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moov2"></progress>

    <progress id="moov2"></progress>
    <tbody id="moov2"><nobr id="moov2"><optgroup id="moov2"></optgroup></nobr></tbody>

  1. <tbody id="moov2"></tbody><tbody id="moov2"></tbody>

  2. 點擊圖片右鍵保存至桌面打印

    點擊右鍵保存圖片

    當前位置: >首頁 >紅色馬欄 >革命史況 >正文

    中國共產黨旬邑歷史(第一卷)第二編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

    發布日期:2016-11-01 11:47:35 信息來源:旬邑縣政府作者:黨史辦-管理員 字體:[ ]

    第五章  中共旬邑區委員會的建立與斗爭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伊始,全中國革命形勢都處于低谷,國民黨右翼占據著國家政權,在全國大肆搜捕殺害共產黨人,白色恐怖彌漫全國,中共各級黨團群組織和黨團員活動都紛紛轉入地下,保存力量伺機而動。當時由于旬邑地處偏僻山區,交通不便,黨組織未遭受徹底破壞,但中共旬邑特支及所屬黨員同樣面臨著“清黨”的危機和嚴峻形勢,轉入秘密,繼續開展活動。

    第一節  中共旬邑區委員會的建立

    1927年7月初,中共陜西省委在西安紅埠街9號臨危成立,直屬中共中央領導,耿炳光任書記,李子洲任常委兼組織部長,杜衡(杜振庭)任委員 。中旬,馮玉祥(原名馮基善,字煥章)在西安“清黨”反共,白色恐怖自西安迅速向全省擴散開來。為適應急劇變化的國內政治形勢、保護好陜西境內各級中共組織,以積蓄革命力量,中共陜西省委將黨的活動方式由半公開化轉為秘密狀態,把工作重心轉向農村,將全省劃為6路,以省委委員作特派員分赴各地指導工作的方式,減少省委與下級黨組織直接聯系,來保護各級黨組織。因此,在西安暴露了身份的中共黨員呂佑乾(時河北棗強人)、呂鳳岐(時西安三橋人)、王浪波(王悅益,字友三,時渭南縣雙王鄉凹里村人)、蒲玉階等,被中共陜西省委派往山區縣旬邑隱蔽,以保存力量并加強黨在旬邑的工作。

    1927年8月,國民政府旬邑縣教育局招聘教師,遵照中共陜西省委指示先期回到旬邑的中共黨員呂鳳岐、蒲玉階,成功應聘成為教師進入旬邑縣寶塔高級小學執教 ;同月,許才升領導中共旬邑特支建起旬邑縣農民協會及職田、太峪、張洪、土橋、底廟、清塬6個區農民協會,許才升兼任旬邑縣農民協會主席,張寅昌任職田區農民協會主席、王英武任太峪區農民協會主席、第五伯昌任張洪區農民協會主席、焦思洲任土橋區農民協會主席、樊奉賢任底廟區農民協會主席、程志英任清塬區農民協會主席 。月內,許才升因組織進步學生、農協會員游行示威,要求縣府豁免預征錢糧,遭國民政府旬邑當局追查潛離縣境,受中共陜西省委派赴渭南縣任黨的東南區委書記 ,因旬邑黨團群組織尚屬初創,許才升中共旬邑特支書記繼續擔任,期間旬邑黨的工作,由寧克齊、程永盛、王子健等人共同負責,領導開展革命活動。

    1927年10月,轉入旬邑隱蔽力量、從事革命的中共黨員呂佑乾、呂鳳岐、王浪波、蒲玉階,根據中共陜西省委指示,與中共旬邑特支領導人許才升、寧可齊等人一道,整頓了中共旬邑特支,將其改為中共旬邑區委員會(簡稱“中共旬邑區委”),隸屬中共三原縣委領導。領導人進行了局部調整,由呂佑乾任區委書記、呂鳳岐任組織委員、王浪波任宣傳委員,區委機關設在旬邑縣寶塔高級小學。中共旬邑區委下轄寶塔高小、魏洛村、郝村、東澗村、縣城機關等5個支部,有中共黨員57人,外加團支部1個,有團員10多人。

    面對馮玉祥陜西“清黨”造成的旬邑恐怖局勢,中共旬邑區委遂決定,即時隱蔽組織,改變活動方式,把公開活動轉為秘密活動,將黨的骨干徐經林、寧克齊等人轉移到外地(寧克齊先期在中山學院學習,后在陜西省委擔任交通員),王日省、王廷碧仍留在國民政府旬邑縣教育局任督學,王子健繼續留在國民政府旬邑縣黨部任籌備委員會委員 ,其余中共黨員全部退出國民黨,以保存力量。呂鳳岐、王浪波隱身在寶塔高小以任教作掩護;呂佑乾則化裝成筆墨商販,對外統稱“劉筆客”,以賣筆為名巡回各地進行聯絡;程永盛在城關倉里小學執教,秘密發展5名學生黨員,成立了中共倉里小學小組 ,并出任黨小組組長,之后轉至丈八寺小學任教至次年初。


    第二節  中共旬邑區委對國民政府旬邑當局的斗爭

    1927年10月,國民政府陜西省府派龐天籟出任國民政府旬邑縣縣長,主政旬邑。龐天籟一上任,就勒令解散學聯、農協等革命組織、加倍攤派糧款、偵緝中共黨員、羈押進步群眾,積極“清黨”反共,大搞白色恐怖。對于交不起強攤糧款的百姓,龐天籟治下的反動統治機構,輕則鞭打繩拴,重則逮捕治罪,還將有聲望的農民帶上鐐銬游街示眾,恐嚇群眾,致使民怨四起。旬邑縣農民協會及所轄職田、太峪、張洪、土橋、底廟、清塬6個下屬農民協會全被解散 。

    針對龐天籟的倒行逆施,隱蔽地下活動的中共旬邑區委,遂組織共產黨員秘密印發標語、傳單,以“打倒貪官污吏”、“ 打倒土豪劣紳”、“堅決抗糧款”內容,鼓動群眾和龐天籟進行斗爭。龐天籟嚴加追查傳單來源,凡遭懷疑者,均被橫加罪名,遭到強捕入獄,一時弄得人心惶惶、滿城風雨。此時,適值派發有獎公債,龐天籟令惡紳第五輝包辦,倆人狼狽為奸,加大款額從中分肥。公債如數辦齊后,龐與第五輝見不能再以此漁利,便想出新招,對各區中產之家,加以“阻撓軍餉、違反革命”之罪,派兵緝捕,每人按負擔公債數目,加二倍懲罰,共約罰銀洋200元。此事,更加激起全縣上下反對,揭露龐天籟罪行之聲大起。

    農歷1927年11月4日,國民政府旬邑縣黨部供職的中共黨員王子?。〞r任國民黨旬邑縣籌備委員會委員)、王日?。〞r任國民政府旬邑縣教育局督學),在西安參加了國民黨陜西省第二次代表大會 。適逢旬邑旅省人士在西安開展反對龐天籟的斗爭,王子健、王日省積極支持旬邑旅省人士的反龐斗爭,據其罪惡,向《中山日報》、《新秦日報》投稿揭發了龐天籟的罪行,《中山日報》1927年12月22日,以《貪婪不法之旬邑縣長》為題,發表了稿件 。在回旬邑之前,王日省到中共西安黨的秘密機關(西安女師對門)帶回革命標語及傳單,并在農歷12月初返回旬邑后,將標語傳單交給王廷碧、唐潔珊、李秉鈞、崔維峻等人在縣城張貼散發。

    不料,《新秦日報》主編李某和龐天籟坑瀣一氣,向龐天籟實名透漏了王子健、王日省在西安向《新秦日報》投稿揭發龐天籟一事。龐天籟派國民政府旬邑縣軍警,于同年農歷12月27日逮捕了散發革命書刊和傳單的王廷碧,并于當月28日和次年1月23日先后逮捕了投稿的王日省、王子健。將三王關押在看守所候審,其伙食包在旬邑縣城文度魁家,并由文度魁每日給三王送飯。三王和此次被捕進步群眾,在看守所遭受了龐天籟的嚴刑拷打和刑訊逼供,逼迫他們供出黨的組織,經受了百般折磨。旬邑迅速陷入龐天籟集團制造的白色恐怖之中。在龐天籟集團的反動高壓態勢下,中共旬邑黨組織、旬邑縣各級農民協會及農協自衛團隊武裝都遭到了巨大破壞,革命力量損失嚴重。旬邑革命形勢遂急速逆轉,轟轟烈烈的旬邑革命運動于是和全國革命一道,暫時進入了低潮。盡管如此,英勇無畏的旬邑共產黨人還是與國民政府旬邑縣反動當局進行著不屈不撓的斗爭。

    中共旬邑區委雖然被迫轉入了地下,旬邑革命也盡管跌入了低谷,但是經歷了斗爭鍛煉的中共旬邑黨團群組織和黨團員及進步群眾,在斗爭過程中豐富了革命智慧、積累了革命經驗,從國民大革命失敗的痛苦經歷中汲取了極為深刻的教訓,為他們在今后新的革命征途上成功接受考驗和歷練,不折不撓地團結帶領旬邑人民群眾爭取旬邑獨立、人民解放、個人自由,繼之以走上偉大復興之路奠定了重要的經驗基礎。


    第三節  中共旬邑區委領導的旬邑農民起義

    就在國民政府旬邑縣反動當局大搞白色恐怖、施行政治高壓的瘋狂時刻,中共旬邑區委為響應中共陜西省委全省暴動號召,并鼓舞旬邑人民革命斗志之大計,在經過嚴密部署和精心準備后,遂領導組織了聲震渭北、享譽“陜西三大農民起義之一”的旬邑農民起義。

    旬邑農民起義,是特定歷史條件下,經濟、政治、社會、自然諸多矛盾的總爆發,但最根本的還是國民政府旬邑縣反動當局黑暗無道的統治。

    交農起義

    1927年,旬邑縣發生了大面積、長時間的干旱,還并發了蝗災,莊稼嚴重歉收。這場大旱一直持續到次年,造成1928年嚴重春荒。罕見的旱災、蝗災,致使旬邑廣大農村十室九空,饑民無以為食,只得以吃草根、食樹皮艱難度日,掙扎在死亡線上。此時,對照天災,更為嚴重的卻是人禍。地主劣紳無視年成極壞,地租一律不減,蠻橫堅持如不按數交齊,就以抽地抽丁相威脅,還加緊逼租逼債,逼得農民東貸西借。高利貸者趁機發財,放驢打滾賬,加緊盤剝百姓。加之反動分子龐天籟主政旬邑后,更加重了旬邑人民的苦難,龐天籟無視旬邑人民的苦楚,絲毫沒有同情憐憫之心,反而派國民政府旬邑軍警下鄉進村催糧派款,拉丁拉夫。稍有反抗者,便會立即遭到捆綁鐐銬、游街示眾。龐天籟集團的倒行逆施,使得苦難的旬邑人民更加饑寒交迫,更加的怨聲載道。其慘狀,正如當時報紙所描述:“近年來災祲(jin)迭見,十室九空,哀鴻遍野,悲慘情狀,聞者酸鼻,聽者墮淚!鄭俠復生,恐不能繪其梗概” 。其處境,正如當時民諺所言:“農民眼前三條路,一逃、二牢、三上吊;農民身上兩把刀,地租重、利錢高?!毖厝嗣駪K遭天災人禍,被敲骨吸髓,生活在茫茫黑夜、水深火熱之中,反抗國民政府旬邑當局反動暴政的不滿情緒和民間力量也因此醞釀積聚開來。

    1927年9月26日夜,中共陜西省委在西安紅埠街9號,召開第一次擴大會議,常委兼組織李子洲當會傳達了中央“八?七”會議精神和決定陜西發動農民暴動的指示。1928年1月初,中央連續發出兩封指示信,要求陜西省委發動農民暴動,推翻反動統治,拿到政權,將左傾盲動情緒帶入中共陜西省委。5日,第四次全體會議,省委書記耿炳光因對組織農民暴動持消極態度,被取消了省委書記職務,由潘自力代理書記職務。12日,中共陜西省委發出《第二十六號公告》,要求陜西各級黨部,努力鼓動和領導農民群眾,“打倒豪紳、地主、官吏、一切反動派和軍閥,實行徹底土地革命,建立工農蘇維埃政權”,過渡到全陜西的總暴動,實現全陜大騷動。在部署關中武裝暴動時,中共陜西省委將關中劃為5個暴動區,旬邑縣劃歸渭北區,受中共三原縣委領導 。

    1928年春,龐天籟調離旬邑,國民政府駐軍也從旬邑開拔而去,李克宣繼任國民政府旬邑縣縣長。李克宣上任后,看到旬邑天旱人怨、群情沸騰,暫時放松了征糧派款,釋放了部分被監禁的欠糧農民,緩和了旬邑人民同國民政府的緊張關系。旬邑政治空氣于是出現緩和,革命運動又慢慢高漲起來。同時期,與李克宣形成鮮明對照的是,國民政府陜西省府催糧委員梁武,由清水塬郝村劣紳程茂育陪同,勒逼郝村、蒲社、班村一帶農民交糧交款。對交不起糧款的農民,梁武鞭打繩拴并威脅農民說:“我一手拿的生死簿(催糧花名冊),一手拿的勾魂筆,叫誰死誰就得死,叫誰活誰才能活”。清水塬一帶農民對梁武和程茂育的威逼異常憤慨,紛紛要求除掉他們。

    中共旬邑區委根據中共陜西省委公告精神,結合當前面臨的形勢,加緊了武裝起義的籌備工作。1928年4月21日(農歷3月2日),經呂鳳岐、王廷碧介紹,鄭家村鄭性甫(原名鄭尊德)加入中國共產黨,被委任為渭北支隊地下軍事情報特派員,負責了解西塬通往邠縣要道上的國民政府軍動向,與呂鳳岐單線聯系。26日(農歷3月7日),呂鳳岐手書對聯一副,交由鄭性甫與中共外縣組織進行聯絡,叮囑鄭性甫若有同內容對聯送來,方可與之接頭。其上聯是“室內生春懷虛修竹”,下聯是“井間得趣氣靜崇蘭”。其暗語是“中共旬邑組織將于十日內(農歷3月17日)起事,象斬除惡竹一樣去消滅敵人、推翻反動政權;如起事失敗,友方要冷靜隱蔽下來等待機會” 。

    1928年5月初,許才升赴西安和中共陜西省委聯系工作,接受了省委要求中共旬邑區委組織武裝暴動的指示。返回途中,許才升路經三原時,中共三原縣委書記張性初(張秉仁)又對旬邑農民暴動作了具體部署。許才升旋即返回旬邑,向中共旬邑區委書記呂佑乾作了專題匯報。

    1928年5月3日(農歷3月14日),中共旬邑區委書記呂佑乾在旬邑縣城安仁村龍王廟召集縣城周邊黨員召開黨員大會,呂鳳岐、王浪波、程永盛、趙培基、樊奉賢、崔維峻、崔廷儒、馬明軒、張宗良(張幼房,太峪唐家人)等人參加了會議 。呂佑乾向與會黨員傳達了省委的暴動指示,分析了發動農民暴動的主客觀條件,揭露了國民政府旬邑縣反動當局的本質和罪惡,并部署了暴動事宜。會議進行當中,許才升收到程百?。〞r中共郝村支部書記)差程國祥送來程永盛(時丈八寺小學中共黨員教師)寫的一封信 。信的內容是,國民黨陜西省政府催糧委員梁武,催糧催款逼得很緊,程百印請示怎么辦。許才升速復信一封,指示程百印組織群眾繼續抗糧,耐心等待處置。程國祥當天返回郝村,將回信交給了程百印。

    1928年5月5日(農歷3月16日),雞叫頭遍時分,共產黨員許才升依靠夜間星光辨位,沿小路從旬邑縣城返回郝村?;睾麓搴?,許才升先找中共黨員王英武,詢問了由其保管的3支馬拐槍(事前從馬欄扇子會馬善人處籌借)的情況,獲知槍就藏在郝村龍王廟木板頂棚上。隨后,許才升聯系到程永盛、程國柱等人,分別到各家各戶做秘密動員。當晚,許才升在程永盛家主持召開了由程永盛、程國柱、程雙印、程志英、盧全貴等人參加的黨員會議 ,傳達了中共陜西省委的暴動指示,號召全體黨員把農民團結組織起來、推翻國民黨旬邑縣政權、建立蘇維埃政府,確定次日起義,以雞毛傳貼為方式,以擊鼓為訊號,以“抗糧交農”為口號,部署了起義具體事宜,制定了起義四大重要任務。即:一是攻縣城,捉縣長,懲貪官;二是開糧倉,濟貧民,助百姓度春荒;三是開監獄,解救三王等被押共產黨員及革命群眾;四是建立蘇維埃政府,打擊土豪劣紳,取得了與會同志的一致同意。會上,許才升說:“催糧委員逼糧如命,群眾無力交納,我們要把清塬的農民組織起來,到縣城去‘交農’,推翻這些貪官污吏的統治……”他轉過身,對程國柱、程雙印布置道:“打蛇要打頭,擒賊要擒王。你倆明天帶人把梁武、程茂育干掉,看看誰再敢向農民逼糧要款?!蓖?,呂鳳岐組織寶塔高小黨員在旬邑縣城文廟大殿,召開接應起義隊伍攻取縣城的專題會議。人剛到齊、會尚未開時,從外面進來一個生人,機警的呂鳳岐立即叫參會人員從后門轉移,回到寶塔高小接著召開了策應起義專題會,要求縣城黨員第二天晚上盡可能不回家,全力做好起義接應工作 。

    1928年5月6日(農歷3月17日),許才升派程國柱在白天將“雞毛傳貼”傳遍了清水塬18村,約定夜里聽見鼓聲就到郝村集中,下縣抗糧“交農”。當晚,許才升在郝村藥王廟親自擂鼓,不到兩個鐘頭,郝村、趙家、蒲社、班村、陳家、連家、莊合、坳里、呂家等18個村群眾140余人,扛著镢頭、鐵锨、杈把等農具,拿著大刀、長矛等武器,集合在郝村藥王廟內參加起義。許才升身挎大刀,在臺子上作起義動員講話,他號召百姓團結起來“交農”,打進旬邑縣城,不殺貪官劣紳決不罷休。當時臺上還有身挎大刀的程國柱,身背長槍的程雙印、程永延、程交運,手持長矛的程國祥等人。許才升動員結束,呂振邦(清塬呂家村人)等140余名清水塬群眾舉行了起義儀式。程國柱、程志英當即率部分起義農民,趕赴郝村鄉約程書善家,抓捕國民黨陜西省政府催糧委員梁武和郝村劣紳程茂育。將至程書善家時,梁武、程茂育聞聽院外噪雜有變,倉皇奪門而逃。程步升等人追至梁家斜,追上梁武,亂矛齊戳結果了求饒的梁武性命。程茂育見狀,折向郝村溝圈跑去,被持槍群眾追上打倒在郝村村南葦子壕,繼而被程書潮持刀斬首于此 。

    處死梁武和程茂育后,許才升率起義軍向旬邑縣城進發。途經呂家村時,去捉拿惡紳呂善堂,呂聞風而逃,起義軍遂抄了呂善堂家,繼而向陳家村、趙家村進發,沿途南堡子、趙家灣、杜家灣等附近的群眾踴躍加入,紛紛響應,起義隊伍由原來的140多人增加到400余人。許才升在此將起義隊伍進行了編隊,共編成3個連,每連下設2個排。第一連連長程雙印,一排長程七娃(清塬蒲社人),二排長程毛仁、程群兒;第二連連長程永延,一排長李某(清塬渠里灣澗人),二排長程國柱;第三連連長侯天佐,一排長崔黑娃(清塬郝村人),二排長程毛娃 。為順利攻下國民黨反動當局守備的旬邑縣城,許才升等農民起義領導人在趙家村召開專題會議,研究部署了具體攻城方案,商定以點燃火堆為攻城信號,將起義農民軍編隊整頓成三隊,并布置了攻入縣城后的行動計劃:由許才升、程永盛帶領一隊攻打國民黨旬邑縣政府和監獄,由程國祥、馬富貞共同把守國民黨旬邑縣政府后門;由程國柱、程雙印帶領一隊攻打國民黨旬邑縣糧秣局;由程百印、程群兒帶領一隊攻打福音堂、天主堂,由程永延、程交運負責帶人捉拿劣紳王兆賢。會后,起義軍繼續行進。行至坡頭塬畔時,起義軍按事前約定,在坡頭塬畔點燃了一堆火,向旬邑縣城中預設的策應人員崔維峻、侯天佐等人發出了打開城門的接應信號。

    起義軍下塬后,旬邑縣城城門還尚未打開。于是呂振邦帶領崔平元等數十人,掀開南城門下石頭頂著的水眼,自此鉆入縣城。呂振邦等人進城后,趁黑直奔國民黨旬邑縣政府前門樓子,悄然登上前門樓,突出奇兵,出其不意地繳了20多個穿黑制服、戴白邊大蓋帽警察的槍械,收繳了他們配發的全部七支枚土槍,鑒于其不經常下鄉催糧,遂留專人看管,將其全部禁閉在前門樓里 。此時,事先埋伏于城隍廟前門樓子上的崔維峻、張幼房等和從城門下水眼鉆進去的崔廷儒、侯天佐里應外合,用石頭砸開了旬邑縣城東城門鐵鎖,打開了東城門。7日(農歷3月18日)凌晨4點左右,起義隊伍順利進入旬邑縣城。

    起義隊伍進入旬邑縣城后,立即分作三路迅速行動。程國柱、程雙印一路,殺死了守備國民黨旬邑縣糧秣局的4名管糧員(3人被戳死在糧秣局宿舍炕上,1人被追至并戳死在王九思家),迅速占領糧秣局并打開糧倉,把糧食分給了貧苦農民。程百印、程群兒一路,成功攻入了福音堂,趕走了居住在福音堂的神甫、洋人,反動神父十分狡猾,見教堂被包圍的難以脫身,使出金蟬脫殼之計,爬上樓頂撒下銀元,乘部分群眾拾錢之際,趁亂騎馬逃跑。劣紳王兆賢、國民黨旬邑縣民團團總袁金章則聞風逃往邠縣(今彬縣)。許才升、程永盛一路,由呂振邦等人協助,順利攻下國民黨旬邑縣政府。國民黨旬邑縣政府管賬、一總、二總、三總、班頭趁亂逃走,1名收發員被當場殺死,其它職員被集中押入前門樓。許才升隨后命人查收了縣府印章,焚毀了糧冊和檔案,向群眾當場分發了從縣府搜出的白銀,繼而成功搗毀了國民黨旬邑縣監獄,看守所長企圖阻止,被憤怒的群眾揮著刀矛,結果了性命,隨之救出了飽受摧殘的共產黨員王子健、王日省、王廷碧以及在押的群眾共計百余人。至此,旬邑縣城被起義隊伍勝利攻下。起義軍攻下旬邑縣城后,迅速發動革命青年和進步學生上街刷寫標語、散發傳單,進行革命輿論宣傳。

