潮涌動、熙熙攘攘,幾乎全縣各戶男女老幼都有人趕會,會上縣外人士為數不少。時駐旬邑縣意大利籍基督教神甫潘渡義(中國化名),借機伙同教主黃拐子、教徒趙燕燕等人,在旬邑縣城搭棚設攤,向群眾鼓吹基督教義,大肆宣揚唯心主義,公然發展基督教徒。中共旬邑特支于是領導旬邑縣學生聯合會,由中共黨員教師許才升、徐經林、王廷碧、程永盛、程國柱組織帶領寶塔高小學生,分兩組與基督教傳教士展開激烈的詰難辯論。寶塔高小師生才思敏捷、口齒伶俐,以翔實確鑿的論據,駁斥了基督教所謂的“上帝創世論”、“上帝造人說”,駁得基督教師徒理屈詞窮、瞠目結舌而無可置喙,最終被迫倉皇拆棚收攤,灰頭土臉溜走了。接著,許才升、程永盛、王廷碧等人,組織寶塔高小學生,以表演文藝節目的形式進行反封建宣傳。許才升親自扮演《放腳》戲中角色,演得惟妙惟肖、有聲有色,吸引教育了眾多過往群眾。當時一位駐足老人,邊看邊捻著雪白胡須說:“看了才升演的戲,我這個老實疙瘩,心里才明白,原來神鬼那一套,全哄人哩。我再不信它了?!?騾馬大會駁基督教之戰,揭露了帝國主義身披宗教外衣行愚昧民智、侵略中國之實的險惡本質,及時阻止了基督教旬邑傳教活動,使旬邑人民再一次受到了深刻的愛國主義教育和無神論洗禮。

    召開紀念大會  鼓舞革命斗志

    1926年秋至1927年夏,中共旬邑特支以國民黨旬邑縣黨部名義,在旬邑縣城利用紀念節日相繼召開大型紀念集會活動,宣傳教育和鼓動人民群眾進行革命斗爭。

    1926年10月,馮玉祥率領國民聯軍五原誓師,大軍南下,開往關中攻打圍困西安的軍閥劉鎮華部的國民聯軍,中共旬邑特支聯合國民黨縣部,帶領縣府職員和寶塔高小學生100余人,步行80多華里,前往邠縣歡迎慰問,號召人民群眾擁護和支持北伐戰爭。

    1927年3月18日,中共旬邑特支領導和動員縣內各學生聯合會、各農民協會,組織學生、教師、商人、縣府職員、各區農民約5000余人,在旬邑縣城寶塔高小門前集會,舉行“三?一八”紀念大會,以之紀念1926年3月18日在北京段祺瑞政府國務院門外,向段祺瑞政府請愿以反抗日本帝國主義侵略、驅逐八國公使,反慘遭血腥屠殺而犧牲的反帝愛國死難烈士劉和珍、楊德群、魏士毅等人。該紀念大會,聲討了北洋軍閥段祺瑞的罪惡行徑,揭露了段祺瑞政府反動、賣國、殘暴的真面目,激發了旬邑青年學生和窮苦農民的反帝愛國熱情?!?月18日,是段祺瑞慘殺我同胞的黑暗日子,也是被害烈士的紀念日。我們今天舉行盛會,目的是要繼承烈士未竟的事業,為驅逐帝國主義出中國,推翻反動軍閥的殘酷統治而斗爭!” 許才升慷慨激昂的演講與吶喊,在這一天穿過臺下密集傾聽的人群,悄無聲息地根植在逾千民眾心里,握進他們緊攥的鐵拳,終將積聚成強大的革命力量。