    國民黨旬邑縣政府職員,在許才升一路起義軍攻擊政府時四散逃去,縣長李克宣則從政府后門逃入鳳凰山,躲進一戶群眾家中。面對群眾勸其逃走,李克宣考慮到自己就任時間短、和群眾未曾結仇,“交農”群眾只要要求合理,盡可答應而無需逃走后,遂主動出鳳凰山,來到寶塔高小學生宿舍,找起義領袖許才升。馬志超和崔維峻見狀,當即報告了呂鳳岐。隨后,許才升將李克宣從學生宿舍叫去監管了起來 。

    1928年5月8日(農歷3月19日)早飯后,許才升、程永盛、程百印、程國柱等起義領導人,集合起義軍隊伍于旬邑縣城東門外的騾馬市,召開斗爭李克宣群眾大會,并準備在斗爭會后將其公開處決,大會由許才升主持,李克宣被帶至斗爭大會現場示眾。許才升手提紅綢馬刀站在臺上,臺子四圍起義軍手持刀槍林立,標語多而醒目,大書“打倒李克宣”、“刀斬王兆賢”、“鏟除土豪劣紳”等口號 。李克宣見狀嚇得不能正常言語,只是不停重復“大伙聽我說……”因事前未作充分思想工作,現場群眾就是否殺李克宣意見分歧很大。相當一部分非起義群眾,尤其是老年人,還包括部分青年,他們認為李克宣就任時間短、惡跡不多,罪不應誅,公開要求保外。起義領導人見狀,遂同意暫時將李克宣安置于旬邑縣城興盛德商號內。會后,起義群眾鑒于1911年外逃龍縣官請兵反撲屠城事件,加之有消息稱邠縣的敵人欲血洗旬邑縣城農民起義力量,呂佑乾、許才升立即安排力量防守,一方面令第五伯昌、程群兒騎馬到邠縣涇河畔偵察敵情,另一方面命令程百印、程永延帶30人到邠縣黃家橋埋伏,阻止邠縣來敵。為避免李克宣日后率軍反撲革命,起義軍領導人為革命長遠計,作出了立即處死李克宣的集體決定,并差侯天佐率7人急速趕往興盛德商號。繼而李克宣被侯天佐、盧全貴等人在興盛德商號灶房找到,并于灶房內被侯天佐持槍當場擊斃。

    槍決李克宣后,許才升、程國祥、侯天佐等率起義軍數百人,于當日(1928年5月8日)回到清水塬郝村,一面組織鐵匠打造刀矛等武器,一面整頓隊伍,同日派出信使呂世魁去甘肅坪子、早勝找邵三崗及到甘肅合水找張某,了解甘肅起義現狀。起義軍經過3天的清理整頓,除部分起義群眾回家務農外,剩余200余人經過改編,被編成了蘇維埃紅軍渭北支隊。呂佑乾、呂鳳岐、王浪波等則率部分起義隊伍留在旬邑城內開倉放糧,救濟窮苦群眾,宣傳革命道理,維持社會秩序,并積極籌建蘇維埃政府。呂佑乾、呂鳳岐負責設計蘇維埃政府的旗幟、印鑒,擬寫成立大會程序、講話稿等。崔維峻留在寶塔高小負責印刷宣傳品,馬志超協助崔維峻刻蠟板、推印、整理材料。

    5月10日(農歷3月21日),中共旬邑區委將起義群眾和學生中的黨團員合編成幾個宣傳隊,深入各村鎮發動群眾,建立農民協會,打擊土豪劣紳,分豪紳糧食。張宗良、孫紹文、馬志超等10余人去張洪鎮村、太峪張家村一帶宣傳,樊奉賢等人則去底廟一帶宣傳 。

    5月11日,許才升、程永盛、程國柱等帶領在清塬郝村整頓的蘇維埃紅軍渭北支隊230余人返回旬邑縣城,呂佑乾當即主持召開黨委會議,成立了中共旬邑縣中心支部,以此作為起義軍指揮機構,并決定成立旬邑縣臨時蘇維埃政府。

    旬邑縣臨時蘇維埃政府的建立與活動

    1928年5月12日(農歷3月23日)上午,起義隊伍在旬邑縣城寶塔高小召開旬邑縣臨時蘇維埃政府成立大會。寶塔高小門前懸掛著用紅布裝飾的“旬邑縣臨時蘇維埃政府”牌匾,一面繡著鐮刀斧頭的鮮紅黨旗在學校大門上空迎風飄揚,大門和二門兩邊由呂鳳岐親自提筆書寫的“要有階級覺悟性,勿作時代落伍者”、“要學那錚錚者輩,勿效彼庸庸之流”兩幅對聯格外引人注目。整個會場由程國柱帶人維持,秩序井然,莊嚴熱烈。

    上午10時,中共旬邑區委書記呂佑乾穩步走上主席臺,高聲宣布“旬邑縣臨時蘇維埃政府正式成立了!”在臺下農民隊伍、學生、商人等千余人的熱烈掌聲中,許才升代表新成立的臨時蘇維埃政府講了話 。隨后,許才升、程永盛分別宣布了臨時蘇維埃政府組織機構和領導成員名單,由許才升任臨時蘇維埃政府主席、程永盛任軍事總指揮。旬邑縣臨時蘇維埃政府下設秘書室及軍事、土地分配、經濟、交通、宣傳、外交、革命裁判7個委員會共8個機構,呂鳳岐任秘書主任、程永盛任軍事委員會委員長、程百印任土地委員會委員長、蒲玉階任經濟委員會委員長、程國柱任交通委員會委員長、王浪波任宣傳委員會委員長、王日省任外交委員會委員長、程雨順任革命裁判委員會委員長。旬邑縣臨時蘇維埃政府改編起義軍為紅軍渭北游擊支隊 ,下設3個連,由程永延、程志英、程雙印分別任一、二、三連連長。旬邑縣臨時蘇維埃政府機關及中心支部均設在旬邑縣寶塔高級小學院內,由呂佑乾任中心支部書記。旬邑縣臨時蘇維埃政府特設了糾察隊,專職保衛許才升等起義領導人,由侯天佐任排長,李更志(跛子)、程伯昌等任班長,隊員有程學秀等,共30余人 。

    旬邑縣臨時蘇維埃政府成立后,為發展革命力量、擴大起義成果,許才升、程百印、程雙印、呂振邦率紅軍渭北游擊支隊第三連進駐到太峪張家村,張家村位于旬邑縣以北的太峪原,地理位置適中。太峪原北接湫坡頭和底廟原,東接職田和后掌原,西接張洪和鄭家原。這里原面比較平坦,交通便利,人口稠密,文化教育比較發達,同時張洪和底廟原又分別和邠縣、正寧接壤。以此為基地,便于監視和防范國民政府軍出邠縣襲擊旬邑臨時蘇維埃政府所在地,有利于向北發展,開展革命活動。許才升等活動于太峪、張洪、職田、底廟一帶,懲辦土豪劣紳,查抄豪紳財產,分糧物救濟群眾,發展革命力量。呂佑乾、呂鳳岐、王浪波、程永盛、程國柱則率第一、二連駐守旬邑縣城,一邊防范鄰縣國民政府軍反撲,一邊宣傳革命道理。獲救出獄中共黨員的王日省、王廷碧,被中共旬邑區委派到底廟開展革命工作,負責聯絡甘肅正寧同志發動新的起義,在情況變化未能實現后,王廷碧被改派到淳化縣進行聯絡,王日省則調回旬邑縣城。

    許才升率紅軍渭北游擊支隊第三連進駐太峪張家村期間,所部住在南城門以東的老爺廟,以領導農民建立農民協會、開展打土豪分糧食斗爭為中心任務。隊伍在張家村墻壁上遍刷“鏟除土豪劣紳!”、“打倒貪官污吏!”、“窮人要翻身!”等戰斗性標語,經常性組織群眾在老爺廟開會做革命動員與教育,并選逢會日子當集散發傳單、張貼標語及組織演講,還不失時機地打土豪、分糧食、抓惡差,抄了劣紳張銀昌和土豪周富常的家,分了土豪高振壁(高老五,城關高家臺人)、惡紳王天貴(那坡子人)的五谷雜糧,抓了兩名國民黨旬邑縣政府外派惡差 ,發展張家村孟老九、張興元、張興儒、張根印等人及相鄰村鎮不少農民加入了渭北支隊第三連。期間,許才升、王孝錫和王曉時(甘肅寧縣太昌鎮人)等帶領起義群眾扛著矛子、蛇腰大刀、土槍等武器,一舉殲滅了土橋鎮地主武裝的一個民團,占據了民團團總袁金章的家,把糧食、衣物、家具都分給了當地貧苦農民。隨后又到職田鎮火燒了大土豪張金寬家。之后,許才升、王孝錫等計劃準備攻打邠縣縣城、并發動邠縣百子溝煤礦工人舉行武裝暴動,但在行動中由于山路陡峭、貽誤了戰機,未能達到目的 。許才升等領導的渭北支隊所到之處,農民群眾革命熱情空前高漲,土豪劣紳望風而逃。旬邑農民起義的革命烈火迅速從南塬燃遍全縣,并波及到邠縣(今彬縣)、淳化、永壽及甘肅寧縣、靈臺等地。

    起義失敗

    旬邑起義的成功爆發以及革命形勢的迅猛發展,使國民黨反動當局異常緊張。國民黨邠乾區行政長官劉必達,遂一邊收買奸細瓦解紅軍渭北游擊支隊,一邊派李煥章代理國民黨旬邑縣長并令其率軍警、民團反攻旬邑縣城。原“三河”請愿者劉興漢、程振西、郭金科、連懷印、呂永義、陳下季、連老五等人,禁不住金錢誘惑,被劣紳王兆賢、國民黨旬邑民團團總袁金章暗中收買,悄然變節投向了國民黨反動勢力。他們與當地反動官員、土豪劣紳遙相呼應,四處散布“邠縣專署將對旬邑進行清洗,凡參加起義者,殺了官的要誅滅九族、劫了獄的必抄家……”企圖瓦解起義隊伍。

    1928年5月30日破曉前,劉興漢等變節分子按事先約定,在旬邑縣城內發動了叛亂。他們首先抓捕了當天晨前去城門樓查哨的程永盛。程永盛查哨走至東城城墻北段最高處時,被城樓上的叛變者用桿子戳落城下,以致腰部摔傷而被俘。隨后變節者嚴守旬邑縣城四處城門,放入了國民政府軍和袁金章民團,并協助其在城內到處搜捕起義領導人、中共黨員和革命分子。接著,反叛者帶路闖入旬邑縣臨時蘇維埃政府駐地寶塔高小,于前院廈房外用矛戳傷并首捕了披衣沖出的呂鳳岐 ,跟著在相鄰廈房內抓捕了王浪波、王廷碧等人,繼之到文廟戲臺抓捕了呂佑乾。前日因公外出夜宿安仁村的程國柱,次日拂曉行至旬邑縣城東城門,巧遇一出城熟人,被告知城內已發生變故切勿進城。程國柱執意進城一看究竟,走至緊閉的東城門下,請求守衛開門放行。城上守衛同情革命,不忍放其進城遭受迫害,勸其速速離去,在勸說無效下放程國柱入了城。程國柱遂自東城入城,走至北街口時不幸被叛徒圍捕 。隨后,劉興漢、程振西、劉進兒(連老五)、陳下季、郭金科、呂開印、呂永義(呂雙舉)等7名變節者,于日頭冒花花時分(時約早6點),來到太峪張家村。經程學秀報告,劉興漢、劉進兒在張家村大廟面見了許才升,說國民政府軍攻入了旬邑縣城并四處捕殺革命者,隱匿了叛變真相,以請許才升赴縣決策應變為名,將許才升騙出了張家村 。許才升騎棗紅馬隨劉興漢等出村走在前邊,劉興漢突然發難,用矛偷襲戳傷了許才升腿部,將許才升生擒綁架。后行的張宗良、程學秀見狀急忙喝令制止,遭變節者鳴槍打散,火速回到張家村,將變故報告了程百印、程雙印。程百印、程雙印聞訊后,帶領崔平元等人,迅速趕赴城關崔家河實施阻擊營救,于中午時分相遇并發生了槍戰。不想劉興漢等叛徒,押著許才升途經城關史家塬 ,在連史啟的店里暫歇后,先一步將許才升押進了旬邑縣城。程百印、程雙印、呂振邦遂率眾追入旬邑縣城東門,遭到袁金章民團快槍的猛烈射擊,隊伍被打散并被迫撤出縣城東門退至崔家河,此時程百印部僅剩下1支槍3發子彈 。在崔家河,程百印、程雙印、呂振邦等商議決定,一面派人出去了解情況,一面派人到赤道坡、魏洛等地設伏截擊國民政府軍和反動民團,以營救被捕同志。不想事與愿違,計劃落空。當日下午,袁金章民團最終還是將許才升等7名起義領導人,從旬邑縣城押解到了赤道上官莊 。

    營救失敗后,中共黨員呂振邦、程百印、程雙印、侯天佐等人,率部蟄伏于崔家河至當晚雞叫時分,啟程經連家河峁梁鉆梢林直抵留石村。為保存革命火種,以避免脫胎于旬邑農民起義隊伍的紅軍渭北游擊支隊被國民政府軍和反動民團所消滅,呂振邦、程百印、程雙印等人在留石村,說服了所率渭北支隊隊員,放棄了回家耕田想法,轉而選擇進山打游擊、繼續干革命,遂率燕久發、崔平元、崔占奎、呂直剛、呂自成、程益萬等30余人 ,轉入旬邑石門山區,并于5日后成立了旬邑游擊隊。

    同月31日(夏歷4月8日)陰,呂佑乾、許才升、呂鳳岐、王浪波、王廷碧、程永盛、程國柱7位旬邑農民起義領導人兼中共旬邑區委、旬邑縣臨時蘇維埃政府主要領導同志,于早晨被袁金章率反動民團20余人,由赤道上官莊通過牛車押至張洪鎮,關押在農民張懷英家馬房,并于當日小晌午(下午兩點往后)時分,在張懷英家馬房從容面對袁金章民團槍殺,大義凜然,視死如歸,高呼“中國共產黨萬歲”等革命口號,英勇就義。行刑前,王廷碧家人買通劉興漢,使之不向王廷碧開槍,但王廷碧巍然屹立,最后行刑人員向其腿部開槍,在家屬抬其回家時,因失血過多,最終犧牲 。

    七名起義領導人被殺害后,國民政府軍和旬邑縣民團反動勢力相互勾結,對烈士家屬和參加起義人員進行瘋狂的階級報復,許多中共黨員、進步青年和革命群眾慘遭殺害,凡牽連者均被借機滋事而遭到敲詐勒索,無一幸免。許才升的父親許禿兒、弟弟許乃升被逼的出沒于第界、馬欄山區,整天食野菜、喝生水,披星戴月過夜,頂風淋雨度日,受盡了煎熬。程永盛的父親、弟弟、侄子(程國柱的兄弟)同參加起義的程群兒、程永方、程交運一同被殺害。敵人懷疑王廷碧未死,多次揚言挖墳啟棺,逼使全家人惶惶不可終日,遠走他鄉。崔維峻、崔廷儒、馬富貞、馬志超等逃脫后,其家庭被反動軍隊敲詐勒索,被迫變賣家產,東貸西借,傾家蕩產,難以生存。程百印的父親被敵多次驚嚇,命歸黃泉。趙培基被國民黨吉星文連抓捕槍殺于涇河畔 ,幸免罹難中共黨員蒲玉階等逃往甘肅,其它幸存黨員有的外出藏匿,有的消沉脫黨,革命形勢頓時陷入低谷。

    轟轟烈烈的旬邑農民起義雖然歸于失敗,但許才升、呂佑乾等起義領導人在敵人屠刀下視死如歸、大義凜然的英雄氣概,表現了共產黨人高尚品質和不屈不撓的斗爭精神,激勵著旬邑人民的革命斗志。時參加過旬邑起義,西北早期共產黨員、甘肅黨組織早期領導人之一王孝錫在得知七位領導人壯烈犧牲的消息后,悲痛欲絕,寫下“吊故友七人”詩篇四首:

    其一

    挽救工農登仙階,努力實現蘇維埃。

    生平浩氣終難泯,革命史上第一頁。

    其二

    議案一決凜冰霜,紅軍奮臂赴殺場。

    貪官污吏盡喪膽,地主紳豪如亡羊。

    其三

    靜夜悲聲隱隱揚,丑賊送君赴殺場。

    槍聲已息君猶哀,烈士坑中含土亡。

    其四

    一縷清風半輪月,深山幽處暗舉哀。

    回憶往事腸欲斷,追薦惟有眼中血 。

    旬邑農民起義,是中國土地革命戰爭初期,經中共陜西省委指示,由許才升、呂佑乾等組織領導,爆發于陜西渭北旱腰帶旬邑的一次聲勢浩大、影響深遠的重要農民武裝起義。它是陜西農民群眾武裝反抗國民政府反動暴政的一次重大斗爭,充分顯示了人民群眾的巨大力量,表現了廣大共產黨員不畏強暴、英勇頑強的英雄氣概,沉重打擊了國民政府旬邑縣當局的反動統治,為后續的革命斗爭指明了道路并積累了經驗;它鍛煉了革命干部,傳播了革命火種,喚醒了群眾覺悟,促使渭北革命力量逐漸形成燎原之勢,為陜西民主革命作出了重要貢獻。


    第四節  中共旬邑區委恢復與整頓基層黨組織

    持續了26天的旬邑農民起義,由于七位主要領導人和代表人的犧牲而歸于失敗,剛剛建立不到20天的旬邑縣臨時蘇維埃政府,慘遭絞殺,一時,旬邑革命形勢陷入低潮。幸免罹難的中共旬邑黨員或從事游擊、或藏匿躲避、或消沉脫黨、或遠走他鄉,中共旬邑區委慘遭國民黨旬邑反動當局嚴重破壞,一度被迫停止了革命活動。

    恢復中共旬邑特別支部

    1928年6月,中共陜西省委針對陜西各地農民起義失敗,黨的組織遭到破壞,革命力量受到挫折的狀況,把恢復和重建各地黨組織列入了重要議程,并積極派員到各地開展恢復重建工作。8月,中共旬邑黨員第五伯昌受中共三原縣委之命進入淳化縣,在中共淳化黨員崔金興、李仲仁幫助下,住淳化縣卜家鄉白廟村李自平家,在白廟、薛家、王家嘴等村從事黨的地下工作 。1928年11月和1929年2月,中共陜西省委連續兩次遭到國民黨反動集團嚴重破壞,省委主要負責同志潘自力等先后被捕入獄,省委機關解體,中共旬邑組織也因此與中共陜西省委失去了聯系。

    1929年春,旬邑時局相對平靜,外出隱匿的中共旬邑籍黨員崔維峻、崔廷儒、蒲玉階、第五伯昌等人遂陸續潛回旬邑,以教書為掩護,恢復和發展黨的組織。在無上級組織領導的情況下,崔維峻等人秘密恢復了中共旬邑特別支部,由崔維峻任特支書記、崔廷儒任組織委員、蒲玉階任宣傳委員、第五伯昌任社會委員、蒲發祥(旬邑縣城人)任交通員 ?;謴秃蟮闹泄惭靥刂?,一面積極聯絡黨內同志、主動恢復組織,一面主動與上級組織取得聯系。當時旬邑縣城有兩個中共支部,城內城外各一個。城內支部,書記是許國鈞(許可進,旬邑城關人),黨員有許乃升、楊維奎、楊啟運、蒲發祥等;東門外黨支部,書記崔崇岳,黨員有蒲逢印、蒲毛旦等 。

    整頓基層黨組織

    1929年3月1日,在外地活動而幸免被捕的中共陜西省委委員張國藩等,在渭南固市陳家灘召開緊急聯席會議,成立了中共陜西臨時省委,決定把黨的工作重心轉入農村,確定恢復整頓黨的各級組織、洗刷動搖分子、創造新的工作環境的基本工作方針,并陸續派員赴各地開展工作。同月,中共旬邑特支根據中共陜西臨時省委上述精神,首先集中整頓恢復了原先黨的基礎較好的郝村、魏洛村、縣城機關、東澗村4個黨支部,發展新黨員24人,由程百印、第五伯昌、許國鈞、崔廷儒分別任對應支部書記。

    隨后,中共旬邑特支號召組織成員,深入農村發展新黨員,建立新的黨組織。于是,中共黨員崔維峻利用暫居芝村山莊的便利,發展新黨員4名,建立了中共芝村黨支部,并當選為支部書記;樊奉賢(底廟人),在咀頭村以教書為掩護,發展新黨員6名,建立了中共咀頭村黨支部,并當選為支部書記,由樊樹明做情報交通工作;蒲玉階以國民黨旬邑縣教育局教育科督學身份為掩護,在義陽村發展肖思忠、肖廷俊、文三才、楊宗耀、肖登盈、肖鴻章等新黨員6名,建立了中共義陽村支部,由肖思忠任支部書記、肖廷俊任組織委員、文三才任宣傳委員,且中共義陽村支部受蒲玉階領導 。該時期,中共旬邑特支新發展黨員16人、新建黨支部3個。至此,中共旬邑特支恢復新建下轄支部發展到7個。

    1930年,第五新堂受第五伯昌委派,成立了中共官道咀村支部,由潘福海任支部書記,黨員有張九環、劉占榮、郭老四、郭老十等 ;1929年前季經第五伯昌介紹入黨的潘遠志(張洪皇樓村人),1930年前季發展同村潘甲兒、潘黑澤、潘田兒、潘天卯、潘忠潤、潘元明等6人成為中共黨員,成立了中共皇樓村支部,由潘遠志出任村支部書記(潘志英繼任);同年后季,潘遠志發展鄰村趙家屯莊村民趙俊儒、趙門兒、趙俊賢、趙進賢(趙魚兒)、趙興林、趙印兒等6人加入中國共產黨,建立起中共趙家屯莊村支部,由趙門兒擔任村支部書記 。1930年,中共旬邑特支發展新黨員30余名,新建皇樓、趙家屯莊、關道咀3個村黨支部,分別由潘志英、趙門兒、潘福海任對應支部書記。至此,中共旬邑特支恢復新建下轄支部發展到10個。

    1931年10月,經中共旬邑特別支部書記崔維峻(時以寶塔高小教師身份為掩護)和時中共陜西省委特派員趙儀三(焦維熾,焦仲明)介紹,高小學生梁永杰(今排廈安樂村人)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32年梁永杰畢業回安樂村執教,發展新黨員4名,成立了中共安樂村支部,并出任村支部書記。之后不久,中共井坳村支部成立,由焦思洲(土橋塬井坳村人)任村支部書記,有黨員11人 。經第五伯昌1932年介紹入黨的王忠和受第五伯昌指派,同中共黨員王成義一道回到王家村,在該年下半年,發展了王金玉、王宏仁、王樹林等5名新黨員,建立起中共王家村支部,由王忠和任支部書記。繼之,王忠和又介紹發展王清俊、王建昌、王樹先、王廷興、王百榮、王長林等人成為中共黨員,將中共王家村支部黨員人數發展到10余人。中共王家村支部建立之初,先與中共魏洛支部第五伯昌聯系,后與中共旬邑縣城支部楊維奎聯系 。1932年6月19日,趙家屯莊黨支部的活動被文干卿反動民團發覺,隨之包圍趙家屯莊,繳了游擊隊的槍,當場殺害黨支部書記趙門兒,黨支部委員趙俊賢、趙進賢被關押兩個月后,在張洪鎮被槍殺,黨組織遭受破壞。后半年,中共旬邑特支在度過國民黨反動勢力何高侯、文干卿等的反撲之后,相繼發展新黨員46人,建立起張洪、王家、安樂、井坳4個村黨支部,由潘德懷、王忠和、梁永杰、焦思洲分別任村黨支部書記。至此,中共旬邑特支恢復新建下轄支部發展到13個,共有黨員121名 。

       1932年秋,隨著旬邑黨的基層組織的發展壯大,為加強對各地區黨組織的領導,中共旬邑特支決定在黨組織集中的張洪、土橋成立了兩個區委(張洪為西區、土橋為南區)。中共旬邑西區區委下轄魏洛、皇樓、張洪街、關道咀4個村黨支部,區委書記由第五新書(第五新堂)擔任(潘德懷1936年后季接任),區委駐張洪鎮。中共旬邑南區區委下轄安樂、井坳兩個村黨支部,區委書記由梁永杰擔任,區委駐土橋鎮。郝村、縣城、東澗、咀頭、芝村、前義陽、王家其余7個黨支部,直屬中共旬邑特支領導,特支機關一直設在縣城東關崔廷儒家。至此,中共旬邑黨組織結構變成了特支領導下2區委13支部的格局,旬邑基層黨組織在恢復整頓中不斷得到發展。


    第六章  在旬中共武裝的建立與活動

    國民大革命的失敗和各地農民起義的被殘酷絞殺,一次又一次用血的教訓刺痛著中國共產黨人的思想和靈魂。共產黨人痛定思痛,深刻地認識到,要反對國民黨的反動獨裁統治,就必須建立自己的武裝,用革命的武裝來打擊反革命,堅定不移地走“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艱辛道路。旬邑起義中幸免罹難的革命力量,被迫轉入石門山區,在異常艱苦的條件下,開始了在旬邑的武裝探索和建設之路。


    第一節  旬邑游擊隊的建立與活動

    1928年5月30日,旬邑起義失敗,剛成立不久的紅軍渭北游擊支隊余部30多人,轉入石門山區,堅持游擊斗爭,揭開了中共旬邑縣地方武裝建立的序幕。

    旬邑游擊隊的建立

    1928年5月30日,營救旬邑起義被捕領導人行動失敗后,呂振邦、程雙印、程百印、侯天佐率所部渭北支隊隊員,31日晨來到旬邑縣留石村(今屬城關鎮)。在留石村,呂振邦部渭北支隊隊員對何去何從產生彷徨,開始議論怎么辦。有人提出回家種田務農,有人提出進山繼續干革命。程百印、程雙印分析,如果回家務農,必遭國民黨旬邑縣反動當局秋后算賬,最終必定遭受迫害,還是進山打游擊、干革命可行,最終說服大家放棄了回家耕田想法。于是,呂振邦、程雙印、程百印、侯天佐遂率渭北支隊隊員燕久發、崔平元、崔占奎、呂直剛、呂自成、程益萬等30余人,在旬邑縣七界石(今屬城關鎮)將紅軍渭北游擊支隊余部整編為旬邑游擊隊(亦稱三水游擊隊),下設4個棚(相當于班) ,輾轉進入旬邑縣石門山區,為旬邑農民起義保存下了一支革命力量,最終避免了脫胎于旬邑農民起義軍的紅軍渭北游擊支隊被國民政府軍所消滅。

    旬邑游擊隊由呂振邦任隊長、程雙印任副隊長、第五伯昌任黨代表、程百印負責對外聯絡、侯天佐任偵察排長(后與柴志有民團作戰犧牲),下設4個小分隊,由呂自成、呂直剛、陳某、程益萬對應任小分隊長,崔平原(旬邑清塬人)負責警衛和通訊工作。成立之初,旬邑游擊隊的戰斗武器,只有1支槍,子彈3發,其余全是大刀和長矛。旬邑游擊隊以清水塬為基地,以石門山為依托,在旬邑、淳化、耀縣、正寧等交界山區開展游擊斗爭達4年之久,直至1932年2月與劉志丹領導的陜甘游擊隊接上關系。

    旬邑游擊隊的活動

    多數旬邑游擊隊員,出身貧雇農家庭,對豪紳地主有著刻骨仇恨。因此,打擊土豪劣紳、救濟貧苦農民,成為旬邑游擊隊一項重要任務。旬邑游擊隊經常去旬邑、淳化、邠縣、正寧國民黨統治區打擊土豪劣紳,先后打擊了榆林子孟宗智、后莊村李十一、早池村劉漢文、八王莊村邪鼻子、邠縣炭店村王西錄、永樂村鄒新孔等數十家地主,處決了蒼二溝村惡霸趙一方、趙栓娃父子,呂家村惡霸呂雙全、趙家彎子村惡差王洛兒,并從上述劣紳地主家籌繳糧款,分發救濟了窮苦百姓。旬邑游擊隊還相機襲擾國民政府軍,打擊地方民團,消滅土匪,繳獲糧款槍彈,救濟窮苦百姓、緩解日常生活困難、充實并購買槍械軍需,改善了自身生存發展狀況,狠剎了地主豪紳的威風,有力打擊了國民政府軍和地方民團的囂張氣焰,贏得了群眾的認可和擁護,鼓舞了窮苦百姓的斗志,為發展壯大隊伍發揮著積極意義。

    1929年2月,張洪鎮適逢辦古會,呂振邦、程雙印帶領旬邑游擊隊員崔平元等8名隊員 ,扮成趕會農民逛會,瞅準國民黨張洪鎮民團麻痹大意之機,沖入其駐地宿舍,繳獲槍械8支。出門后,呂振邦等對空鳴槍,趁亂安全返回了留石村,擴充了軍備。同年9月,旬邑游擊隊到職田塬打土豪,國民黨旬邑民團團總袁金章、太峪民團團總文有棟、總劣紳王兆賢等率所部民團,將旬邑游擊隊團團圍困于早池村城內。是日夜半,在早池城東北,旬邑游擊隊員趁夜通過繩索成功吊出早池城,全員安全轉移進山。次日,兩路民團集中火力攻入早池城,旬邑游擊隊員人去城空,民團捕殺目的全然落空。同年間,旬邑游擊隊偵察到馬欄川榆林子豪紳張老六有3支槍和子彈,遂決定將其收繳,來武裝自身隊伍,以利革命斗爭。鑒于張老六居住在懸崖峭壁上的石洞里,易守難攻,子彈打不進去。旬邑游擊隊員遂先將所居石洞包圍,再砍來大量山柴置于石洞下方,采取燒煙熏洞之法,迫使張老六交出了3支槍及若干子彈。同年,清水塬談家村一財主給兒子結婚,請來民團一個班8名團丁當保鏢,負責安全警衛工作,旬邑游擊隊聞訊,暗中包圍了該地主莊園,趁該班團丁不備,俘虜了全班8人,繳獲槍械8支,在政治教育之后對8名團丁全部給予了釋放。同年,旬邑游擊隊用從劣紳地主家籌繳的錢款,從程志壯(程國柱父親)民團購進幾支槍,裝備了隊伍。

    1930年前季,旬邑游擊隊以圍城計,將正寧縣湫頭民團30多人,在湫頭城內圍困了3天。為以最小代價接收湫頭民團余留物資,旬邑游擊隊圍而不殲,持續施壓,逼迫湫頭民團倉促突圍。湫頭民團不知是計,慌忙突圍,棄城而去。旬邑游擊隊遂順利進入湫頭城,接收了湫頭民團遺留下來的資財錢糧,斗爭了湫頭城中的地主豪紳,收繳了湫頭劣紳的糧食布匹并分發給了城中窮苦百姓。同季,旬邑游擊隊第4小分隊分隊長程益萬,率第4小分隊7名隊員,由留石村到清水塬活動,行至趙家灣子村時,發現惡差王絡兒欺壓群眾、霸占民婦,遂當場將王絡兒處決,為民除去一害。接著,旬邑游擊隊偷襲了駐馬欄夏玉山(夏老幺)民團,雖未將其殲滅,但卻迫使其退縮到了廟灣。不久,旬邑游擊隊又襲擊了搶劫旅客資財、扼守陜甘交界要道的劉家店子民團。1930年后季,國民政府軍何高侯(何金升)部進犯石門七界石,圍剿旬邑游擊隊。旬邑游擊隊副隊長程雙印,指揮旬邑游擊隊員,占據有利地形對其猛烈打擊,致使何高侯部因無法前進而最終退去,其剿滅旬邑游擊隊的計劃同時破滅。是日傍晚,何高侯部撤退時,旬邑游擊隊趁機俘虜了何高侯部班長(郭布良)1名,繳獲麻拐槍1支。同年冬,旬邑游擊隊在淳化安子洼梁上活動,淳化民團前來進剿并最終被擊退,旬邑游擊隊繳其槍械8支 。

    旬邑游擊隊在堅持游擊斗爭的間隙,積極聯系山區群眾,幫助農民收割莊稼,向他們做革命宣傳,組織發動群眾。旬邑游擊隊員利用受苦受難群眾對豪紳地主的不滿情緒,揭露國民黨旬邑當局的黑暗統治和地主豪紳殘酷剝削的罪行,激發群眾的階級覺悟,在程百印和第五伯昌負責下,幫助山區農民建立了農會。1931年,旬邑游擊隊幫助中共趙家屯莊支部建立了趙家屯莊游擊隊,時有隊員10余人,含中共黨員4人。趙家屯莊游擊隊晝伏夜出,配合旬邑游擊隊開展打富濟貧的斗爭 。

    旬邑游擊隊1928年6月成立,1932年2月與劉志丹領導的陜甘游擊隊接上關系,經過整頓,崔平元等30余名隊員被整編進陜甘游擊隊第2大隊 ,呂振邦、第五伯昌、程雙印、呂自成等少數中共黨員原留地方從事革命斗爭。最終,旬邑游擊隊以自身獨立形式存在了3年8個月。在這44個月里,旬邑游擊隊在深山堅持游擊斗爭,經歷了難以想象的困難。旬邑游擊隊員,對風餐露宿習以為常,缺衣少食、忍饑挨餓更是家常便飯。他們的衣服鞋襪全由家里供給,他們的飲食缺少保障。嚴重缺糧時,旬邑游擊隊員們只能以打獵或挖野菜充饑;國民政府軍和地方民團進山圍剿時,他們就化整為零,化裝成農民隱蔽起來;缺槍支彈藥時,他們就從國民政府軍和地方民團手里奪。旬邑游擊隊員也曾出現過動搖,但是呂振邦、程雙印對隊員十分關心、非常友善,特別善于做思想教育工作。無論哪個隊員革命思想出現波動,呂振邦、程雙印就比前比后、耐心細致地做他們的思想工作,堅定他們的革命信仰和斗志,把隊員團結得像一家人,使隊員誰也不愿意離開旬邑游擊隊。旬邑游擊隊員在呂振邦、程雙印等中共黨員帶領下,在旬邑人民的支援下,高度發揚革命樂觀主義精神和艱苦奮斗作風,團結一致,英勇奮戰,戰勝了艱難險阻,克服了種種障礙,為締造新的革命局面創造出了極為必要的條件。


    第二節  陜甘游擊隊的建立及在旬活動

    1931年9月,劉志丹偕馬錫五等先后到達陜甘邊界的南梁地區,將在甘肅合水、慶陽山區分散活動的三支武裝整編成南梁游擊隊,由劉志丹出任總指揮。1931年10月,閻紅彥等率領陜北游擊隊到達南梁,與南梁游擊隊會合。1931年11月25日,中共中央向中共陜西省委發出加緊發動農民斗爭、建立紅軍,以發展到游擊戰爭、土地革命和蘇維埃軌道上的指示。根據中共中央指示精神,中共陜西省委加強了對陜甘邊地區武裝斗爭的領導,積極開展組建紅軍的工作。

    1932年1月上旬,楊虎城就任國民政府西安綏靖公署主任,陜北游擊隊和南梁游擊隊在甘肅省正寧縣柴橋子改編成西北反帝同盟軍,謝子長(謝浩如)任總指揮、劉志丹任副總指揮 。中旬,中共陜西軍委書記李杰夫(高維翰)來到西北反帝同盟軍,傳達中共陜西省委指示,要求部隊打出紅旗,改編后南下渭北開展游擊戰爭。

    陜甘游擊隊的成立

    1932年2月12日,根據中共陜西省委指示,西北反帝同盟軍在正寧縣三嘉塬細嘴子錦章村召開軍人大會,正寧、旬邑一帶群眾抬著豬、羊,吹著嗩吶,前來祝賀。李杰夫代表中共陜西省委宣布改編命令,將西北反帝同盟軍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陜甘游擊隊(簡稱陜甘游擊隊),宣布了陜甘游擊隊建制并宣讀了主要負責人名單,還成立了中共陜甘游擊隊委員會(簡稱隊委會)。陜甘游擊隊由謝子長任總指揮、李杰夫任政委、楊重遠任參謀長,下轄第一、第二、騎兵、警衛共4個大隊,第一大隊隊長閻紅彥、第二大隊隊長吳岱峰(今陜西子長縣人)、騎兵大隊隊長強龍光、警衛大隊隊長白錫林。中共陜甘游擊隊委員會,由李杰夫任隊委書記。陜甘游擊隊治下四個大隊也都同時建立了黨支部。在改編儀式上,第五伯昌代表中共旬邑組織作祝賀講話,并將一面寫著“中國工農紅軍陜甘游擊隊”的紅旗授給了游擊隊總指揮謝子長。原旬邑游擊隊經過整頓,崔平元等多數旬邑游擊隊員被整編進了陜甘游擊隊第二大隊;其余旬邑游擊隊員被改編進陜甘游擊隊的補充隊,原旬邑游擊隊副隊長程雙印改任陜甘游擊隊特務隊隊長。陜甘游擊隊特務隊,當時職能是管理陜甘游擊隊抓獲的豪紳及管理革命后方 。1932年9月,習仲勛首次來到旬邑,初次來到陜甘游擊隊特務隊,出任該隊指導員 。1933年10月照金失守后,陜甘游擊隊特務隊參加了紅軍主力部隊。改編結束當日,劉志丹 即赴中共陜西省委進行匯報,隨后在渭北搞了一段農運工作,于1932年4月18日杜衡到職田鎮馬家堡分編陜甘游擊隊為第三、五支隊前回到了陜甘游擊隊。

    陜甘游擊隊攻占職田鎮

    1932年2月12日,中國工農紅軍陜甘游擊隊成立當夜,根據中共陜西省委關于堅決執行游擊戰爭任務的指示,總指揮謝子長率領陜甘游擊隊從正寧縣三嘉塬出發,向國民黨占領區旬邑縣職田鎮進軍。行至職田境,陜甘游擊隊活捉了喬景賢、馬云鵬、王兆賢、董鳳鳴(綽號油客)、呂善奎、張印昌等土豪劣紳。13日拂曉,陜甘游擊隊扮作國民黨張洪鎮保安隊打入職田鎮城內,出其不意地搗毀了國民黨職田區公所,活捉了國民黨職田民團團長唐碧武和區紳唐德喬等七八人,燒毀了紳士局的賬簿、糧冊、卷宗,盡分了“田義和”酒坊400多石高粱。此日適逢打入國民黨駐張洪鎮警衛團任七連連長的中共黨員李明軒及時送來國民政府軍即將“圍剿”游擊隊的緊急情報,陜甘游擊隊于是迅速作出反應,根據情節輕重,處決了罪大惡極的豪紳董鳳鳴,釋放了馬云鵬,押著其他豪紳隨隊撤出了職田鎮,轉向并設伏于陽坡頭。14日,國民黨駐張洪鎮警衛團三營奉楊虎城命令,與邠縣、長武、旬邑三縣民團千余人并力“圍剿”進占職田鎮的陜甘游擊隊,于職田城中撲空。15日,該營及三縣民團跟蹤陜甘游擊隊追至陽坡頭,與陜甘游擊隊伏兵發生槍戰。面對敵眾我寡的不利局面,陜甘游擊隊采用迂回側擊、斷其后路的游擊戰術完成了對該部的合圍。合圍苦戰中,地下黨員李明軒急中生智,在對方陣中調轉馬頭,大喊“紅軍大部隊來了,快跑!”,擾亂了對方的軍心和陣腳,瓦解了對方的斗志。霎時,國民政府軍和民團因慌忙逃竄而亂成一團,陜甘游擊隊乘勢進擊,全殲了國民黨駐張洪鎮警衛團三營,并殲滅了三縣民團之一部。此戰是陜甘游擊隊成立后的第一戰和第一場勝仗。陜甘游擊隊此戰以少勝多,殲俘500余人 ,繳槍150多支,給國民黨反動勢力有力一擊。陽坡頭告捷后,陜甘游擊隊將繳獲的部分武器給了程雙印領導的陜甘游擊隊補充隊 ,并重新占領了國民黨統治區職田鎮,進一步擴大了紅軍的影響力。

    陜甘游擊隊首克旬邑縣城

    1932年3月19日,謝子長率陜甘游擊隊出甘肅正寧寺村塬,襲擊時國民黨正寧縣政府駐地山河鎮,由于隊伍走錯了路、貽誤了戰機,致使白天攻堅,以致戰斗失利而退回。同年4月13日,陜甘游擊隊配合地方赤衛軍和農民千余人,再襲山河鎮。國民黨駐甘肅西峰守軍派出一營兵力前去馳援,謝子長率隊圍城打援殲其200余人,然山河鎮攻而未克,陜甘游擊隊繼之撤回寺村塬做軍事休整 。

    1932年4月中旬,陜甘游擊隊接到中共旬邑特支提供的“旬邑城內敵警戒疏忽,兵力空虛,防守不嚴”的情報。當時旬邑縣城內反動武裝力量,僅為楊虎城部一個連、文友棟保安團50多人和國民黨旬邑縣警察20余人、槍100余支。陜甘游擊隊委員會據此情報,當即決定由總指揮謝子長 率領全隊,乘機攻打旬邑縣城。4月17日晚,謝子長率陜甘游擊隊從寺村原出發,星夜兼程奔襲旬邑縣。18日拂曉,陜甘游擊隊兵臨旬邑城下,謝子長在做完總體戰斗部署后,吳岱峰帶領陜甘游擊隊第二大隊攻占西門外的軍事要地西堡子,并組織干部馬佩勛、李維均和30多個戰士組成奮勇隊,悄悄摸到西堡子底下,繳了守衛西堡子洞道哨兵的槍,口里塞上毛巾,一槍未發占領了西堡子;接著,沖入堡內大喊“繳槍不殺”,俘虜了正在熟睡的國民政府軍一個連并兩個排,控制了西堡子制高點;接著第二大隊攻擊西城門的登城游擊隊員,在己方西堡子制高點火力掩護下,成功搶占了西城門樓;隨后陜甘游擊隊第一、三大隊集中火力進攻旬邑縣城東、南城門。駐旬邑縣城國民黨守軍及國民黨旬邑縣政府人員見勢不妙,紛紛逃入縣城東北鳳凰山魁星樓,因魁星樓地勢險要,易守難攻,若強攻對我軍不利,指揮部決定先攻入城內。陜甘游擊隊入城后,打開監獄釋放了無辜百姓,沒收分發了地主高子安家糧食,慰問了烈士許才升之弟許乃升,焚毀了國民黨旬邑縣政府的卷宗、賬目和政府衙門(當時叫燒狼窩),宣傳隊上街刷寫標語宣傳革命思想。隨后,陜甘游擊隊在文廟門前召開群眾大會,謝子長當會作了講話,當日傍晚,陜甘游擊隊撤離旬邑縣城,兵分兩路由紅土坡和西溝上了太峪原,向馬家堡撤去。此戰,陜甘游擊隊取得了自成立后第一次攻破國民黨首座縣城的喜人戰果,共俘虜對方百余人,繳獲槍械百余只,初步顯示了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成立起來的西北革命武裝的正義力量。

    陜甘游擊隊分編為三、五支隊及其活動

    陜甘游擊隊成立后,在謝子長的領導下取得了兩次決定性勝利,沉痛地打擊了國民黨反動勢力的統治,迅速擴大了紅軍在當地的影響,震動了國民黨反動當局,開辟了陜西革命運動的新階段。于是國民黨反動當局楊虎城部急調敵特務團一營、警衛團一營和二營的一部集中于旬邑。調同州的馮欽哉,陜北的井岳秀部大批軍隊大舉圍剿年輕的陜甘游擊隊,企圖消滅紅軍,以維護國民黨的反動統治。為粉碎國民黨反動軍隊的圍剿,中共陜西省委作出了《關于紅軍游擊隊新勝利與沖破敵人圍剿的主要策略決議》,要求將陜甘游擊隊分成三、五支隊,深入渭北和西路,配合農民斗爭,開辟新蘇區,把敵人拖到外線去。