    1927年5月4日,中共旬邑特支領導旬邑縣學生聯合會,在旬邑縣城舉行“五四運動”紀念大會,組織全縣師生開展了愛國主義教育活動。

    1927年5月20日,中共旬邑特支領導旬邑縣學聯、農協等6個團體,在旬邑縣城舉行革命先驅李大釗(李守常)烈士追悼大會。大會吸引教師、學生、商人、農民、民國政府旬邑縣府職員等3000多人參加,兩小時后閉會。會上,寧可齊任大會主席,王子健任大會記錄。徐經林、許小峰、民國政府旬邑縣長等人,在追悼會上嚴厲譴責了奉系軍閥張作霖的反動罪行,號召群眾繼承先烈遺志,把打倒列強、打倒軍閥的革命進行到底 。大會決定在五卅日舉行大規模追悼會。

    1927年5月30日,中共旬邑特支領導旬邑縣學聯、農協,在旬邑縣城舉行“五卅慘案”二周年紀念大會,動員組織學農商諸界6000余人到會,其中農民武裝者1000人、駐旬邑民國政府軍長官全部參加了大會。農民自衛軍手持長矛、大刀自覺維持秩序,寧克齊、徐經林、杜漢三、張相臣、豆偉臣等代表當會作了熱情洋溢、激動人心的講話,聲討了反動軍閥殘害共產黨員的滔天罪行,極大地鼓舞了參會群眾的革命斗志 。

    在相繼召開紀念大會的同時,中共旬邑特支、共青團寶塔高小支部、學生聯合會、農民協會等黨團群組織還在旬邑縣城每禮拜一、三、五召開馬列主義講演會,不定期舉辦農民講習所,不斷擴大馬列主義在旬邑的傳播。

    第三節 開展農民運動

    在上級黨組織和中共旬邑特支領導下, 旬邑各地普遍建立起農民協會和農民自衛武裝,開始領導廣大群眾開展轟轟烈烈的農民運動。

    組織請愿斗爭

    1926年10月,根據全國革命形勢發展需要,中共旬邑特支遵照西安地委指示,組織發動“三河”(焦家河、崔家河、連家河)農民、寶塔高小進步學生和縣城附近的貧苦農民200余人,赴民國政府旬邑縣府請愿游行。許才升、寧克齊手執小紅旗,高呼口號走在請愿隊伍最前列。請愿隊伍由縣城東街出發,經中山街直至縣府門前。許才升指揮游行群眾把標語“打倒貪官污吏”貼到縣府大門上,把標語“打倒土豪劣紳”貼在五區總紳王兆賢門上。在群眾“打倒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紳”、“打倒土匪式軍隊”、“抗交苛捐雜稅”等口號聲中,民國政府旬邑縣長魚節天(時咸陽長武人),迫于形勢走出縣府與請愿群眾見面,接受了請愿群眾提出的“不準拉伕拉差,不準預征錢糧,清理地方財政、取消苛捐雜稅,打倒貪官污吏、土豪劣紳,打倒土匪式軍隊,收回教育權……”等10條要求 。

    “三河”成功請愿,鼓舞了旬邑人民斗志,中共旬邑特支借機在鄉間鼓動農民抗交糧草,影響了民國政府旬邑駐軍的軍事供應,遂與旬邑駐軍黃彥英團發生了磨擦。張洪鄉鵬程村籍學生秦宗周,因此被黃彥英團逮捕并遭其吊烤毒打 ;先前同情革命的黃彥英(咸陽武功人),也因此與革命力量對立起來。魚節天為報三河請愿圍府遭迫之恨,借機攛掇黃彥英加害許才升。迫于形勢,許才升暫時離開旬邑,赴西安匯報工作。許才升打著燈籠,在西安找到駐陜國民聯軍總司令于右任,于右任見狀問他:“白天為何打燈籠?”許才升答道:“旬邑十分黑暗!”并當面向于右任陳述了黃彥英部的罪狀。在于右任寫信疏通后,黃彥英部與旬邑民眾的緊張氣氛才緩和下來。之后,許才升又到邠縣告發黃彥英,迫使黃彥英部于不久后調走。黃彥英部開拔時,旬邑縣總紳王兆賢為其拉夫拉差托運東西,許才升見狀,當街指著王兆賢鼻子大罵:“你龜背蛇腰,鷹腮兔耳,當面有容人之量,背地有殺人之心!”王兆賢被罵得啞口無言 。