    1932年4月18日傍晚,陜甘游擊隊主動撤出旬邑縣城,兵分兩路經太峪塬于夜間到馬家堡集結作軍事休整,劉志丹此時也已回到部隊。推行王明左傾路線的時任中共陜西省委書記杜衡(后叛變),在馬家堡巡視檢查了陜甘游擊隊,傳達了省委的決定,將陜甘游擊隊分成陜甘游擊隊第三、第五兩個支隊分別獨立活動 。杜衡對陜甘游擊隊成立以來的主要成績不作全面評價,未對省委要求游擊隊攻打縣城和平原地區的錯誤指導方針作任何檢查,一味把因作戰經驗不足導致兩次攻打山河鎮失利的責任全部推到指揮員身上,采取了“左”的懲辦政策,錯誤批判斗爭了謝子長,污蔑謝子長執行的是“逃跑主義”、“梢山主義”路線,撤消了謝子長陜甘游擊隊總指揮職務,強令謝子長去甘肅省榆中縣王子元部做兵運工作。第三支隊由陜甘游擊隊第二大隊、騎兵隊和警衛隊一部組成,由劉志丹任支隊長、李杰夫任政委、吳岱峰任參謀長,奉命西進邠縣、永壽、乾縣、醴泉一帶,破壞西蘭公路,進行反“圍剿”斗爭;第五支隊由陜甘游擊隊第一大隊和警衛隊余部組成,由閻紅彥任支隊長、黃子文任政委、楊重遠任參謀長,奉命南下三原武字區,配合地方黨組織發動群眾,壯大武字區游擊隊,開展游擊戰爭,建立蘇維埃政府 。

    1932年4月18日晚,陜甘游擊隊第五支隊在閻紅彥、黃子文、楊重遠等率領下,從旬邑馬家堡出發,星夜兼程南下三原武字區,杜衡隨隊同行。21日,第五支隊經耀縣白草坡到達三原縣武字后區,當晚中共武字區委組織起農協會員配合第五支隊攻打馬額鄉郝家堡王茂臣民團,第五支隊隊員深夜攀墻入城并砸開城門,使第五支隊攻入郝家堡,繼之發現王茂臣民團已由暗道逃走。22日中午,中共武字區委在文龍堡(火燒廟)召開歡迎陜甘游擊隊第五支隊群眾大會。參加大會的有中共陜西省委代表、第五支隊干部戰士和各團體群眾3000余人。大會執行主席黃子文代表當地群眾致歡迎辭,中共陜西省委書記杜衡講話,各團體及第五支隊代表分別發言。大會討論并提出五項決議:一、成立武字區革命委員會,由武字區黨組織、游擊隊、農民聯合會代表共七人組成,責成革命委員會頒布蘇維埃政府一切法令和決議。二、在耀縣西塬和三原心字區開展分糧斗爭。三、改組義勇隊。四、取消國民黨武字區區公所、民團等一切機關,逮捕王茂臣、區長。五、由武字區革命委員會向蘇維埃中央政府、全國各革命團體、中共陜西省委等發通電(因第五支隊撤離及其他原因,武字區革委會未能正式成立)。大會在自由講演、呼口號后閉會。22日晚,得知國民黨反動當局要進攻的消息后,連夜在武字前區部署埋伏,當晚并未進攻,未有戰斗。23日清晨,第五支隊為避開國民政府軍重兵進攻,即向北轉移,經耀縣上樓村、小丘原、三原縣崖窯村,轉至陜甘邊區。此時,杜衡離開部隊,回省委報告工作 。

    1932年4月21日,劉志丹率領陜甘游擊隊第三支隊約200人,從旬邑中原出發,兵分兩路西進。第三支隊騎兵四、五十人,從邠縣渡涇河直達永壽,一舉攻破永壽縣城監軍鎮殲敵20多人,繳獲槍支多支,之后向五峰山進發;第三支隊步兵140余人,從邠縣騫家河渡口過涇河,直至五峰山與騎兵會合。隨后第三支隊以五峰山為據點,分股游擊,相機消滅國民黨地方武裝和反動勢力,發動群眾,籌糧籌款,壯大游擊隊力量。同月30日,第三支隊襲擊了永壽縣常寧鎮民團,殲滅50余人,繳槍50余支。5月初,第三支隊分兵出擊醴泉北山區南坊、叱干鎮民團。步兵迂回到五峰山南麓,攻打南坊、乾縣民團和土匪武裝;騎兵由劉志丹率領攻打叱干鎮民團。因叱干適逢古會,為免攻城誤傷群眾,劉志丹遂率隊主動撤出醴泉地區,向北轉移 。

    陜甘游擊隊總指揮部的恢復及活動

    為撲滅迅猛發展的革命運動并消滅日漸壯大的陜甘游擊隊,1932年5月上旬,國民黨陜西省政府急調十七路軍警備旅孫友仁部第一團集結三原,警衛團到邠縣,國民黨陜西省保安第一支隊司令何高侯部到旬邑,新編第一軍第十一旅集結隴東慶陽、合水、正寧一帶,陜北井岳秀部八十六師二五六旅五一一團南下宜君,十七路軍直屬特務團跟蹤追剿,合力“進剿”陜甘游擊隊第三、五支隊?!斑M剿”勢力擁有8個團的正規軍和各個地方民團,形成了數倍于陜甘游擊隊的兵力優勢和武器優勢。

    面對敵眾我寡、軍力差距過大的危急局勢,中共陜西省委指示陜甘游擊隊立即北上,把敵人拖到外線去。為統一指揮陜甘游擊隊第三、五支隊,決定恢復陜甘游擊隊總指揮部,并任命劉志丹為總指揮兼第三支隊支隊長、李杰夫為政委兼第三支隊政委、楊重遠為參謀長、黃子文為政治部主任。 1932年5月10日,劉志丹、閻紅彥率陜甘游擊隊第三、五支隊集結在旬邑清水塬,宣布成立了陜甘游擊隊總指揮部,三、五支隊編制保持不變。中共陜甘游擊隊委員會分析敵情后認為,陜北軍閥井岳秀部八十六師二五六旅五一一團左協忠部,分駐在黃陵、宜君、富縣、洛川地區,兵力分散,距西安、延安較遠,指揮遲緩,彼此增援不易,是對方的薄弱環節。加之這些地區是山區,不但利于開展游擊斗爭,而且有黨的地下組織,游擊隊在群眾中還有一定影響,于是陜甘游擊隊總指揮部決定,遵照中共陜西省委指示率隊北上,甩掉進剿的國民政府軍,向黃陵、洛川地區運動以尋機殲滅之。時值左協忠團治下的兩個連已由宜君移駐到馬欄鎮,堵住了陜甘游擊隊北上道路。于是劉志丹率陜甘游擊隊于同月15日夜奔襲馬欄鎮,一舉近乎全殲了左協忠部駐馬欄鎮兩個連及地方民團,繳獲長短槍200余支。陜甘游擊隊次日在馬欄休整一天,17日繼續北山,在鳳凰山、五里鎮、焦家坪連打3個勝仗,全殲駐鳳凰山左協忠部兩個連及五里鎮、焦家坪兩鎮民團計500余人,繳槍500余支 。此后陜甘游擊隊進入黃陵、宜君、富縣、洛川、韓城五縣轉戰,九戰八捷,殲敵1400余人,繳槍1200余支,成功粉碎了國民政府軍和地方民團的協同“圍剿”。


    第三節  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六軍成立及發展

    中國工農紅軍陜甘游擊隊在斗爭中不斷發展壯大,為中國共產黨在西北建立更高規格的武裝力量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1932年4月20日,中共中央根據陜甘邊革命斗爭實際情況,作出了《關于陜甘邊游擊隊的工作及創造陜甘邊蘇區的決議》。該決議要求中共陜西省委,“首先應從現在的游擊隊中選拔中堅的有力的隊伍,編成經常的正式紅軍”,并強調“這是絲毫不能延緩的最迫切的任務”  。6月下旬,中共中央在上海召開北方各省委代表聯席會議,杜衡作為中共陜西省委書記參加了中共中央北方工作會議。會議通過的《開展游擊運動與創建北方蘇區的決議》,將創建陜甘邊蘇區和建立紅二十六軍作為北方黨組織“第一項基本任務”,決定杜衡由中共陜西省委書記改任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六軍政委、孟堅(又名孟用潛,河北省深縣人)接任省委書記職務 。8月,孟堅來到西安,改組中共陜西省委,出任省委書記,時改名曹長青 。當月下旬,中共陜西省委在西安召開會議,貫徹北方會議精神,決定將陜甘游擊隊改編為一個團,爭取在近期內擴編成一個師,番號為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六軍第二團,并通過了創建陜甘邊新蘇區及紅二十六軍決議案。9月中旬,中共陜西省委又制定了《邊區軍事計劃》。

    黨中央作出建立紅二十六軍的決定,對于開展陜甘邊游擊戰爭和創建陜甘邊根據地,具有積極意義。中共陜西省委為貫徹中央決定而采取的一系列措施,無疑也是正確的。但因當時中共中央被以王明為首的機會主義者所統治,而杜衡又以執行左傾路線最為堅決而著稱,因此委派杜衡組建紅二十六軍紅二團,就為這支隊伍在后來發展中受挫并最終遭受失敗埋下了禍患。

    轉角建軍立二團

    1932年12月18日,中共陜西省委命令陜甘游擊隊開赴宜君縣馬欄鎮楊家店子(今屬旬邑縣)集結待命,待中央北方局特派員杜衡等赴隊組建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六軍第二團。接著,杜衡帶著黃子文、黃洪、師克壽等由渭北游擊隊護送赴陜甘游擊隊。21日,杜衡等在耀縣香山與陜甘游擊隊騎兵連會合。迫于國民政府軍追剿,陜甘游擊隊當晚連夜向北轉移,經衣食村,于22日到達馬欄鎮楊家店子。楊家店子是個小山村,住十多戶人家,南北山溝縱橫、稍林密布,東西川道蜿蜒狹長,沿川道向西通往轉角鎮,向東五十里越過山梁就是焦家坪。

    22日晚,杜衡以中央北方局特派員和即將上任的紅二十六軍政委名義,在楊家店子主持召開黨員會議。會上,杜衡首先宣布了中共中央、中共陜西省委改編陜甘游擊隊的指令,接著大講一通“全國大好形勢”,在肯定了部隊的英勇戰績后,最后聲色俱厲地陳述謝子長、劉志丹、閻紅彥等人所謂錯誤,給其扣上“梢山主義”、“逃跑主義”、“右傾機會主義”、“反對省委正確路線”等大帽子,強加了許多罪名,堅稱必須徹底改組領導班子,當場宣布撤銷謝子長、劉志丹、閻紅彥領導職務,強令三人離開部隊赴上海中央局受訓。

    23日,杜衡繼而在楊家店子主持召開指戰員代表會,對謝子長、劉志丹等同志進行殘酷斗爭和無情打擊,作出開除謝子長、劉志丹、閻紅彥、楊重遠黨籍和軍籍的決定。廣大指戰員對杜衡強加罪名打擊同志的做法既困惑又不解,更為不滿和反對,強烈要求撤銷對謝子長等人的處分。受此影響,不少指戰員私下找謝子長、劉志丹等受迫害同志訴說憤怒和不平,部分戰士表示要離隊回家,謝子長、劉志丹等受屈同志發揚黨性原則,著眼大局勸育了前來傾訴的指戰員們,用自身模范行為影響部隊戰士,要求他們顧全大局、服從組織決定、不要鬧事,穩定了隊伍軍心和情緒。謝子長還從黨的利益和部隊建設實際出發,建議把劉志丹留在部隊 。迫于壓力,杜衡被迫撤消了開除謝子長等同志黨籍軍籍的處分,調整處分決定為:謝子長黨內留黨察看三個月,閻紅彥黨內嚴重警告,責令謝子長、閻紅彥即刻離隊去中央上海局受訓(中央上海局后來查明事實真相,撤消了杜衡給謝子長、閻紅彥的錯誤處分決定),劉志丹、楊重遠繼續留在部隊 。

    24日,陜甘游擊隊開拔到宜君縣轉角鎮(今屬旬邑縣馬欄鎮轄區),并在此舉行了改編儀式。改編過程中,杜衡為排擠原陜甘游擊隊領導人進入紅二團領導層,提出團長“不能從原指揮員中”產生,“必須在班長和戰斗員中產生”,須先經黨員大會提出兩個候選人,由政委確定其一,再經軍人大會參選產生。隨后黨員大會提出兩名候選人,為曹勝榮(中隊長,連級干部)和王世泰(步兵大隊班長),杜衡選定王世泰進入軍人大會選舉環節。繼而王世泰在隨后軍人大會選舉中成功勝出,進入紅二團團長組織任命程序。對出任紅二團團長一職,王世泰自感能力、經驗、資歷均不勝任,在任命進行前,找杜衡向其表態堅決不當紅二團團長。對此杜衡大怒,先以黨內上級命令強行壓制,在未壓服后輔之黨員黨性思想攻勢,以黨委研究和民主選舉兩項事實,勸慰王世泰接受隨后的任命?;邳h性,為顧全大局,王世泰決定接受紅二團團長職務的任命,但堅持讓杜衡從謝子長、劉志丹中擇一留在部隊,以利大局。杜衡不懂軍事指揮,為穩住軍心并掌控好部隊,征詢王世泰意見。王世泰鑒于謝子長之前建議,提議留下劉志丹,并得到了杜衡的同意。隨后,王世泰找到劉志丹,向劉志丹訴說了自己出任團長的不足和當好團長的顧慮,得到了劉志丹的安慰鼓勵及表態支持 。接著,軍人大會繼續進行,杜衡在會上正式宣布,將陜甘游擊隊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六軍第二團,舉行了授旗儀式。接著以軍政委名義任命紅二團各級領導。任命紅二團團長王世泰,團政委杜衡兼任,團參謀長鄭毅;紅二團下設四處一團,團參謀處長楊重遠,團政治處長劉志丹,團經理處處長劉約三,團管理處處長楊琪,共青團團委書記師克壽;紅二團下轄三個連,步兵連連長李亞夫(楊致和) 、指導員李秉榮、全連80余人,騎兵連連長曹勝榮、指導員張秀山、全連50余人,少年先鋒連連長王有福、指導員魏武。紅二團建團伊始,全團200余人,槍150余支,軍馬60余匹,還有部分刀矛。于是改編會后,劉志丹留在了紅二十六軍第二團,謝子長、閻紅彥則被強令離隊,赴上海受訓。

    轉角改編,宣告了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六軍的誕生,宣布了紅二十六軍的性質、宗旨、任務和紀律,號召紅軍指戰員們為創建陜甘邊新蘇區而奮斗,從此,年輕的陜甘紅軍以嶄新的戰斗姿態踏上了征途。

    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六軍,是在中國共產黨直接領導下,是中國西北地區最早成立的一支正規紅軍隊伍。紅二十六軍的成立,標志著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西北革命斗爭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階段,對以國民黨反動當局為代表的反革命勢力產生極大的震撼,擴大了革命力量的政治影響,增強了中國共產黨在群眾中的威信,更加堅定了廣大軍民與反動勢力斗爭的信心,為西北革命斗爭走向勝利樹起了一面鮮艷的戰斗旗幟。

    錯攻廟灣誤二團

    紅二團轉角成立即受命創建以耀縣照金為中心的陜甘邊革命根據地并向西擴展。為此,王世泰采納劉志丹建議聲東擊西首殲焦坪民團,26日全殲焦坪民團,取得紅二團建團首捷。接著,紅二團離焦坪進耀縣,辟出香山、九保紅色區域,消滅照金和旬邑民團一部,將勢力擴至薛家寨、照金地區。1933年1月,紅二團滅淳化縣鐵王鎮民團一部,擊通潤鎮進三原縣武字區,匯合渭北游擊隊,協建起香山、芋園、照金、旬邑、宜君5支游擊隊,中旬劃出照金根據地南北區界 。

    面對紅二團節節勝利,杜衡頭腦發熱重拾左傾盲動路線,無視客觀實際,提出“集中力量,一鼓作氣消滅根據地周圍豪紳地主武裝”,強令紅二團攻打與游擊隊有統戰關系的夏玉山民團指揮部廟灣民團。王世泰、劉志丹、楊重遠等迫于組織紀律而屈從。杜衡督紅二團17日晚兵分兩路進軍廟灣,18日久攻不克被迫撤出戰斗,傷亡20余人,騎兵連長曹勝榮和數名班排長犧牲,騎兵連指導員張秀山身負重傷。為平眾怒,杜衡將責任推向鄭毅,降鄭毅團參謀長為步兵第一連連長,改劉志丹為團參謀長,強世卿接任騎兵連連長,團參謀處長楊重遠兼騎兵連指導員,紅二團返照金休整 。

    27日,紅二團騎兵連出照金北進,夜宿衣食村半山凹,遭夏玉山率團偷襲,繞寧縣、正寧返回照金,強世卿自責辭去紅二團騎兵連連長職務,楊琪接任。同期,國民黨以孫輔臣為總指揮,調騎兵團、警衛團、特務團配合照金民團,圍剿紅二團。杜衡否定劉志丹等避其鋒芒、跳出照金、外線殲敵的建議,強令紅二團駐芋園待敵打防御戰。2月4日,國民黨騎兵團、特務團各一營,協同廟灣夏玉山民團,三路合圍上、下芋園,紅二團兵敗,在渭北游擊隊救援下跳出合圍。中共陜西省委得悉情況后寫信指示紅二團,將剩余人員縮編為若干小分隊,開展游擊活動,逐步恢復紅二團。對此,杜衡表示堅決反對,認為這是“取消紅二十六軍”,“違反中央北方會議精神” 。3月3日,紅二團返回照金,杜衡則離團返西安去改組中共陜西省委,紅二團暫時脫離杜衡左傾路線的干擾。

    二團非“左”化短暫發展

    在杜衡離紅二團返西安途中的當月初,中共陜西省委指示,以照金、旬邑游擊隊為基礎,組建陜甘邊游擊隊總指揮部。習仲勛于是自渭北游擊區來到紅二團,任少年先鋒連指導員 。3月8日,中共陜甘邊特委、陜甘邊特委軍事委員會,在照金兔兒梁正式成立,金理科任特委書記,習仲勛任特委委員、軍委書記。陜甘邊特委在旬邑設立交通站,以旬邑游擊隊為基礎組建起陜甘邊特委特務隊,由程雙印任隊長。中共旬邑縣委劃歸陜甘邊特委領導 。

    中旬,陜甘邊游擊隊總指揮部正式成立,李妙齋任總指揮,習仲勛任政委。中共陜甘邊區特委和陜甘邊游擊隊總指揮部成立后,立即開始鞏固地方、組織武裝群眾開展游擊斗爭的工作。為此,習仲勛整頓游擊隊,清除了混入革命隊伍的二流子和土匪 。中共陜甘邊區特委為開創蘇區,派杜宛、李尚勤、杜林智到甘肅正寧與旬邑交界地區發動農民成立村委會,為建立革命政權作準備;為推動旬邑游擊斗爭,派呂自成回到旬邑底廟,配合地方組織創建了底廟游擊隊。中共旬邑縣委則一面派中共黨員戚春牛打入國民黨何高侯部第一營第二連做兵運工作,一面指示下級組織,以共產黨員為骨干,由農民協會出面領導分糧斗爭,于是南區井坳、安樂兩個支部領導40余人分了后莊地主李金太、鎮頭財主姚本華的糧食。

    3月23日,中共陜西省委全會接受杜衡錯誤意見改組省委,袁岳棟接替孟堅任中共陜西省委書記 ,杜衡任省委常委、組織部長兼紅二十六軍政委,孟堅改任省委常委。27日,戚春牛乘何高侯部第一營第二連去柳峪(今屬旬邑縣丈八寺鎮)之機殺死連長,率全連113人攜槍107支,經淳化中嘴到桃渠河參加了紅二團。下旬,紅二團轉入外線,東克同官縣金鎖關,再滅駐心字區北塬騎兵團一個排,4月7日全殲淳化縣南村堡民團,13日殲旬邑縣土橋鎮河工隊30余人,接著消滅邠縣龍馬、高村幾股民團,安全返回照金 。

    4月5日,中共陜甘邊區特委主持,在照金召開陜甘邊區第一次工農代表大會,選舉產生陜甘邊革命委員會,周冬至(貧農)當選為主席,習仲勛當選為副主席兼黨團書記。陜甘邊革命委員會下設土地、糧食、經濟、文化教育、內務、肅反等委員會。陜甘邊革命委員會機關和赤衛軍總指揮部,均設在照金。紅二團后方基地,則設在薛家寨。9日,中共陜西省委全會,同意了孟堅一再的離陜請求,針對中共陜甘邊區特委和三原中心縣委反映杜衡怕苦不愿留紅二十六軍工作反對杜衡留在省委的意見,免去杜衡省委常委職務,即令重返紅二十六軍履行政委職權 。在陜甘邊革命委員會領導下,桃渠塬、照金、老爺嶺、馬欄川、七界石等鄉級革命委員會相繼成立,農民聯合會則建立20余個,蘇區面積不斷擴大,以照金為中心,東起耀縣王坪坡、胡家巷,西至七里川黃花山,北接伍房川、王家溝、斷頭川,南抵老牛坡、高兒塬,橫跨耀縣、淳化、旬邑等縣邊界的陜甘邊革命根據地基本形成。月內,中共旬邑縣委據中共陜甘邊區特委指示,將戚清振領導的30余人災民隊伍改編為紅軍游擊隊,由戚清振任隊長、焦潤林任指導員 。

    國民黨反動當局見陜甘邊革命根據地日益發展壯大,便再次調集警衛團、特務團和左協忠五一一團,配合旬邑、淳化、耀縣、三原、同官、宜君6縣民團,兵分4路前來圍剿。對此,中共陜甘邊區特委和紅二團黨委召開聯席會議,決定由習仲勛、李妙齋等率邊區游擊隊堅持根據地斗爭,紅二團則插入敵后調動并尋機殲之以粉碎本次圍剿。紅二團跳出照金,西進旬邑消滅部分旬邑民團后,兵進寧縣盤克塬武洛堡、宜君縣上畛子、金村廟塬、段家集,1933年6月17日,結束外線作戰任務返回了照金 。

    南下渭華葬二團

    1933年6月中旬之末,中共陜甘邊區特委和紅二團黨委在照金北梁召開聯席會議,討論邊區工作和部隊下步行動計劃,王世泰因率團保衛缺席會議,會上杜衡對劉志丹、金理科等扣以“一貫右傾”大帽子,強行通過南下渭華創建根據地錯誤主張。21日晨 ,紅二團全團南下。22日下午,紅二團進至三原縣二臺子,團黨委與中共三原縣委召開聯席會議 ,杜衡否決渭北游擊隊合理建議,強令紅二團盡快南渡渭河。23日,紅二團經長坳堡駐寇家莊,晚飯后杜衡離隊轉三原回西安向中共陜西省委匯報工作,宣布汪鋒代理團政委,二團則出口外莊,經地下黨向導指引,夜馳高陵縣。24日早9時許,紅二團抵渭河渭橋渡口北岸并奪下渡口,12時左全團渡過渭河、兵發臨潼。

    中共陜西省委聞紅二團南下渭華,認為此錯誤之舉將葬二團于渭華,省委書記袁岳棟遂火速趕到三原阻止二團南下,巧遇杜衡后與中共三原中心縣委負責人趙伯平、劉映勝召開緊急會議,嚴厲批評了杜衡,即命趙伯平通知高陵縣支隊在高陵縣境截住紅二團??上Я畹礁吡曛Р繒r,紅二團早已渡過渭河、進至臨潼。楊虎城聞知紅二團進抵臨潼,即令各交通要道加強警戒,增派重兵把守秦嶺南山各峪口,并派一個旅兵力追擊紅二團。

    24日下午,紅二團即遇楊虎城部,連日陷入圍追苦戰。7月下旬,紅二團兵敗終南山,鑒于經蒲城、富平、耀縣折返照金的近路國民黨剛借此攻打了西北民眾抗日義勇軍和耀縣游擊隊,潰部改道多重輾轉經馬欄川(今屬旬邑縣)、老爺嶺,10月4日到達照金薛家寨,完成北返之旅 。

    陜甘邊紅軍臨時總指揮部成立與戰斗

    1933年7月下旬,紅二團兵敗終南山,中共陜西省委當即決定改編渭北游擊隊為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六軍第四團(簡稱“紅四團”),命黃子祥為團長、楊森為政委,擬以紅四團為主力開展游擊戰爭,擴大根據地。28日,中共陜西省委書記袁岳棟、紅二十六軍政委杜衡在西安福盛樓被捕叛變,黨團省委遂遭到完全破壞,西安和關中地下黨組織幾乎損失殆盡,西北革命進而陷入低潮,陜甘邊革命形勢因此異常嚴峻,紅四團、西北民眾抗日義勇軍、耀縣游擊隊被迫轉入照金。

    為統一領導駐照金紅軍,8月14日,中共陜甘邊區特委在陳家坡召開黨政軍聯席會議,金理科、習仲勛主持會議,成立陜甘邊紅軍臨時總指揮部(簡稱“指揮部”),任命王泰吉為總指揮、高崗為政委,制定不打大仗打小仗、集小勝為大勝、集中兵力打擊敵人、鞏固和擴大照金根據地的作戰方針,統一指揮紅四團、西北民眾抗日義勇軍、耀縣游擊隊等武裝力量。下旬,指揮部集中力量主動出擊,先后消滅廟灣民團、雷天一民團、柳林民團各一部 。

    9月初,指揮部率部西進邠縣,襲擾龍馬、高村、百子溝(今屬旬邑縣)民團。13日早飯時,國民黨駐旬邑縣土橋鎮何高侯部一個團,赴淳化縣圍剿陜甘游擊隊,在淳化縣安子洼朱沙河山梁發生遭遇戰失利,被斃數人,被繳20余槍,陜甘游擊隊大隊長高山保、中隊長謝保涵犧牲。戰畢,陜甘游擊隊沿老爺嶺撤回了馬欄 。

    9月21日拂曉,總指揮王泰吉揮師邠縣世店鎮,經旬邑縣底廟鎮時意外發現張洪鎮民團56人趕往旬邑縣北塬搜查。王泰吉遂令部隊就地埋伏,騎兵迂回兩側包圍,便衣隊繞到其后截擊。張洪民團陷入伏擊圈后,紅軍速戰速決,當場處決了該團隊長張信山、馬攀桂及訓練員白國堯,俘虜22人放跑1人。接著臥底宋飛(永壽人)向紅四團政委楊森(楊宗凱)報稱,時國民黨旬邑縣政府駐地張洪鎮,守軍僅剩朱鴻章民團第二大隊80余人 。指揮部當即決定奇襲張洪鎮,遂命宋飛帶路,令便衣隊黃羅斌、王有福、齊石子、李得勝等30余人換上張洪鎮民團服裝由耀縣游擊隊分隊長陳國棟指揮,大部隊隨后,于下午3時許直抵張洪鎮城門。趁守城團丁與宋飛搭話之機,紅軍戰士繳了團丁槍支,大部隊于是開進城內首襲朱鴻章民團總部,宋飛成功勸降團丁繳械投降后,王有福、齊石子、芮四、王安民等直奔旬邑縣民團副團長朱鴻章住處,芮四首先沖進臥室與朱鴻章纏斗奪槍,王安民隨后趕到并先后槍決了朱鴻章小妾及朱鴻章 ,楊森、陳國棟等則率眾直奔駐張洪鎮的國民黨旬邑縣政府,活捉并處死了國民黨旬邑縣縣長謝騫、黨務宣傳員吳信誠、承審員王維夏、科長曹又植、秘書兼收發員趙長賜、惡紳陸養純、保衛團總書記蒲守哲、會計第五立讓、朱鴻章之父及財稅局長等12人,繼而破獄救民、連夜開倉分糧、張貼安民告示。該戰,陜甘邊紅軍共擊斃對方14人,俘虜團丁150余人,繳獲槍支120余條及物資20馱 。

    9月22日拂曉,王泰吉率部主動撤離張洪鎮,勝利返回照金。10月4日,劉志丹、王世泰率紅二團回到照金。接著,劉志丹出任了陜甘邊紅軍臨時總指揮部參謀長,王世泰擔任了紅四團二連連長,黃子文被派到照金游擊隊總指揮部工作。

    陜甘邊紅軍及游擊隊的積極活動震驚了國民黨地方當局,于是陜西軍閥孫友仁、馮欽哉、何高侯、趙文治部再次向照金聚攏。時陜甘邊紅軍主力僅400余人,與進犯國民政府軍力量懸殊。于是指揮部接受劉志丹建議,習仲勛、李妙齋、張秀山、吳岱峰、高錦純、黃子文等率余部留守照金堅持游擊斗爭,總指揮王泰吉率紅四團、義勇軍、耀縣三支隊和陜北一支隊撤離照金轉入外線。10月12日,王泰吉采納劉志丹、王世泰奇襲合水縣城國民黨趙文治駐軍的建議,率部橫穿馬欄川(今屬旬邑縣)兼程北上,15日下午進駐合水縣黒木塬,19日夜3時進入合水縣城預定地點,19日晨勝利攻下合水縣城,幾近全殲趙文治團近300人守軍,28日下午4時于慶陽縣毛家溝門再殲趙文治團400余人后,赴合水縣包家寨短期休整 。

    奇襲合水剛結束,照金根據地駐地薛家寨失守、留守指戰員大部突圍、傷員和領導同志安全轉移的消息就傳至陜甘邊紅軍主力。緊接著,陜甘邊革命委員會主席周冬至 ,因叛徒出賣在1933年11月被國民黨殺害于旬邑縣。

    紅二十六軍第四十二師成立與戰斗

    1933年11月3日至5日,中共陜甘邊區特委和陜甘邊紅軍臨時總指揮部在甘肅省合水縣包家寨舉行聯席會議,作出撤銷陜甘邊紅軍臨時總指揮部的決定,通過建立紅二十六軍第四十二師、三路游擊區和南梁根據地3項決議。四十二師由王泰吉任師長、高崗任師政委、劉志丹任師參謀長;三路游擊區,第一路以安定為中心,第二路以南梁為中心,第三路以照金為中心,并建立一、二、三路陜甘邊區工農游擊隊總指揮部。8日,四十二師在合水縣葫蘆河川蓮花寺正式宣告成立 。

    同月中旬,照金突圍而出留守部隊東進柳林消滅民團數十人后北上,經楊家店子、轉角鎮、石底子(今屬旬邑縣)折向西進,19日,在正寧縣柴橋子與紅四十二師匯合。28日,紅四十二師進駐宜君縣楊家店子村(今屬旬邑縣),騎兵團駐鎮子里,師部和紅三團駐在距楊家店子10余里外的下川。29日拂曉,楊家店子濃霧彌漫,騎兵團做飯之際槍聲大作,國民政府軍井岳秀部八十六師左協中二五六旅五一一團李文杰加重連,誤把紅四十二師騎兵團當做小股游擊隊,遂出衣食村駐地自焦家坪方向向騎兵團發起偷襲。騎兵團排長吳可鈞首先率全排應戰李文杰連,因李文杰連先期占領了有利地形,騎兵團遂邊戰邊撤往鎮外。紅四十二師師部獲知來犯者只有一個連且無后續部隊,遂研究決定:王世泰紅三團正面進攻李文杰連,黃子祥騎兵團西繞火燒山梁絕其后路并警戒焦家坪方向斷其援軍。紅三團旋即逼近李文杰連,李文杰連發現紅軍主力后急速撤向楊家店子后山并搶下制高點。下午1時許,王世泰、趙國卿率紅三團一連正面攻山,陳學鼎、張邦英率紅三團二連攻左翼,王有福率紅三團少年先鋒連自右翼迂回而上,合力攻下山頭。李文杰連遂倉皇退往后山,幾經掙扎后于夜幕時分該連120余人被全殲,李文杰被飛彈擊斃。楊家店子一戰,紅四十二師傷亡頗大,30余名傷員無處寄放,師部遂決定放棄南下,夜宿楊家店子附近,并于30日揮師南梁后兵分兩路東進和西進。

    在紅四十二師和留守黨政軍群共同努力下,1934年2月以南梁為中心的陜甘邊蘇區擴大到旬邑等14縣。為統一領導根據地政權建設及土地革命,以利鞏固后方并支援游擊戰爭,下旬陜甘邊特委在南梁小河溝四合臺,召開陜甘邊區工農兵代表大會,陜甘邊區革命委員會宣告正式成立,習仲勛當選為主席,以南梁為中心的陜甘邊革命根據地正式形成。同期,陜甘邊第三路游擊區,即陜甘邊南區,正式成立三路游擊隊總指揮部,并在陜甘邊特委領導和紅二十六軍幫助下,活躍于正寧、寧縣、旬邑、淳化、耀縣、宜君等縣游擊區內 。

    為絞殺陜甘邊革命根據地,1934年3月上旬,陜甘軍閥四面進逼,妄圖迫使紅四十二師決戰南梁,駐土橋鎮何高侯部奉命加入圍剿。對此紅四十二師師部決定,二、三路游擊隊留守牽制犯軍,師主力轉出外線尋機誘殲弱旅 。

    紅四十二師西華池大捷后,5月初,劉志丹率師主力出照金抵馬欄,鑒于馬欄守軍堡壘堅固一時難克,遂棄奪馬欄直奔耀縣。22日,暫駐淳化三里塬的紅四十二師師部,接三路游擊總指揮部報告何高侯團五、七兩個連出旬邑縣土橋鎮去三原途經三里塬在甘家嘴村休息,總指揮劉志丹、師政委楊森遂令駐三里塬下塬的騎兵團和游擊隊分兩面進行包圍,紅三團自馬家山跑步趕赴三里塬投入戰斗,14時勝利結束戰斗。甘家嘴進擊戰,全殲何高侯部兩個主力連,紅四十二師傷亡30余人,戰后楊森負傷修養,張秀山繼任為師政委。甘家嘴一戰使紅四十二師師部從繳獲國民政府軍文件中獲知陜甘軍閥新的“圍剿”計劃,并據此成功跳出合圍,成功粉碎了本次“圍剿”  。

    閻家洼會議后的8月初,紅四十二師第三團北上粉碎陜北第一次“圍剿”,騎兵團南下淳化、旬邑、耀縣配合第三路游擊隊牽制南線之敵 。9月,國民黨何高侯團糾集反動民團赴馬欄追剿紅四十二師第一團被殲150余人。10月,蔣介石開始布防對陜甘邊、陜北根據地二次全面“圍剿”,楊虎城部楊步飛六十一師6個團,受命進駐旬邑、寧縣、正寧地區。紅四十二師于是轉入第二次反“圍剿”斗爭。


    第七章   關中特區創立前旬邑縣國統區中共組織的建立與發展

    關中特區創立前的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南京國民政府對中央蘇區發動五次軍事圍剿,1934年2月與10月兩次圍剿陜甘蘇區(陜甘革命根據地)。旬邑縣國統區成為國民黨力量進攻陜甘蘇區的先鋒陣地,中共旬邑各級組織和黨員與國統區旬邑縣地方當局頑強斗爭,經歷了曲折的發展歷程。

    第一節  中共旬邑縣委的首度建立、發展與癱瘓

    1932年9月,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六軍政委杜衡,為貫徹中共中央《開展游擊運動與創造北方蘇區的決議》,來到旬邑巡視指導工作,要求建立中共旬邑縣委并由工人、貧雇農擔任縣委領導。經準備,10月中共旬邑縣委成立,直屬中共陜西省委領導,貧農焦思洲(不識字)任縣委書記,崔維峻任組織部長,梁永杰(手工紙活家庭出身)任宣傳部長,其下轄2個區委13個支部同月恢復成立?;謴统闪⒌闹泄餐翗颍蠀^)區委,梁永杰兼任區委書記,下轄安樂、井坳2個支部,中共安樂支部梁永杰兼任支部書記,中共井坳支部焦獻文任支部書記?;謴统闪⒌闹泄矎埡椋ㄎ鲄^)區委,第五新書兼任區委書記,下轄魏洛、張洪街、關道咀、皇樓4個支部,中共魏洛支部第五伯昌任支部書記,中共張洪街支部潘德懷任支部書記,中共關道咀支部潘富海任支部書記,中共皇樓支部潘志英任支部書記。中共旬邑縣委另直轄縣城機關、郝村、東澗村、芝村、前義陽、嘴頭、王家7個支部。中共旬邑縣城機關支部許國鈞任支部書記,中共郝村支部程百印任支部書記,中共東澗村支部崔廷儒任支部書記,中共芝村支部崔維峻兼任支部書記,中共前義陽支部肖思忠任支部書記,中共嘴頭支部樊奉賢任支部書記,中共王家支部王忠合任支部書記 。中共旬邑縣委重建后,迅疾開展革命工作,為主力紅軍、游擊隊提供情報,組織黨員、貧苦農民參加紅軍游擊隊,發動群眾抗糧抗款,配合建立革命根據地。

    1932年12月,中共陜西省委決定以耀縣照金鎮為中心開創陜甘根據地,旬邑縣東北部被劃入擬創建的陜甘邊區,24日中國工農紅軍陜甘游擊隊在轉角改編為紅二十六軍 。同期,中共旬邑黨員焦潤林先將土橋地區群眾自發組織的災民團改造成游擊隊,接著通過統戰成功策反國民黨陜西省游擊隊第一支隊一個連113名官兵起義,攜帶107支槍加入紅二十六軍。

    1933年,大遭年饉,群眾本身就度日如年,但國民政府不顧農民死活,先一年就把次年的糧款以杰的名義征收去了,加之苛捐雜稅名目增多,過完年又向群眾攤派糧款,激起民憤。2月,陜甘邊特委書記秦武山在旬邑縣城內許國均家中連續召開了3天會議,研究領導農民抗糧抗款工作,由各區組織農民,去當時國民黨縣政府駐地抗糧抗款。2月24日,在中共旬邑縣委領導下,張洪、底廟、太峪、土橋四個區委采取“雞毛傳貼”的方式,組織縣內5000余農民,手持木叉、鐵锨等農具,一齊出動,赴國民黨旬邑縣政府駐地張洪鎮開展交農斗爭,迫使國民黨旬邑縣政府縣長李紀俠答應群眾要求,減免了稅捐,清理了縣財政,懲辦了貪官污吏。迅速興起的革命形勢,引起國民黨旬邑縣當局及駐軍注意 。

    3月8日,中共陜甘邊區特委在耀縣照金鎮兔兒梁成立 ,中共旬邑縣委改由中共陜甘邊區特委領導,中共旬邑縣委自此成為中共陜西省委、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六軍、中共陜甘邊區特委聯系的交通站,以主要精力開展地下活動,為紅軍提供情報、補充兵員,發展武裝力量擴大蘇區。月內,崔維峻受命調往漢中工作,蒲玉階接任中共旬邑縣委組織部長。

       1933年5月,國民政府軍圍攻以照金為中心日漸壯大的陜甘邊區,中共旬邑縣委遭到破壞,縣委宣傳部長兼南區區委書記梁永杰被俘遭拷打致殘。6月,程國祥接替程百印出任中共郝村支部書記。8月,中共前義陽支部改劃中共新正縣陽坡頭區委管轄,中共嘴頭支部改劃中共新正縣底廟區委管轄。9月,陜甘根據地中心照金失守,中共旬邑縣委改由中共陜西臨時省委領導,中共旬邑縣委組織部長蒲玉階赴西安聯系工作,被國民黨西安肅反委員會偵知,密捕后變節。10月,中共旬邑縣委書記焦思洲因與游擊隊發生爭執被誤殺,中共旬邑縣委機關癱瘓 。


    第二節  旬邑縣國統區中共武裝的發展

    旬邑縣國統區中共武裝的出現,最早始于1928年旬邑農民起義中成立的渭北支隊。1928年5月,旬邑縣臨時蘇維埃政府改編起義軍為紅軍渭北游擊支隊,下設3個連,程永盛任軍事總指揮,程永延、程志英、程雙印分任一、二、三連連長 ,特設糾察隊專職保衛許才升等領導人。糾察隊為排建制,侯天佐任排長,李更志(跛子)、程伯昌等任班長,隊員有程學秀等,共30余人 。31日,旬邑農民起義被國民政府旬邑縣當局撲滅,幸存中共旬邑黨員蟄伏起來,呂振邦、程雙印、程百印、侯天佐率渭北支隊幸存隊員改渭北支隊為旬邑游擊隊并轉至石門山堅持游擊。

    1929年春,旬邑縣國統區時局相對平靜,中共旬邑特別支部和中共旬邑縣城機關、魏洛、郝村、東澗、芝村、前義陽6個下屬支部秘密成立 ,組織領導魏洛、郝村、東澗、芝村、前義陽5村農民秘密建起農民赤衛軍。此后至1930年春,中共旬邑特別支部新建中共嘴頭、皇樓、趙家屯莊、關道嘴4個支部和4支農民赤衛軍,將旬邑縣國統區農民赤衛軍發展到9支。

    1932年春,根據中共中央《關于陜甘邊區游擊隊工作及創造陜甘邊蘇區的決議》,農民赤衛軍在陜甘游擊隊幫助下加快發展,進而編為陜甘游擊隊下轄支隊。同年秋,中共旬邑特支所轄13支部在各村都建起農民赤衛軍。西區張洪轄魏洛、皇樓、張洪、關道咀4村,區府駐張洪鎮;南區土橋轄安樂、井坳兩村,區府駐土橋鎮;另直轄郝村、縣城、東澗、咀頭、芝村、前義陽、王家7村。

    1933年3月,國民黨陜西省保安第一游擊支隊司令何高侯部的二營一連駐防土橋鎮,當時該連士兵賭博成性,在周圍各村放賭拉頭,借以搜刮民財,經常在排廈安樂村去放賭,為消滅該部,中共地下組織派戚清振(戚春牛,支隊長)利用耍賭潛入賭場,與參加耍賭的豆師爺拉上關系,促使該部兵變。3月29日,該連開拔柳玉村捉拿張保侖時,被中共疏通的指導員趁機打死連長,帶全連113人、140余槍到淳化桃渠河參加紅26軍 。

    1933年4月,旬邑游擊隊赴耀縣照金鎮紙房溝,參加紅26軍、陜甘游擊隊總指揮部召開的淳旬耀諸縣游擊隊縮編大會 。夏,杜林智、左懷玉、郭廷藩等奉命深入后掌,首建中共陽坡頭支部,張樹榮任書記;繼建中共后掌支部,李科任書記;續建起陽坡頭鄉蘇維埃政府,張書娃任主席,張廷漢任農民赤衛軍連長。時陽坡頭王九九率陜甘游擊隊第三支隊、底廟張占英率陜甘游擊隊第五支隊、劉富奎率陜甘游擊隊第五支隊八支隊活躍于后掌,配合游擊隊除掉了馬家堡村保長和惡霸馬作禎以及看花宮村保長。

    同年秋,陽坡頭村赤衛軍深入職田城,誘駐城守軍一個班出城追至馬蓮灘,遭張占英五支隊、劉富奎八支隊設伏全殲。冬,張占英五支隊假扮反動民團,繞道由青村嘴下坡,迷惑敵軍,全殲趙家洞民團,俘20余人槍。

    1934年秋,赤水縣游擊隊長吳景才,保安隊長喬占才相互配合,帶領隊員80多人,趁夜黑由馬家莊翻溝到東曹村,將民團頭目吳宏章打死,繳獲步槍4支,沒收家產。

    同年8月,紅26軍900多人駐馬欄鎮,國民黨急調何高侯部和楊虎城部兩個團的兵力,對馬欄鎮進行圍剿,敵軍到馬欄已是中午時分,紅26軍在馬欄各個山頭設伏,占據有利地形,雙方激戰至黑夜,最終擊潰敵軍,我轉移至雕翎關一帶,這次戰斗,共殲滅敵100多人,俘虜40多人,繳獲步槍100多支,輕機槍8挺,重型機槍2挺。

    1935年11月12日我地方游擊隊十、十二、十五支隊配合紅25軍,在清塬鄉陳家胡同老廟的東西埋伏兩個連,約200人,我游擊十支隊隊長程克儉帶領幾個戰士,在南堡子扛一面紅旗,誘駐旬邑縣城何高侯部89團一營上鉤,在將敵誘至陳家胡同時,東西埋伏兵力一齊猛攻,全殲敵一個營,繳獲各種槍支100多支,俘虜80多人,戰斗獲得全面勝利。

    此間,旬邑縣國統區中共旬邑縣委領導之地域,區設營,鄉設連,人數不等,全建起農民赤衛軍。赤衛軍農忙時種田,農閑時練兵,隨時監視敵人、傳送情報,配合紅軍和游擊隊打游擊。


    第三節  旬邑游擊隊發展中的主要波折

    1932年,劉志丹、謝子長率領的陜甘紅軍來到旬邑,從此,旬邑游擊隊在陜甘特委的領導下,配合主力紅軍,開展了一系列可歌可泣的武裝斗爭。旬邑游擊隊從1928年6月建立起,在其發展壯大中,經受了巨大考驗。

    1928年后季,程百印、程雙印、程永嚴、侯天佐(侯轉)、程交運、程群等打入淳化縣通潤鎮田子石部,經過數月秘密工作,串通了部分士兵準備兵變,不料被田子石發現,程百印接到士兵透漏的消息后,與侯天佐等連夜跳城逃脫。

    1930年10月,程百印、侯天佐、程一娃、陳砍娃、程改明等在耀縣照金鎮白土坡活動。時約50人的耀縣小坵柴志發民團假意聯合,以共組一軍共同活動為名,約旬邑游擊隊赴照金鎮墳灘會談,在墳灘突然發難,羈押了旬邑游擊隊赴會代表,繳去了代表槍支,將程百印等押回小坵單獨囚禁,分批秘殺程交運、程一娃、侯天佐、程黑娃等七八人 ,陳砍娃被刀砍頭傷后裝死逃回家中,關在樓子的程百印有幸得遇柴志發民團內好人搭救,幸而得以跳樓逃回清塬郝村避匿。