    1927年農歷2月,正值旬邑地區青黃不接、農民生活捉襟見肘之時,民國政府陜西省府派人到旬邑預征公糧,征購公糧時不付現金,由縣府寫欠條,加蓋縣印,訂作以后三年的公糧。廣大農民無力交納,于是紛紛要求予以減免。得知此況,許才升以國民黨旬邑縣黨部干事長和旬邑縣農民協會主席的身份,召集帶領十多名各界代表向民國政府旬邑縣府交涉,陳述農民實際困難,說明公糧預征數額已經過大;并聯合各民間組織向民國政府陜西省府寫報告,反映客觀現實,表達民生訴求。經此努力,旬邑預征公糧得以部分減免,很大一部分小麥預征任務被予以免除,旬邑農民負擔得以減輕,許才升等中共黨員在旬邑的影響力和號召力更強了。

    舉辦農民夜校

    1927年初,中共旬邑特支、旬邑縣農民協會根據農運形勢發展的需要,在寶塔高小舉辦“平民夜?!?,將學員擴大到縣城農民、市民、商販、民國政府旬邑縣府職員等人群,縣長聶振軒親臨講課。平民夜校向參加學員介紹和傳播新思潮、新文化、民主革命思想以及馬克思主義思想,并講解革命道理、破除封建迷信,幫助農協會員喚醒革命意識、提高政治覺悟,為后來的農民運動培養了農運骨干,為將來在農村建立黨組織作了思想準備并奠定了干部基礎。同期,時任旬邑縣魏洛村小學校董的第五伯昌,在魏洛小學教師王相平(今太村鎮南宮村人)協助下,在魏洛村辦起“貧民夜?!?,吸收40多名貧苦農民參加學習,一面教農民識字,一面傳播革命道理,提高貧民覺悟。

    此外,旬邑縣區農民協會在宣傳、發動、組織農民群眾,打擊社會陋習和丑惡現象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旬邑縣區農協普遍開展了提倡男女平等、婚姻自主、婦女放腳剪發等民主自由活動,教育農民正確對待鬼神之說、樹立健康生活態度,自覺抵制聚賭、抽大煙及參神拜佛等不良嗜好,使各村巫婆神漢和賭坊煙販逐漸失去市場,對旬邑廣大農村產生了深刻的社會影響。

    在中共旬邑特支的指導、幫助和領導下,旬邑縣學聯、農協等群團組織,在成立后積極從事各種革命活動,持續推動革命形勢向前發展,既教育了自身所聯系的群眾,又鍛煉了自己的干部,為今后繼續領導所屬旬邑人民同民國政府旬邑反動統治者進行新的革命斗爭積累了寶貴的革命經驗。

    第四章   中共旬邑組織的發展和危機

    第一節   中共旬邑組織的發展

    自1926年春王佛宗來旬邑以教書為掩護,秘密發展中共黨員,建立起旬邑第一個中國共產黨組織——中共寶塔高級小學小組。隨之同年9月,許才升、寧克齊等在中共旬邑寶塔高級小學小組的基礎上成立了中共旬邑特別支部,成立之初,中共旬邑特支隸屬于中共西安地委;1926年12月至1927年2月,隸屬于中共陜西黨團聯席會議;1927年2月至同年7月,隸屬于中共陜甘區委;1927年7月后,隸屬于中共陜西省委。中共旬邑特支成立后,積極開展革命活動,大力宣傳黨的主張,不斷發展進步力量,壯大了黨的組織。至1927年7月時,中共旬邑特支共下轄寶塔高小、魏洛、郝村、東澗村、縣城機關5個支部。共有中共黨員57名,其中教師13名、學生14名、農民30名;高中文化程度的9名、小學程度的18名、文盲30名。