    1931年3月,嘩變的國民政府軍20余人住在淳化縣安子洼。程百印率部去收編該部“炸軍”,行至安子洼聽到槍聲,誤以為是叔父程志壯的清鄉團,遂邊走邊喊“不要打”??熳呓鼤r發現所遇是追捕“炸軍”的柴志發民團,事出意外程百印部猝不及防被打散,程百印不幸陣亡 。

    1932年6月7日(夏歷5月4日),旬邑游擊隊駐清塬談家塬村,呂振邦帶領呂懷成潛回呂家村家中,準備殺自家豬給戰士過端午節,不幸被呂永興告密 ,駐土橋鎮何高侯部遂得以將呂振邦擊斃家中,人頭割下掛于土橋三門樓,家產燒毀,土地變賣。呂振邦死后,程雙印率旬邑游擊隊繼續戰斗。

    1933年9月13日,程雙印率旬邑游擊隊在照金與叛徒陳克敏部作戰犧牲,旬邑游擊隊遂改由程國欣、呂茍蛋領導。此后,旬邑游擊隊在耀縣馬牛村遭包圍被打散 ,程國欣、呂茍蛋被殺害,程邦秀自此回家務農,余部被習仲勛帶走。


    第八章  關中特區創立前涉旬蘇區縣級組織的建立與發展

    1934年5月,中共陜甘邊區特委決定,劃第三路游擊區為陜甘邊南區,改第三路地區辦事處為陜甘邊南區革命委員會,黃子文任主席。9月,中共陜甘邊區特委在中部縣(今黃陵縣)設立中共陜甘邊南區委員會,張邦英任書記 。10月,陜甘邊南區蘇維埃政府成立,陜甘邊南區革命委員會撤銷。11月,陜甘邊區蘇維埃政府成立,陜甘邊區革命委員會撤銷 。在中共陜甘邊南區委員會和陜甘邊南區蘇維埃政府領導下,下屬組織和黨員群眾英勇頑強、不懈努力,國統區旬邑縣1935年夏出現重大改變,新正、永紅、赤水3縣被成功辟出成為蘇區,為關中特區誕生創造了必要條件。


    第一節  關中特區創立前涉旬蘇區縣委的建立與發展

    中共新正縣委的建立與發展

    1935年5月,中共陜甘邊南區委員會和陜甘邊南區革命委員會設立黨政一體的直轄領導機構新正辦事處,郭廷藩任主任、李科任副書記、趙澄璧任秘書,機關駐槐樹溝,繼而移駐兩頃塬,下設組織、宣傳、統戰、青年、婦女5部,李科兼任組織部長、趙澄璧兼任宣傳部長、郭廷藩兼任統戰部長、雷根學任青年部長、高德發任婦女部長,時轄4個區委,依次是中共湫頭、三嘉、陽坡頭、長樂區委。湫頭、三嘉、長樂3個區,今屬甘肅省正寧縣管轄;陽坡頭區,今屬旬邑縣管轄。中共陽坡頭區委,機關駐陽坡頭村,張海全任區委書記,下轄陽坡頭、蜈蚣洞、后掌、長舌頭、前義陽、下墻、小峪子、馬家堡8個鄉支部,張樹良任中共陽坡頭鄉支部書記、高自興任中共蜈蚣洞鄉支部書記、李生杰任中共后掌鄉支部書記、呂戰山任中共長舌頭鄉支部書記、肖廷琛任中共前義陽鄉支部書記、王長泰任中共下墻鄉支部書記、武新興任中共小峪子鄉支部書記、張安朝任中共馬家堡鄉支部書記。

    1935年秋,旬邑縣湫坡頭、底廟兩游擊區改劃為新正縣兩行政區,并成立了新正縣湫坡頭、底廟兩個區委。中共湫坡頭區委,機關駐北崖頭,后遷湫坡頭村,李樹榮任區委書記,下轄看花宮、坪坊、湫坡頭、椒村、甘家店5個鄉支部,何修文任中共看花宮鄉支部書記、李日升任中共坪坊鄉支部書記、何治彩任中共湫坡頭鄉支部書記、王新禮任中共椒村鄉支部書記、蒙天有任中共甘家店鄉支部書記。中共底廟區委,機關駐郭村,后遷底廟街,趙宏鈞任區委書記,下轄郭村、麻院、店子河3個鄉支部,李文清任中共郭村鄉支部書記、樊義賢任中共麻院鄉支部書記、張志林任中共店子河鄉支部書記。

    新正縣底廟區,1935年10月因客觀需要升格為永紅縣,1937年4月為服務國共第二次合作復歸為新正縣第六區,此間樊義賢任中共麻院鄉支部書記。1937年5月,樊紀賢在底廟復歸新正縣第六區后,出任中共郭村鄉支部書記 。新正縣底廟區1935年10月成立至轉入抗日戰爭時期,李文清、張志林始終分任中共郭村、店子河鄉支部書記未變。

    中共永紅縣委的建立與發展

    1935年10月中旬,中共陜甘邊南區委員會決定,在新正縣第六區底廟區(今旬邑縣底廟鎮)基礎上,設置永紅縣,以永樂鎮為依據而取名,成立了中共永紅縣委員會,直屬中共陜甘邊南區委員會領導,以開辟東至甘肅省正寧縣寺村塬、西至邠縣永樂及北極之地為革命根據地,趙宏鈞任縣委書記。16日,中共底廟區委書記趙宏鈞在正寧縣永和鎮南坡頭召開黨員大會,成立中共永紅縣委員會,趙宏鈞任縣委書記,趙廷保任縣委副書記兼縣委秘書,下轄郭村、麻院、店子河3個鄉支部、90名中共黨員,李文清任中共郭村鄉支部書記、樊義賢任中共麻院鄉支部書記、張志林任中共店子河鄉支部書記。會議臨近結束時,鑒于國民黨東北軍出邠縣新民塬前來襲剿,當即宣布閉會,參會干部、代表緊急疏散。趙宏均回南區報告情況,東北軍占領底廟蘇區后,即恢復保甲制,實行白色恐怖,永紅縣委干部轉入地下,隱蔽活動。

    1936年2月,東北軍撤走。3月16日,趙宏均奉關中特委指示,在底廟郭村李銀清家召開底廟區、鄉干部代表會議,恢復永紅縣??h委書記趙宏均,縣委副書記趙廷保改任縣委宣傳部長,梁作舟接任副書記,縣委駐地設在李銀清家。改屬中共關中特委領導。4月,中共永紅梁作舟接替趙廷保任縣委秘書。

    1937年4月,國共第二次合作共同領導全國人民共同抗日,永紅區劃不能也不宜擴大,中共關中特委遂撤銷中共永紅縣委恢復區委建制,復歸為中共新正縣底廟區委,所轄區域歸新正六區管理 。

    中共赤水縣委的建立與發展

    1934年2月,陜甘邊特委派金理科在淳化縣北部地區十里塬、馬家山、中咀、鐵王等地發展黨員,成立了中共赤淳工委,直屬中共陜甘邊區特委,機關駐地不定,金理科任工委書記。同年6月,陜甘邊南區黨委杜宛派郭洪超來淳,接任赤淳工委負責人。時旬邑縣土橋、清水塬、排廈、石門等游擊區,劃歸赤淳西區 。

    1935年10月,赤淳西區原旬邑縣部分并入赤淳縣蘇維埃政府更名后的赤水縣蘇維埃政府,赤水縣宣告誕生 。11月,張邦英、黃志文據中共陜甘邊南區委員會關于建立關中五縣政權的決定,在烽火臺村(今屬旬邑縣土橋鎮),召集旬邑縣土橋、清水塬及淳化縣中咀、王家、趙家、馬家山、焦家畔等百余黨員和工農代表召開大會,成立了中共赤水縣委,直屬中共陜甘邊南區委員會領導,周志宏任縣委書記,下設組織、宣傳、軍事3部,馬增良任組織部長、任成玉任宣傳部長兼白區工作部長、白天章任軍事部長、李光才(女)任婦女部長 ,轄中共馬家山、官莊2個區委。


    第二節  關中特區創立前涉旬蘇區縣級政權的建立與發展

    在中共陜甘邊南區委員會和陜甘邊南區蘇維埃政府領導下,1935年國統區旬邑縣北部和西部局地被辟為蘇區分劃入新正、永紅、赤水3縣,旬邑蘇區縣級建政史開始書寫。

    新正縣蘇維埃政府的建立與發展

    1935年5月,中共陜甘邊南區委員會和陜甘邊南區蘇維埃政府,聯合新設黨政一體下級領導機構——新正辦事處,命郭廷藩任主任,著手籌建新正縣黨政組織。7月,新正辦事處建立下轄3區委及區蘇維埃政府,轄湫頭、三嘉、陽坡頭3個區,旬邑縣境辟出陽坡頭1個區。陽坡頭區蘇維埃政府,肖巨成任主席,機關駐陽坡頭村,時轄陽坡頭、蜈蚣洞、后掌、長舌頭、前義陽、下墻6個鄉蘇維埃政府,張有本任陽坡頭鄉蘇維埃政府主席、何有才任蜈蚣洞鄉蘇維埃政府主席、李自華任后掌鄉蘇維埃政府主席、馬思恭任長舌頭鄉蘇維埃政府主席、肖鴻章任前義陽鄉蘇維埃政府主席、張志林任下墻鄉蘇維埃政府主席。

    1935年8月,陜甘邊南區蘇維埃政府主席張邦英,在新正辦事處3個區基礎上,于湫頭鎮(今甘肅省正寧縣)召開新正地區工農代表大會,百余名代表經3天醞釀討論,撤銷了新正辦事處,成立了正旬邠革命委員會,隸屬陜甘邊南區蘇維埃政府,郭廷藩任主席,左懷玉、李進榮任副主席,張化民任秘書,下設財政、糧食、土地、軍事、勞動、文教、公安7個部,高仰月任財政部長、高學智任糧食部長、張崇林任土地部長、張占英任軍事部長、左懷玉兼勞動部長、張化民任文教部長、張有本任公安部長,機關駐湫頭鎮,轄湫頭、三嘉、陽坡頭3個區蘇維埃政府。

    同年秋,正旬邠革命委員會新建下轄湫坡頭、底廟兩個區蘇維埃政府,所轄區發展到6個。湫坡頭區蘇維埃政府,高德發任主席,下轄看花宮、坪坊、湫坡頭、椒村、甘家店5個鄉蘇維埃政府,何俊明任看花宮鄉蘇維埃政府主席、門志學任坪坊鄉蘇維埃政府主席、張興林任湫坡頭鄉蘇維埃政府主席、王樹茂任椒村鄉蘇維埃政府主席、周存善任甘家店鄉蘇維埃政府主席,區政府機關時駐北崖頭村,后遷駐湫坡頭街。底廟區蘇維埃政府,樊振杰任主席,下轄郭村、麻院、店子河3個鄉蘇維埃政府,張儒江任郭村鄉蘇維埃政府主席、萬懷貴任麻院鄉蘇維埃政府主席、劉太育任店子河鄉蘇維埃政府主席,區政府機關時駐郭村,后遷駐底廟街。

    1935年10月,陜甘邊南區蘇維埃政府升格新正縣第六區底廟區為永紅縣,撤銷底廟區蘇維埃政府,新正縣所轄區遂降為5個;同月,肖榮堂接替肖巨成任陽坡頭區蘇維埃政府主席。11月,左懷玉接替郭廷藩任正旬邠革命委員會主席。12月,郭炳南接替高德發任湫坡頭區蘇維埃政府主席,張紅彥接替肖榮堂任陽坡頭區蘇維埃政府主席 。時有6個區級政府,39個鄉政府,耕地19.6萬畝,總面積約900平方公里,人口3.8萬人 。

    永紅縣蘇維埃政府的建立與發展

    1935年秋,陜甘邊南區黨委為擴大蘇區,決定在群眾斗爭基礎較好的新正縣六區(底廟)建立永紅縣。同年10月新正縣第六區撤區升縣,底廟區升格成永紅縣,底廟區蘇維埃政府升格為永紅縣蘇維埃政府并在正寧縣永和鎮南坡頭村成立,16日,召開底廟區20多人參加的代表大會,會議選舉梁文漢為蘇維埃政府主席、李銀清為副主席。由于遭受東北軍圍剿,活動轉入地下。1936年3月中旬,恢復永紅縣蘇維埃政府,主席、副主席不變,政府下設宣傳部、武裝部、糧食部、工會、青年和保衛組織;宣傳部長趙廷保、武裝部長萬根墻、糧食部長李殿敖、工會主席黃伯福、青年主任朱炳勛、保衛部長萬根墻(兼),隸屬陜甘邊南區蘇維埃政府領導。永紅縣蘇維埃政府,機關先駐郭村,后遷底廟街,下轄郭村、麻院、店子河3個鄉蘇維埃政府,張儒江任安興鄉蘇維埃政府主席、萬懷貴任牛家坡鄉蘇維埃政府主席、劉太育任劉家店鄉蘇維埃政府主席。永紅縣東至堡巷村,西至永樂鎮,東西長13公里,北靠四郎河,南鄰支黨河,南北寬5公里,總面積約65平方公里,人口1.1萬人,26個自然村。1937年4月,永紅縣作為縣制區域太小,撤銷縣制,劃歸新正縣 。

    赤水縣蘇維埃政府的建立與發展

    1935年2月,第三路游擊隊指揮部政委張仲良派宋飛到赤淳地區,開辟蘇區,進行黨政組建工作。宋飛當月便在赤淳西區中咀村成立了赤淳縣蘇維埃政府,宋飛任蘇維埃政府主席(根據宋飛回憶材料而定,沒有資料證明),下設財政、組織等機構。7月,宋飛調走,赤淳縣蘇維埃政府自行解體。8月,陜甘邊南區蘇維埃政府主席張邦英,在淳化縣蔣家山召開工農代表會議,宣布成立赤淳縣革命委員會。10月,赤淳縣革命委員會改稱赤水縣蘇維埃政府,赤水縣宣告誕生,赤淳西區原旬邑縣部分并入赤水縣。11月,陜甘邊南區蘇維埃政府主席張邦英與黃志文,據中共陜甘邊南區委員會《關于建立關中五縣政權的決定》,在任成玉、王振喜、任貴選、馬保全等參與下,在烽火臺村(今屬旬邑縣土橋鎮)召集旬邑縣土橋、清水塬及淳化縣中咀、王家、趙家、馬家山、焦家畔等百余黨員和工農代表召開大會,正式成立赤水縣蘇維埃政府,選舉產生了政府正副主席和各部門負責人。赤水縣蘇維埃政府,隸屬陜甘邊南區蘇維埃政府領導,王振喜任主席,任貴選、呂宏德任副主席,下設財政、土地、糧食、保衛4個部,任貴選兼任財政部長、趙英俄任土地部長、梁積倉任糧食部長、馬保全任保衛部長,下轄四個區(一、三區屬今淳化縣,二、四區屬今旬邑縣),機關先后駐淳化縣中咀、馬家山和旬邑縣馬家莊,轄22個鄉,54個行政村,人口約3.23萬人 。


    第三節  關中特區創立前涉旬蘇區武裝力量的建立與發展

    1934年夏,被劃入陜甘邊區第三路游擊區的旬邑縣游擊區陽坡頭、湫坡頭、底廟3個區存在兩支第三路游擊隊支隊。第三路游擊隊第五支隊1934年6月成立,隊長張占英,指導員焦懷興;第三路游擊隊第八支隊,1934年10月成立,隊長劉富奎,指導員趙德榮(趙鐵娃)。1935年國統區旬邑縣北部和西部局地被辟為蘇區分劃入新正、永紅、赤水3縣,涉及旬邑縣境的縣級蘇區武裝史開始書寫。

    新正縣地方武裝的建立與發展

    1935年3月,駐底廟鎮國民黨東北軍某騎兵連出底廟進犯南坡頭,張占英率第三路游擊隊第五支隊與紅四十二師第一團合力將其擊潰 。

    1935年5月,黨政一體的新正辦事處在第三路游擊區槐樹溝(今屬甘肅省正寧縣)成立。8月,新正辦事處在湫頭鎮(今屬甘肅省正寧縣)撤銷,中共新正縣委員會、正旬邠革命委員會代之成立,新正縣誕生,機關駐湫頭鎮,下轄6區 ,旬邑縣游擊區陽坡頭、湫坡頭、底廟分別被劃為新正縣三區陽坡頭區、四區湫坡頭區、六區底廟區。

    為保衛新生的中共新正縣委、正旬邠革委會,新正縣警衛隊、特務隊隨之當月組建。新正縣警衛隊組建時,指戰員共8人,隊長王鳳鳴,主要負責保衛中共新正縣委、正旬邠革委會,同年12月被編入新正縣獨立二營。新正縣特務隊組建時,指戰員共14人抽調來自各級游擊隊,隊長王德義,主要任務是偵查搜集情報、宣傳組織群眾、開展游擊斗爭。

    1935年11月23日夜,直羅鎮戰役勝利結束。戰后,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第七十五師第一團、第三團轉入新正縣陽坡頭區長舌頭、后掌、西塬、神崖溝村一帶進行宣傳,時楊虎城部教導營駐職田鎮區。12月某日,教導營一個排進入長舌頭村執行任務,在老爺廟坳里與紅七十五師相遇,于坳子激戰半晌后,潰敗逃回職田城內。戰后紅七十五師受命開走,紅一團留陽坡頭區繼續斗爭。

    1935年12月,新正縣獨立二營組建成立,張自行出任營長,張嘉百出任政委,下轄五、八兩個連,共250余人,主要活動于新正、新寧地區;新正縣特務隊更名為新正縣武工隊,唐致祥接替王德義繼任隊長。1936年8月,新正縣特務隊解體,指戰員被編入各區游擊隊 。

    永紅縣地方武裝的建立與發展

    1935年10月,新正縣六區底廟(今旬邑縣底廟鎮)升格為永紅縣,下轄郭村、麻院、店子河3個鄉,中共永紅縣委員會、永紅縣蘇維埃政府、永紅縣保衛隊同時成立。永紅縣保衛隊組建時,指戰員20余人,萬根墻任隊長,受中共永紅縣委、永紅縣蘇維埃政府和上級軍事組織共同領導,主要承擔保衛永紅縣委、縣政府機關安全和外出執勤任務。當時,受東北軍圍剿,底廟區被占領,黨組織和蘇維埃政府干部都轉移了地下,隱蔽活動。黨員李銀清、樊振杰、樊加祥等五人假任偽保長,朱云亭任聯保主任(后叛變),黃伯福任底廟鎮保安隊隊副,組織假保甲,掩護革命同志和家屬。1936年秋,永紅縣恢復,朱云亭從其妻舅文干卿(旬邑文家人)處弄來72支槍,成立民團,駐防底廟。11月,在永紅縣委的領導下,由新正五支隊配合地方武裝,打下了底廟鎮,繳槍72支,用這些槍武裝了赤衛隊一個連,萬述英任連長,這個連先后處決了土匪惡霸茍老九(茍家村人)、吳貴姓(底廟劉家莊人)、張先玉(底廟菜園子人)、劉捉勞、劉年子、劉富和(底廟店子河人)、師扣娃(底廟師家川人)等 。此后,永紅縣保衛隊還多次配合兄弟部隊和正規部隊作戰,開展游擊戰爭,打擊進犯的國民政府軍。

    赤水縣地方武裝的建立與發展

    1935年10月,赤淳縣蘇維埃政府更名為赤水縣蘇維埃政府,旬邑縣土橋和清塬、石門局地被劃入轄區,赤水縣宣告誕生。此際,赤水境內僅有第三路游擊隊第十二支隊一支地方武裝,隊長張連合,副隊長李文喜,指導員梁德全,時駐淳化縣中咀村,不在旬邑境內。

    1935年11月,國民革命軍第八十九團一營駐守旬邑縣城,中共赤水縣委員會在烽火臺村(今屬旬邑縣土橋鎮)成立,土橋、清塬等地數十名黨員群眾參加了成立大會,赤水獨立三營成立。

    1935年11月25日,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第七十五師(由紅二十五軍改編)兩個連200余人,設伏赤水縣清塬鄉陳家胡同(今屬旬邑縣),第三路游擊隊第十、十二、十五支隊,在棒棰梁、南堡子一帶警戒誘敵。十支隊分隊長程克儉帶幾名戰士,扛一面紅旗于南堡子誘敵出城。旬邑縣城駐軍發現南堡子僅有個別游擊隊員后,遂出城赴清塬追擊。為免中計入伏,該部一入清塬境,就把南堡子、趙家村等村群眾綁于軍前探路,以策安全。鑒于群眾被縛軍前行進且該部未入伏擊圈,紅軍連改變策略,派尖兵部隊幾匹馬誘對方入陳家胡同。進伏擊圈后,紅軍連騎兵隊迅速從陳家窯斷其退路,把群眾讓出安全地帶后,東西伏兵一齊猛攻,從午激戰至夜最終取勝,除少數逃脫外,殲該營大部,俘近90人,繳槍百余支。此戰,十支隊分隊長程克儉表現英勇,單身追敵至雞兒嘴,俘4人,繳步槍3支、機槍1挺,在群眾幫助下,將戰俘押回了清塬鄉趙家村。陳家胡同伏擊戰后,所繳槍支彈藥補充給十、十二、十五支隊,國民政府旬邑駐軍余部視清塬鄉為畏途龜縮不出,紅二十五軍撤往清塬鄉以東山區繼續革命。

    1935年12月,中共赤水縣委抽調50余人槍,在所轄淳化縣馬家山一帶,建起第三路游擊隊第十三支隊,受中共赤水縣委、陜甘邊南區游擊隊總指揮部、關中特區司令部共同領導,中共赤水縣委軍事部長任連俊任隊長、王新興任指導員 。月內,第三路游擊隊第十二、十三支隊互相配合,在姚宗仁等內應下,順利攻克清塬鄉呂家村城,斃對方民團分隊長程永義,俘30余人槍。

    1936年,旬邑的四、五、八、十支隊配合淳化的九、六、十二、十三支隊在淳化的仙北張家、馬家山、何家山、安社等地,打退了國民黨東北軍的騎兵團和地方民團的進攻,擊斃敵“別動隊”隊長,恢復了蘇區,擴大了武裝力量 。


    第九章  關中特區創立前旬邑縣政區內的土地革命

    土地革命,是土地革命戰爭的主要任務,特指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中國共產黨以革命根據地為主,開展打土豪、分田地、廢除封建剝削和債務,滿足農民土地要求的革命。關中特區創立前,對應國民政府旬邑縣行政版圖,土地革命據不同時段考量,肩負不同歷史任務,呈現不同特點,可分為旬邑縣國統區、游擊區和被劃蘇區的土地革命。旬邑縣國統區的土地革命,分為中共旬邑特支、中共旬邑縣委、旬邑縣募補處三段。旬邑縣游擊區的土地革命,集中表現為游擊隊打土豪、分財物式,始于1928年6月旬邑游擊隊的誕生。旬邑縣被劃蘇區的土地革命,參照陜甘蘇區創建進程,分為照金時期、南梁時期,根據地內各級蘇維埃政府或革命委員會下設土地委員會,專門負責組織領導群眾進行土地革命 。1935年10月,旬邑縣國統區北部湫坡頭鎮、馬欄鎮全部和底廟鎮局部,被辟出分劃入新正、永紅2縣蘇區,旬邑縣國統區西部清塬鎮全部和土橋鎮局部被辟出劃入赤水縣蘇區,旬邑縣被劃蘇區與國統區犬牙交錯。至關中特區創立前,旬邑縣被劃蘇區分5個區,為新正縣三區陽坡頭區和四區湫坡頭區、永紅縣底廟區、赤水縣二區豐泉區和四區清塬區。

    在此,將旬邑縣按蘇區創建進程,分土地革命為旬邑蘇區初創和建設兩個時期予以記載。


    第一節  旬邑蘇區初創時期的土地革命

    1928年6月初,呂振邦率渭北支隊30余眾在旬邑縣七界石村(今屬城關鎮)編為旬邑游擊隊后,率隊進入并常駐馬欄,拉開旬邑蘇區初創序幕,馬欄、清塬成為旬邑縣游擊區。

    旬邑游擊隊常駐馬欄開創馬欄革命根據地,土地革命形式表現為打土豪、分財物,時跨1928年6月至1932年10月,是旬邑蘇區萌芽階段。起初,旬邑游擊隊在呂振邦等獨立領導下,深入馬欄山區,訪貧問苦宣傳革命,物色培養革命力量,使旬邑游擊隊逐步被馬欄人民接受,使馬欄繼清塬之后成為中共旬邑組織影響區,在清塬、馬欄人民資助下,旬邑游擊隊生存壓力得到緩解。此間,旬邑游擊隊更發揚艱苦奮斗自力更生,通過游擊斗爭武裝割據,以軍事行動沒收地主豪紳糧錢布匹、牲畜農具及收繳民團匪眾槍械醫藥等物,一部留作軍需,一部分給貧民。此際,旬邑游擊隊因自身力量及活動區域所限,革命斗爭未沒收分配豪紳土地。國統區駐軍、民團、豪紳、土匪竄匪在該階段受到初步打擊。1932年2月,旬邑游擊隊大部經整頓編入陜甘游擊隊第二大隊 ,呂振邦、第五伯昌、程雙印、呂自成等留馬欄繼續游擊;4月,陜甘邊區革命委員會在正寧縣寺村塬成立,下設土地委員會領導陜甘邊區土地革命,陜甘邊區土地革命進入寺村塬時期,旬邑蘇區因拘于馬欄一隅人稀山廣,未施行陜甘邊區革命委員會五頃塬按人口均分土地模式,仍堅持開山自耕為主的打土豪、分財物式土地革命。

    1932年10月至1933年4月,旬邑土地革命出現新形式、新成分。1932年10月,中共旬邑縣委成立,在旬邑縣國統區秘密建起下轄中共土橋、張洪2區委13鄉支部和13村農民赤衛軍,推動旬邑縣國統區土地革命;12月,紅二十六軍成立,旬邑蘇區創建和土地革命開展進一步加快。1933年3月,中共陜甘邊區特委在照金兔兒梁成立,開創以照金為中心的陜甘革命根據地,土地革命政策轉為以沒收地主、反動富農的土地和祠堂、廟宇的公共土地為主,據人口與勞力結合原則對雇、貧農分地,對缺地中農補地,分地過程堅持誰租種就分給誰的辦法  ,陜甘邊區、旬邑縣游擊區進入照金時期;4月,陜甘邊區革命委員會在照金兔兒梁重新成立,復設土地委員會,張步清任土地委員負責推動陜甘邊區土地革命,旬邑縣游擊區馬欄川、七界石等鄉革命委員會成立,執行按勞動力和人口混合標準、貧雇農優先、缺地農民適當補充的原則分配土地 ,馬欄游擊區正式成為馬欄蘇區,清塬游擊區局部轉為清塬蘇區。

    1933年4月至1934年11月,陜甘革命根據地以南梁為中心進行創建,土地革命表現為南梁特征。陜甘邊區南梁時期土地革命,在以南梁為代表的中心區域執行土地分配,在陜甘根據地邊沿區域執行打土豪、分財物政策。各戶階級成分劃分,依據各戶主要生活資料來源及其剝削被剝削程度劃定;紅軍家屬分好地,具有分地優先權 。南梁中心區域的土地分配,主要是沒收地主與富農剝削部分的土地,分給貧雇農及缺地中農,并給地主家庭中參加勞動的成員,保留一定量土地維持基本生活。分配標準是,川臺地按應得地農民人口平均分地,山地以各農戶實際耕種能力按戶分地。分地步驟是,先分川臺地,后分山地。分地時,地中青苗隨地一起分配 。地主富農多余的土地牛羊,沒收分給無地無牛羊的貧雇農和缺地缺牛羊的中農。1934年2月,陜甘邊區革命委員會在南梁成立,下設土地委員會,李生華任土地委員會委員長,領導陜甘邊區14縣 區域的土地革命。旬邑縣馬欄蘇區,進入南梁時期成為陜甘邊區南副中心,和清塬蘇區一道,認真落實習仲勛主政陜甘邊區十大政策,迅速轉入旬邑蘇區建設時期。


    第二節   旬邑蘇區建設時期的土地改革

    1934年11月,陜甘邊區革命委員會改稱陜甘邊區蘇維埃政府,習仲勛當選為主席主政陜甘邊區,下設土地委員會,李生華出任土地委員會委員長領導陜甘邊區土地革命 ,核心是推行陜甘邊區十大政策,重點執行土地政策,旬邑蘇區馬欄全境及清塬局地也是如此。1935年2月,陜甘、陜北兩塊根據地并為西北革命根據地,轄工農民主建政20余縣、游擊區30余縣。10月,左傾路線執行者魯學曾(魯賁)奉中共陜甘晉省委之命出任中共陜甘邊南區委員會書記,陜甘邊南區革命委員會改稱陜甘邊南區蘇維埃政府,建起所轄新正、赤水等5縣19區106鄉 三級蘇維埃政府 ,旬邑蘇區對應新正、赤水兩縣局地陽坡頭、湫坡頭、底廟、豐泉、清塬5區若干鄉之行政版圖。

    1935年10月,旬邑蘇區根據《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土地法》,以“依靠貧雇農,聯合中農,限制富農,消滅地主階級”為方針,經過試驗,有組織、有領導地在陽坡頭、清塬兩區進行分配土地。分地方法以鄉為單位,按人口均分土地,在原耕地基礎上,抽多補少,抽肥補瘦?;揪袷菨M足貧雇農土地需求,對中農和中小工商業者采取保護政策,對地主階級予以消滅、生活上給予出路分給同農民一樣的土地。分地步驟是,先講土地分配政策,再按分地總人口數計算人均畝數,分配時“抽多補少、抽肥補瘦”予以均衡。佃農租種的地,分給佃農。分地初期,分到地的農民沒人敢種分得的土地。后經再宣傳、造冊登記、插標立界等措施,將分得地的所有權交給農民后,農民才在分得的土地上耕種 。經此,陽坡頭區分地1萬畝、清塬分地2萬畝,兩區共成功分配沒收土地3萬畝。湫坡頭、底廟、豐泉三區,時因國民黨東北軍圍剿,而未能進行土地分配。

    以清塬區為例,在1935年冬季,上級派來土地委員王建章(又名王文華)來清塬主持分配土地,并由郭增福(東哇村人)、呂懷成、呂成兒(清塬呂家村人)三人先組成清塬土地分配委員會。開始以村為單位,按人口平均分配土地。當時因國民黨不斷騷擾,群眾害怕不敢要地,后來改為分豪紳地主的土地。全區群眾分到土地約2萬畝。分地主豪紳的土地有:趙家村分地約800畝,趙家灣分地300畝,下堡子分高家地100畝,席家嶺分紳士地300畝,趄洼子分地80畝,陳家村分蒲守哲地200畝,陳家窯分胡先生地150畝,坡頭分楊家地100畝、分崔啟合地200畝,焦家山分楊景貞地80畝、蒲玉階地200畝、趙益芳地80畝,李家山分王家地60畝,椿樹臺分李家地80畝,窨里和唐家山分土地100畝,嶺頭分黃萬選地150畝,郭家掌分蒲家地100畝,史家原分地200畝。分配原則基本是誰種歸誰,分的土地戶由政府造冊登記,召開群眾大會宣布。從此,縣城和土橋的地主再不敢來清塬收租了,家住清塬的地主也不敢收租了,消滅了剝削,解決了農民的土地要求 。

    1935年冬,中共陜甘邊南區黨委在南區根據地土地分配試點基礎上,全面推行土地革命,受南區黨委書記魯賁左傾政策影響,土地革命出現一定過激做法。旬邑蘇區因尚不是南區根據地中心腹地,遭遇左傾政策時間較短,干群實踐中自覺抵制,土地革命中的過激做法才未造成嚴重后果 。


    第十章  關中特區的建立與發展

    1935年11月3日,落腳陜北的中共中央在下寺灣召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工作會議,決定設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政府西北辦事處,撤銷陜甘晉省委,以下寺灣為界把西北蘇區分為陜甘、陜北兩省,以南劃為陜甘省、以北劃為陜北省,設立關中、神府、三邊3個特區。1936年1月,中共中央派賈拓夫等赴陜甘省開辟關中特區 。


    第一節  關中特區的建立

    1936年1月,賈拓夫等奉中共中央之命來到陜甘邊南區,在新正縣三嘉區(今屬甘肅省正寧縣)南邑村主持召開關中特區成立大會,改陜甘邊南區為關中特區,改中共陜甘邊南區委員會為中共關中特委,隸屬中共陜甘省委領導;改陜甘邊南區蘇維埃政府為關中特區蘇維埃政府,隸屬陜甘省蘇維埃政府領導;成立關中特區司令部,江華任司令員、賈拓夫兼政委,隸屬中共陜甘省委領導;關中特區宣告誕生,南邑村為關中特區黨政軍機關駐地,政區轄原新正、新寧、赤水、永紅、淳耀5縣,所轄縣主要領導成員保持不變。中共關中特委,賈拓夫任書記;下設組織、宣傳、軍事3個部,唐洪澄任組織部長、張德生任宣傳部長、江華任軍事部長,附設關中小報社,宣傳部長張德生兼任報社主編;下轄5個縣委,郭廷藩連任中共淳耀縣委書記,周志宏連任中共赤水縣委書記,趙宏鈞連任中共永紅縣委書記、趙廷保連任中共永紅縣委副書記 。關中特區蘇維埃政府,秦善秀任主席,習仲勛任第一副主席兼黨團書記,張邦英任第二副主席;下轄5個縣級蘇維埃政府,姚殿森連任淳耀縣蘇維埃政府主席、陳洪財連任淳耀縣蘇維埃政府副主席,王振喜連任赤水縣蘇維埃政府主席、任貴選連任赤水縣蘇維埃政府副主席,梁文漢連任永紅縣蘇維埃政府主席、李銀清連任永紅縣蘇維埃政府副主席 。關中特區司令部,下轄淳耀第六、八、九支隊,赤水獨立三營及第十二、十三支隊,永紅保衛隊,新正武工隊及獨立二營,寧縣第一支隊,新寧第十八、十九、二十、二十一支隊及獨立一營等 。


    第二節  關中特區的陷落

    1936年2月下旬,蔣介石趁主力紅軍東征,調東北軍8個師圍剿關中特區;關中特區屬縣內,郭進亭接替郭廷藩任中共淳耀縣委書記、蘆德明接替姚殿森任淳耀縣蘇維埃政府主席。3月,梁作舟接替趙廷保任中共永紅縣委副書記。

    4月,張鳳岐接替唐洪澄任中共關中特委組織部長、郭存信接替張德生任中共關中特委宣傳部長。因關中革命運動已處在非常困難的時期,為保存積蓄革命力量,中央指示凡外來干部及和群眾關系不很密切的人員立即分散撤退。據此,賈拓夫率中共關中特委、關中特區蘇維埃政府、關中特區司令部多數領導和肖勁光部紅軍主力撤離關中特區開赴瓦窯堡,中共關中特委、關中特區蘇維埃政府、關中特區司令部撤銷。

    5月,中共陜甘省委撤銷,關中特區勢弱陷落,習仲勛、汪鋒、張鳳岐等留守同志,成立中共關中工委,恢復關中特區司令部,習仲勛任工委書記兼司令部政委,汪鋒任司令部司令員,轉入地下繼續領導斗爭。下旬,習仲勛奉中共中央之命西征曲環,汪鋒、張鳳岐等率淳耀縣第六、七、八、九支隊撤入旬邑縣石門山,在花家洞成立中共關中臨時特委 ,改屬中共陜北省委領導,汪鋒任中共關中臨時特委書記 ,主持關中革命和組織恢復工作,領導中共關中臨時特委和下轄組織及黨員,在赤水縣七界石、桐樹莊堅持斗爭,整頓擴編化整為零的游擊隊,赤水獨立三營編入關中紅三團。8月汪鋒奉命調回中央 。


    第三節  關中特區的恢復

    1936年9月下旬,中共中央總負責人張聞天在保安縣,任命習仲勛為中共關中特委書記,赴關中恢復并主政關中特區 。10月上旬,習仲勛率郭炳坤、張策、陳學鼎、黃羅武、牛漢山、賀建山、于建軍、趙子修、賈生才等10余人來到旬邑縣城關鎮七界石,同中共關中臨時特委組織部長張鳳岐取得聯系,在桐樹莊石門關開會交換意見,重建中共關中特委,隸屬中共陜北省委領導,恢復關中特區蘇維埃政府,習仲勛代理政府主席,隸屬陜北省蘇維埃政府領導;七界石為黨政機關駐地。中共關中特委,習仲勛任特委書記、王重華任特委秘書,陳學鼎體弱多病隨習仲勛活動,下設軍事、組織、宣傳、統戰、社會5個部,郭炳坤任軍事部長 、張鳳岐任組織部長、張策任宣傳部長兼統戰部長、李會友任社會部長,原轄新正、新寧、淳耀、赤水、永紅5個縣委,李科任中共新正縣委書記、蘆永財任中共新正縣委副書記、郭廷藩任中共新寧縣委書記、李清月任中共淳耀縣委書記、郭信山任中共赤水縣委書記、趙宏鈞任中共永紅縣委書記、梁作舟任中共永紅縣委副書記 ,議定特委當前中心任務是戰爭,工作分南北兩線,組織部長張鳳岐負責北線工作、宣傳部長兼統戰部長張策負責南線工作。

    1936年10月中旬,習仲勛針對國民黨陜西當局變進攻策略為“軍事緩和、政治控制為主,強化保甲訓練,內部瓦解破壞中共組織與游擊區民主政權”的斗爭現實需要,在七界石主持召開30余人參加的中共關中特委活動分子會議,討論堅持與恢復關中特區和游擊戰爭問題,議定“以縣為單位整理與擴大游擊隊,行動上以‘集中打仗、分散活動’為原則,成立關中游擊隊指揮部,郭炳坤任指揮,習仲勛兼政委,統一領導關中游擊隊;盡可能地進行統戰工作,爭取進步、中間的民團、保甲,打擊最反動的少數分子如郭相堂、雷同春、雷天一等;整理各地黨的工作,健全黨的組織生活;恢復各縣蘇維埃政權,在敵人后方開辟新蘇區”,同國民黨陜西當局進行博弈 。

    1936年10月下旬,關中特區秘密恢復工作迅速出現起色,民團保甲統戰取得重大進展,軍事接連取得新正縣前馬塬、淳耀縣讓牛村、赤水縣郭家掌等地斗爭勝利,新正、新寧、淳耀、赤水、永紅5縣黨政組織相繼秘密恢復大部,同宜耀縣香山、小坵等地辟為關中特區新蘇區,關中特區大股土匪被肅清 。旬邑縣國統區內,中共組織也積極恢復,中共太峪小學支部順勢成立,李樹楨任支部書記,鄭性甫任組織委員,姚文軒兼任宣傳委員 。國民黨地方當局遂改變對策死守據點,關中特區被襲擾率下降,關中特區黨政軍趁勢強化對國民政府軍士兵的政治攻勢,盡量擴大游擊隊,使新正、赤水2縣各形成4個支隊,淳耀、新寧2縣各形成3個支隊,形成了14個支隊500余名游擊隊員的革命新局面 。

    1936年12月,中共關中特委、關中特區司令部改劃中共陜甘省委領導,張仲良任司令員、習仲勛兼政委 ;中共關中特委增設婦女部,白桂蘭任婦女部長、郝明珠任婦女部副部長,所轄工作部增加到6個 ;關中特區蘇維埃政府改屬陜甘省蘇維埃政府領導。上旬,關中特區原政區黨政組織全部秘密恢復,游擊隊組織隱蔽于山林,蘇維埃政府對外以“抗日救國會”名義活動,與國民黨地方政權并存 。14日,根據張學良、楊虎城建議,中共中央軍委派陜北紅軍接收國民政府東北軍、國民革命軍第十七路軍收縮兵力后遺留的防務,命令紅一方面軍第一、十五軍團和第二十八軍迅速南下,協同張學良、楊虎城部迎擊南京國民政府親日派何應欽“討逆軍”武裝進攻西安 ,未指示中共關中特委、關中特區司令部如何應變。中共關中特委、關中特區司令部,趁國民政府駐軍收縮撤出關中特區駐地有利時機,果斷命令所屬武裝以縣為單位,向外出擊,爭取民團、保甲自動交槍,擴大恢復蘇區。下旬 ,關中特區全境恢復,新正、新寧、淳耀、赤水、永紅5縣的縣委和蘇維埃政府全部完成重建。


    第四節  關中特區的發展與轉型

    1937年1月上旬 ,彭德懷任總指揮、任弼時任政委的紅軍前敵總指揮部進駐涇陽縣云陽鎮安吳堡,在內線策應張學良、楊虎城部。上旬末,彭德懷在安吳堡紅軍前敵總指揮部約見中共關中特委書記習仲勛、宣傳部長兼統戰部長張策,傳達中共中央關于西安事變后形勢和任務的指示,傳達了和平解決西安事變的方針,要求關中特區黨政軍干部轉變觀念,注意尊重友區和友軍,正確開展抗日救亡運動 。談話畢習仲勛返回中共關中特委駐地,張策留安吳堡紅軍前敵總指揮部政治部待命。

    與友區的劃界談判

    中旬,習仲勛根據中央新精神和關中特區實際,召開中共關中特委會議,轉變觀念統一思想,領導關中特區黨政軍組織及時調整政策策略,把友區統戰工作擺上突出位置,改關中特區的國統區為友區,改關中特區的斗爭對象為統戰對象,停止擴大關中特區和嘩變民團的行動,利用紅一方面軍主力進駐有利時機,積極與紅一方面軍駐軍配合,加強友區群眾工作,動員群眾開展抗日救亡運動,楊伯倫接替李科任中共新正縣委書記 。

    1937年2月,中共陜甘省委、陜甘省抗日救國政府作出《關于蘇區與鄰近各縣友區行政關系之原則》的決定,指出關中各縣由關中特區蘇維埃政府負責談判劃界,余縣由陜甘省抗日救國政府派代表直接或幫助該縣談判劃界;中共關中特委、關中特區蘇維埃政府由淳耀縣桃渠塬駐地遷駐新正縣陽坡頭區馬家堡村 。月初,進至三原、涇陽、耀縣一線的紅一方面軍第一軍團返回關中特區新正、新寧兩縣駐防,軍團部駐新寧縣宮河鎮(今屬甘肅省寧縣),政治部主任鄧小平在新寧縣早勝鎮(今屬甘肅省寧縣)南義井召開軍民大會,發表演講宣傳中共中央團結抗日主張,聽取中共新寧縣委組織部長王秉祥、統戰部長李積成匯報,檢查關中特區黨的各項工作落實情況,第一師師政委鄧華率部駐新寧縣羅川鄉(今屬甘肅省寧縣)、第二師駐新寧縣早勝鎮、第四師駐永紅縣(今旬邑縣底廟鎮) ,關中獨立營奉命進駐旬邑縣城駐防東、南兩個城門 ,張策返回關中特區兼任中共淳耀縣委書記。

    1937年3月,劉景范接替張策任中共關中特委統戰部長、楊再泉接替王重華任中共關中特委秘書長、牛漢山接替郭存信任中共赤水縣委書記 ,中共關中特委書記習仲勛以維護抗日大局、有利國共合作、避免兩黨紛爭為前提,選派楊再泉為特委特派劃界談判代表,與統戰區黨政軍代表友好談判,解決所轄縣政區爭議。月內,中共關中特委秘書長楊再泉、中共新寧縣委書記郭廷藩組成關中特區新正縣談判劃界代表團,與正寧縣國民政府縣長朱門、教育科長鞏保初等組成的談判代表團,邀請駐新寧縣羅川鄉紅一軍團一師政委鄧華和國民黨平涼縣黨部書記長作為評判,在正寧縣城山河鎮經三輪談判,新正代表團義讓已建立區鄉政權的新正縣長樂區(第五區,今屬甘肅省正寧縣),最終劃定新正、正寧兩縣邊界。劃界后,新正縣轄5區28鄉約1500平方公里3.4萬余人 。

    1937年4月4日,中共中央決定撤銷中共陜甘省委,中共關中特委改屬中共陜西省委領導 。月內,習仲勛調整關中特區黨政軍領導機構。中共關中特委,設立常委會和執委會;常委會由習仲勛任書記,強自修、張策、霍維德、張仲良任常委;執委會由習仲勛、強自修、張策等11人組成 ;特委部門增設軍事部、工會、青年團3個,張仲良任軍事部長、張如周任工會主席、胡秉坤任青年團主任,郝明珠接替白桂蘭任中共關中特委婦女部長 。關中特區司令部,張仲良兼司令員、習仲勛兼政委、金道松任副司令員,直轄淳耀縣第六、八、九、十4個支隊,赤水縣第十二、十三2個支隊,永紅縣保衛隊、新寧縣第二十支隊等武裝力量 。所轄縣委,楊伯倫接替郭廷藩任中共新寧縣委書記;改中共旬邑縣委為旬邑縣紅軍募補處,其下所轄2個區委12個支部,調整為2個區委9個支部,薛和爽任募補處主任;撤銷中共永紅縣委,復設為中共底廟區委,所轄3個支部改屬中共新正縣委領導 ,關中特區所轄縣改為新正、新寧、淳耀、赤水4縣。月內,中共關中特委秘書長楊再泉、中共新寧縣委組織部長王秉祥組成關中特區新寧縣談判劃界代表團,與寧縣國民政府縣長王序賓、保安大隊長師保元、保安中隊長龐明勝組成的談判代表團,邀請駐新寧縣早勝鎮紅一軍團第二師政委王子宜作為評判,經三輪談判,新寧代表團義讓盤克鎮等地,最終劃定新寧、寧縣兩縣邊界。劃界后,新寧縣轄3區14鄉約3000平方公里13000余人 。