    中共寶塔高級小學支部  1926年9月,在寶塔高級小學建立中共旬邑特支的同時,同步成立了中共寶塔高級小學支部,許才升兼任黨支部書記,時有黨員16名。

    中共魏洛村支部  1927年3月,許才升赴旬邑縣魏洛村指導平民夜校工作,在魏洛村平民夜校中發展了第五伯昌、第五宗義、第五振華、王相平、第五新堂(第五新書)、第五振才、第五德海、第五雙印、第五懷讓、第五碎狗等11名中共黨員,建立起中共魏洛村支部,由第五伯昌任支部書記、第五宗義任組織委員、第五振華任宣傳委員,魏洛村黨支部是中國共產黨在旬邑縣建立的第一個農村黨支部。

    中共郝村支部  1927年5月,許才升來到旬邑縣清塬郝村,以公開建立郝村農民協會的名義,秘密發展郝村、蒲社、灣澗、莊合、班村農民程國柱、程百印、程雙印、程交運、程群兒、程國祥、程志英、程七娃、崔寶子、崔秀儒、辛萬海、盧全貴、代思功等13人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成立了中共郝村支部,王英武(郝村初小教師)任支部書記 ,其后由程百印、程國祥接任。其中,蒲社、灣澗、莊合、班村的中共黨員,均在郝村過組織生活。

    中共東澗村支部  1927年7月,由黨員崔廷儒在東澗村(旬邑縣城東關的一個自然村)秘密發展黨員10名,建立了中共東澗村支部,支部設在東澗村,崔廷儒任支部書記。

    中共縣城機關支部  1927年7月,共產黨員馬富貞以國民黨縣政府職員的公開身份,在縣城機關秘密發展黨員7名,建立了中共縣城機關支部,支部設在國民黨縣政府,馬富貞任支部書記。

    第二節   “清黨”危機

    當中共旬邑特支引導旬邑群團組織在不斷將革命形勢引向深入的重要時刻,旬邑之外的中華大地革命走勢已悄然移位,反革命力量匯流接近尾聲,其暗流涌動、蓄勢待發,國民大革命開始面臨嚴重危機。

    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在上海發動了“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向共產黨人舉起了屠刀;次月17日,武漢國民政府所轄第十四師師長夏斗寅公開背叛革命,當月21日,許克祥在長沙發動“馬日事變”。江蘇、浙江、安徽、福建、廣東、廣西等省緊跟其后,相繼以“清黨”為名,瘋狂屠殺中共黨員和革命群眾,殘酷鎮壓工農運動。至此,國民大革命喜人形勢風光不再,第一次國共合作處于危急關頭。

    7月15日,汪精衛繼而在武漢發動“七?一五”反革命事變,提出“寧可枉殺一千,不可使一人漏網”的口號,正式同中國共產黨決裂。至此,第一次國共合作被徹底破壞而宣告結束,持續了三年多轟轟烈烈的國民大革命(1924年至1927年)最終失敗了。

    同月,駐西安國民黨聯軍總司令馮玉祥追隨蔣介石反共,在陜西公開進行“清黨”,鎮壓工農運動,陜西革命形勢也因此急轉直下,西安局勢尤為緊迫,白色恐怖也迅速傳向旬邑,中共旬邑黨團群組織開始面臨新的危機。國民政府旬邑當局除了“包辦紅白喜事,迎送往來要人”而外,主要的工作是監視共產黨的活動、偵查破壞共產黨組織、搜捕共產黨員、進步人士和共產黨干部,致使旬邑國共合作局面破裂。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打?。▓D片另存桌面) 關閉
    最新韩国大胸三级,男人j进女人p的视频,午夜福利1000集福利92
    <progress id="moov2"></progress>

      <progress id="moov2"></progress>
      <tbody id="moov2"><nobr id="moov2"><optgroup id="moov2"></optgroup></nobr></tbody>

    1. <tbody id="moov2"></tbody><tbody id="moov2"></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