    1937年5月2日至14日,中共關中特委書記習仲勛受中共中央之命在延安大禮堂參加中國共產黨蘇區代表會議(黨的全國代表會議),12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西北局辦事處會議通過《陜甘寧邊區議會及行政組織綱要》和《陜甘寧邊區選舉條例》,首次正式使用“陜甘寧邊區”名稱,正式確立民主共和國政治制度,正式吹響蘇維埃共和國向抗日民主共和國轉變號角,關中特區迎來新使命。15日中共陜甘寧特區委員會成立大會暨第一次會議,毛澤東指示要轉變創立陜甘寧特區為抗日民主政治模范區域、抗日民族革命戰爭政治與軍事模范區域、實現民主共和制模范區域,習仲勛當選中共陜甘寧特區第一屆委員會執行委員 ,中共關中特委改屬中共陜西省委領導。當月,強自修接替劉景范任中共關中特委統戰部長、郭炳坤任中共關中特委軍事部副部長 ,赤水、淳耀縣劃界談判完成,關中特區完成國共劃界談判,迎來寶貴和平 。

    關中特區的轉型準備

    1937年6月,中共關中特委書記召集關中特區各縣區委書記會議,就關中特區建設三大模范區域,作出籌備召開黨代會、變更黨政軍各級組織、盡快適應革命新形勢的決定 ,中共關中特委組織部長張鳳岐兼任中共淳耀縣委書記。

    1937年7月7日23時許,駐河北省豐臺日軍河邊旅團第一聯隊第三大隊第八中隊,由中隊長清水節郎率領,詭稱一演習士兵離隊失蹤,進河北省宛平縣城(今盧溝橋鎮)搜查要求遭中國駐軍第二十九軍第三十七師二一九團團長吉星文嚴詞拒絕后,兵圍宛平城。8日凌晨4時50分,炮轟宛平城強占沙崗,吉星文團堅決抵抗,盧溝橋事變爆發,日本帝國主義開始全面侵華,中國全面抗日戰爭揭開序幕 。

    1937年8月7日,劉伯承率援西軍,奉涇陽縣云陽鎮安吳堡紅軍前敵總指揮部命令,出甘肅省張掖縣童子鎮經西峰鎮、寧縣、旬邑縣、淳化縣等地,于當月下旬進駐涇陽縣橋底鎮 。 22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宣布中國工農紅軍一、二、四方面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25日,中共中央軍委改中國工農紅軍總指揮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總指揮部,朱德為總指揮、彭德懷為副總指揮。當月末,旬邑縣紅軍募補處改為八路軍駐旬邑辦事處,薛和爽改任辦事處主任 。

    1937年9月11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按全國陸??哲姂鸲沸蛄?,改各“路軍”為“集團軍”, 改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為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八路軍總部改稱第十八集團軍總司令部,朱德改任總司令、彭德懷改任副總司令。14日,朱德、彭德懷發布通令改八路軍為第十八集團軍。23日,在中共中央敦促、全國人民反內戰要抗日壓力、南京直接受日本帝國主義威脅下,蔣介石公開發表抗日談話,間接承認中共和陜甘寧邊區合法地位,國共第二次合作正式實現,以國共合作為主體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正式形成。

    1937年10月,習仲勛在新正縣陽坡頭區馬家堡村主持召開關中分區成立大會,關中特區時期結束,中共關中特委時轄新正、新寧、淳耀、赤水4縣委19區委約700名中共黨員轉由中共關中分委領導,中共旬邑史轉入關中分區時期。


    第十一章  關中特區時期旬邑蘇區諸縣各類組織的發展

    1936年1月,陜甘邊南區改為關中特區,中共陜甘邊南區委員會、陜甘邊南區蘇維埃政府撤銷 ,中共新正、新寧、淳耀、赤水、永紅5個縣委改由中共關中特委領導,新正、新寧、淳耀、赤水、永紅5個縣蘇維埃政府改由關中特區蘇維埃政府領導,關中特區司令部成立并節制5縣游擊武裝,群團組織也相應發展壯大。關中特區時期,旬邑蘇區1937年4月前,縣級行政區有新正、永紅、赤水3縣,1937年5月至7月間,縣級行政區為新正、赤水2縣。


    第一節  關中特區時期旬邑蘇區各縣委的發展

    關中特區時期, 1937年4月前旬邑蘇區有中共新正、永紅、赤水3個縣委;1937年5月至7月間,因永紅縣并入新正縣,旬邑蘇區有中共縣委減為2個。

    關中特區時期中共新正縣委的發展  1937年4月,為給國共第二次合作掃清道路,中共關中特委將1935年10月升格成永紅縣的新正縣底廟區,復設為新正縣第六區。1937年5月,樊紀賢出任中共郭村鄉支部書記 。

    關中特區時期中共永紅縣委的發展與撤銷  1936年4月,中共永紅縣委副書記兼縣委秘書趙廷保改任縣委宣傳部長,梁作舟接替趙廷保任縣委秘書。1937年4月,為促成國共第二次合作最終形成,以共同領導全國人民共同抗日,永紅縣不能也不宜擴大,中共關中特委取消永紅縣制、恢復原底廟區制,撤銷中共永紅縣委,復設中共底廟區委,復屬中共新正縣委領導;永紅縣復歸為新正縣六區,復設的中共底廟區委,仍轄原中共郭村、麻院、店子河3個鄉支部,李文清仍任中共郭村鄉支部書記未變、張志林仍任中共店子河鄉支部書記、樊紀賢仍任中共郭村鄉支部書記 。

    關中特區時期中共赤水縣委的發展  1936年3月,中共赤水縣委新建中共豐泉區委,所轄區委發展為中共馬家山(今屬淳化縣)、官莊(今屬淳化縣)、豐泉(今屬旬邑縣)區委3個。中共豐泉區委機關駐豐泉村,梁德福任中共豐泉區委書記,轄鎮頭、郝家畔、南坡、馬家莊、北溝、清塬5個鄉支部,王景發任中共鎮頭鄉支部書記,陳春孝任中共郝家畔鄉支部書記,王明堂任中共南坡鄉支部書記,吳榮章任中共馬家莊鄉支部書記,程國祥任中共清塬鄉支部書記;6月,郭存信接替周志宏任中共赤水縣委書記;7月,中共清塬鄉支部升格為中共清塬區委,清塬區委機關先駐呂家、后駐班村,中共赤水縣委所轄區委發展到4個,文煥章任中共清塬區委書記,下轄中共郭家掌、七界石、西莊子、班村、呂家5個鄉支部,任玉明任中共郭家掌鄉支部書記、劉保印任中共七界石鄉支部書記、許德發任中共西莊子鄉支部書記、程國祥任中共班村鄉支部書記、趙生財任中共呂家鄉支部書記;10月,中共赤水縣委增設軍事部副部長一職,任連俊任軍事部副部長;11月,劉潤田接替任成玉擔任中共赤水縣委宣傳部長,郭希山接替白天章任中共赤水縣委軍事部長;12月,中共北溝鄉支部成立,丁思忠任支部書記,中共豐泉區委下轄鄉支部發展到6個。1937年1月,趙篤印接替文煥章任中共清塬區委書記;2月,中共赤水縣委從淳化縣馬家山駐地,遷入旬邑縣馬家莊駐吳奉章家 ,縣委書記郭存信奉命赴中共中央黨校學習,牛漢山接任縣委書記職務,時轄馬家山、豐泉、官莊、清塬4個區委22個鄉黨支部 。


    第二節  關中特區時期旬邑蘇區各縣蘇維埃政府的發展

    關中特區時期,旬邑蘇區1937年4月前,縣級蘇維埃政府有新正、永紅、赤水3縣,1937年5月至7月間,縣級蘇維埃政府則為新正、赤水2縣。

    關中特區時期新正縣蘇維埃政府的發展  1936年1月,正旬邠革命委員會更名為新正縣蘇維埃政府,左懷玉原任主席,未設副主席,原轄財政、糧食、土地、軍事、勞動、文教、公安7個工作部,機關駐南邑村(今屬甘肅省正寧縣),治下陽坡頭區蘇維埃政府新建小峪子鄉蘇維埃政府,下轄鄉蘇維埃政府發展到7個,張建盈任小峪子鄉蘇維埃政府主席;春,國民黨東北軍圍剿陜甘邊蘇區,新正縣全境失手,新正縣蘇維埃政府機關轉移到陜北張村驛繼續開展工作;7月,郭進庭接替左懷玉任新正縣蘇維埃政府主席;9月,張寅成接替張紅彥任陽坡頭區蘇維埃政府主席。秋,新正縣失地全境收復。1937年1月,左懷玉接替郭進庭重任新正縣蘇維埃政府主席;2月,新正縣第五區長樂區劃給正寧縣,新正縣轄區減為4個;4月,關中特區蘇維埃政府撤銷永紅縣蘇維埃政府,復設底廟區蘇維埃政府,復歸新正縣蘇維埃政府領導,樊振杰重任底廟區蘇維埃政府主席,新正縣轄區重為5個 。

    關中特區時期永紅縣蘇維埃政府的發展與撤銷  1937年4月,關中特區蘇維埃政府撤銷永紅縣蘇維埃政府,恢復底廟區蘇維埃政府,復歸新正縣蘇維埃政府管轄,永紅縣制取消 。

    關中特區時期赤水縣蘇維埃政府的發展  1936年2月,任新才接替馬保全任赤水縣蘇維埃政府保衛部長;3月,豐泉區蘇維埃政府隨中共赤水縣委成立,赤水縣轄區發展到馬家山、官莊、豐泉3個區,豐泉區蘇維埃政府,機關駐豐泉村,王可學任豐泉區蘇維埃政府主席,下轄鎮頭、郝家畔、南坡、馬家莊、清塬5個鄉蘇維埃政府,張治才任鎮頭鄉蘇維埃政府主席、梁常金任郝家畔鄉蘇維埃政府主席、郭壽珍任南坡鄉蘇維埃政府主席、李金保任馬家莊鄉蘇維埃政府主席、姚永智任清塬鄉蘇維埃政府主席;4月,孫奉祥接替鄭福林兼任赤水縣蘇維埃政府財政部長;6月,鄭福林接替王可學改任豐泉區蘇維埃政府主席;7月,豐泉區清塬鄉升格為清塬區,赤水縣所轄區發展到4個,清塬區蘇維埃政府成立,機關先駐呂家、后駐班村,杜彥英任清塬區蘇維埃政府主席,下轄郭家掌、七界石、西莊子、班村、呂家5個鄉蘇維埃政府,盧興才任郭家掌鄉蘇維埃政府主席、喬定邦任七界石鄉蘇維埃政府主席、李生新任西莊子鄉蘇維埃政府主席、梁生金任班村鄉蘇維埃政府主席、陳有合任呂家鄉蘇維埃政府主席 ;8月,馬保全接替任新才重任赤水縣蘇維埃政府保衛部長;10月,鄭福林接替任貴選任赤水縣蘇維埃政府財政部長;12月,豐泉區北溝鄉蘇維埃政府成立,豐泉區鄉蘇維埃政府發展到6個 。1937年2月,赤水縣蘇維埃政府在馬家山召開工農代表大會,選舉王振喜連任政府主席,據需要撤銷土地、糧食2部,增設內務、建設、教育、裁判4部,改保衛部為警衛部,政府部門變為6個,賀金榜任警衛部長、韓學英任內務部長、趙應奎任建設部長、田隊記任教育部長、孫奉祥任裁判部長,會后月內隨中共赤水縣委從淳化縣馬家山遷駐旬邑縣土橋鎮馬家莊駐吳錫恭家 。


    第三節  關中特區時期旬邑蘇區各縣武裝力量的發展

    新正縣武裝力量的發展  1936年2月,郭廷藩接替張嘉百出任新正縣獨立二營政委,仍轄五、八兩個連,主要活動于新正、新寧地區;8月,新正縣獨立二營編入陜甘獨立師第三團。1937年4月,永紅縣保衛隊撤銷并入新正地方支隊 。

    永紅縣武裝力量的發展  1936年2月,國民黨東北軍撤走,永紅縣保衛隊隨中共永紅縣委、永紅縣蘇維埃政府遷駐永紅縣郭村鄉(今旬邑縣底廟鎮郭村);3月,中共永紅縣委、永紅縣蘇維埃政府在郭村李銀清家院內召開復建大會,萬根墻率永紅縣保衛隊在李銀清家窯崖背附近置崗放哨,警戒保衛會場;11月,永紅縣保衛隊配合兄弟部隊,攻克底廟民團固守的底廟城,全殲底廟民團,收復被占蘇區,國民黨底廟鎮聯保主任兼保安隊長朱云亭從城內地道逃脫,萬根墻率永紅縣保衛隊追捕未果,朱云亭逃入國民黨旬邑縣太峪鎮(今太村鎮)文干卿保安團,繼潛回底廟隱匿,后死在底廟朱家嘴。1937年4月,永紅縣復設為新正縣底廟區,永紅縣保衛隊撤銷,隊員編入新正地方支隊 。

    赤水縣縣武裝力量的發展  1936年5月,第三路游擊隊第十三支隊部分隊員編入關中紅三團。1937年3月,中共赤水縣委根據關中特區司令部 決定,將赤水縣境內第三路游擊隊第十二、十三支隊改編為赤水縣保安大隊,隸屬中共赤水縣委、赤水縣蘇維埃政府、關中特區司令部共同領導,赤水縣蘇維埃政府主席王振喜兼任大隊長,中共赤水縣委軍事部部長郭希山任副大隊長,中共赤水縣委書記牛漢山兼任指導員。此后,王振喜率隊襲邠縣龍高鎮聯保,在對方碉堡外喊其聯保主任、保長、甲長小名,智取龍高,盡俘敵部,繳子彈二十余箱、槍100余支。


    第四節  關中特區時期旬邑蘇區各縣群團組織的發展

    新寧縣群團組織的發展  1937年2月,紅一方面軍第一軍團駐防關中特區新正、新寧兩縣,第一軍團政治部主任鄧小平在第一師駐地新寧縣羅川鄉(今屬甘肅省寧縣)召開軍民大會,發表演講宣傳中共中央團結抗日主張,與第一師師政委鄧華領導成立了新寧縣抗日救國會,彭天祿任主任,邱立三、王鳳祥任副主任,焦永治、王富林、史得才任委員,機關同駐羅川鄉;8月,紅一方面軍第一軍團政治部及第一師撤離,新寧縣抗日救國會撤銷。

    赤水縣群團組織的發展  1937年2月,赤水縣工人救國會成立,張儒周任主任;赤水縣青年救國會成立,賀玉山任主任 。


    第十二章  關中特區時期旬邑國統區中共組織的發展與斗爭

    關中特區誕生后,在中共關中特委全面領導下,旬邑國統區內中共各級各類組織迅速出現起色并蓬勃發展起來。


    第一節  關中特區時期旬邑國統區中共組織的發展

    1936年1月,國民黨東北軍進剿關中特區,應中共陜西臨時省委指示 ,旬邑國統區癱瘓的中共旬邑縣委恢復重建,中共旬邑縣城機關支部書記許國鈞兼任縣委書記,楊維奎任組織部長,楊啟運任宣傳部長,中共旬邑縣委重新領導所轄組織和黨員開展秘密活動,中共張洪區委書記第五新書兼任中共魏洛支部書記,崔崇岳出任中共東澗村支部書記,王西貴接替崔維峻出任中共芝村書記。

    1936年2月25日,國民政府旬邑縣政府在國統區旬邑縣城,召開蘇區黨員干部“三百人自首大會”,惡毒污蔑攻擊中國共產黨,中共旬邑縣委下轄組織受到重創 ,新正縣陽坡頭區18位中共黨員共39名干部變節。5月下旬,中共豐泉區委書記梁德福遭國民黨別動隊逮捕,被害于土橋東門外 。11月,中共張洪街支部書記潘德懷兼任中共張洪區委書記。

    12月12日,張學良、楊虎城兵諫蔣介石“停止內戰、一致抗日”,“西安事變”爆發,旬邑縣國統區駐軍收縮撤往西安抵御何應欽“討逆軍”進犯,停止了針對關中特區中共組織的破壞活動。

    1937年4月,國共和談取得階段性成果,旬邑縣被劃為紅軍募補區,國共兩黨軍隊同守旬邑縣城;中共陜西省委撤銷中共旬邑縣委,旬邑縣紅軍募補處成立代行其職權,接受中共關中特委領導,薛和爽任募補處主任,接管中共旬邑縣委所轄2個區委、9個黨支部 。


    第二節  關中特區時期旬邑國統區中共組織的斗爭

    進入關中特區時期,正是特區創建蘇維埃政權的發展鞏固時期,也是與國民黨進行軍事斗爭的復雜時期,國民黨反動勢力不斷破壞我政權建設。在中共關中特委、關中特區司令部領導下,駐防紅軍及地方游擊隊機動出擊旬邑國統區,在旬邑地區發生了大小戰斗約30多次。

    西原村遭遇戰

    1936年1月8日,我紅一團、紅25軍駐陽坡頭一帶,敵駐職田鎮保安隊和教導營發現我在西原地區活動,立即從職田鎮出動,行至西原村附近遭遇,雙方接火,激戰一個下午,由于兵力和火力相同,勝負難分,各自撤退,敵打死我一團兩名戰士,并將其頭割下,敵傷亡不明 。

    北崖頭遭遇戰受挫

    1936年1月,楊虎城部教導營駐旬邑縣職田鎮城區,常出城騷擾新正縣湫坡頭區、陽坡頭區,劫掠群眾財物,進剿地方游擊隊。

    14日,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第七十五師第一團,探得駐職田鎮楊虎城部教導營一部去新正縣湫坡頭區北崖頭村執行任務,團長賈文義、政委郭炳坤于團部召開連以上干部會議,決定第八支隊配合,派500人出羅兒溝圈赴北崖頭村設伏。晚10時許,紅一團趕抵北崖頭村,八支隊與教導營前哨遭遇交火。激戰至翌日拂曉,彈藥耗盡,傷亡慘重,教導營傷亡50余人、被斃連長一人,紅一團死傷各10余人、團長賈文義負傷,八支隊傷亡過大、彈藥不濟,紅一團、八支隊撤出戰斗。北崖頭遭遇戰受挫,主因是未摸清教導營出動實情,將實際一營作一排來打,以致敵強我弱造成失利 。

    智取底廟城

    1936年1月,萬榮選民團百余人駐底廟城,橫行鄉里,魚肉百姓,不時擾害永紅縣蘇區。2月,萬榮選民團3團丁奉命到郭村鄉產場村催要糧款。獲此消息,紅一團團長賈文義派二連偵察員密捕3團丁,成功完成3團丁改造,并由其帶路趁夜智取底廟城。晚,二連便衣隊扮成抗糧百姓,抗糧不交,被3團丁推搡押至底廟城下。趁夜幕掩護,后續部隊運動至城外。守城民團見本部團丁返回遂打開城門,紅一團指戰員于是沖進底廟城,擊斃20多人,俘團丁近100人,獲槍100余支,斃民團團長萬榮選,而己方無一傷亡 。

    產場阻擊戰

    農歷1936年2月初三,我紅一團、新正五支隊、底廟游擊隊駐扎永和鎮的下南坡頭村,國民黨東北軍駐在邠縣永樂鎮一帶。東北軍常去底廟、產場、永和的羅兒溝圈等地擾民,目的侵犯邊區。二月初三是羅兒溝圈的藥王廟古會,男女群眾前往燒香拜佛,敵東北軍一個騎兵連從永樂鎮出發,行至永和地帶,我紅一團得知消息,即可布置五支隊和游擊隊在羅兒溝圈設伏,在上南坡與紅一團交火,敵潰逃至產場又與設伏的五支隊相遇,雙方發生激戰,此戰,敵東北軍傷亡慘重,繳獲敵機槍、步槍數10條,我支隊傷亡3人,東北軍剩余人員潰逃回永樂鎮 。

    石門關遭遇戰

    1936年5月下旬,關中特區陷落,中共關中臨時特委書記汪鋒率第六、七、八、九支隊撤往旬邑縣石門山。

    汪鋒率四個支隊攻打安社未果,撤至石門關,剛占據東山,照金民團就追上東山,只留下西山。天黑后,汪鋒召開會議,鑒于彼強我弱不能打消耗戰,決定分散活動深夜撤退。此時,敵將旬邑、耀縣、淳化駐扎的騎兵師、民團全部調至圍剿,耀縣雷天玉民團、中宜縣夏玉山民團等追軍也來圍剿。汪鋒率部被迫與之發生激戰,由于敵強我弱、懸殊較大,加之士氣不高,戰斗無法堅持,時己方傷亡40余人,因傷員救治撤退被擱置。戰至天亮,中共關中臨時特委領導成員與4個支隊分頭出擊,沖出合圍再聚攏后,自石門關轉至七里川。追軍不久追至,汪鋒率部撤入稍林,最終成功擺脫追擊 。

    陽坡頭殲滅別動隊

    1936年8月,東北軍入侵邊區后,別動隊駐蜈蚣洞,經常四處進行破壞活動,搜集我方情報,對群眾隨意進行打罵盤剝,有時化妝成便衣特務,混入群眾中間,制造謠言,蠱惑人心,群眾恨之入骨。我新正縣五支隊、八支隊尋機消滅這股敵人,一天,支隊派人裝成看病的,捉住敵便衣,經審問獲知敵人行蹤,新正縣保安科長李科帶五、八支隊在陽坡頭設伏,誘敵深入,戰斗激烈,全殲別動隊一個排,活捉了隊長,收繳20多支槍 。

    太堡村坳追擊戰

    1936年8月,國民黨駐太峪鎮保安隊隊長文干卿帶領三、四十人,吃早飯時,翻過梁渠溝,經太堡村往甘店村,行至太堡村坳里時,與新正八支隊相遇,雙方激戰一個多小時,正巧王泰吉的騎兵團由赤白村趕來,即參戰協助八支隊,敵自衛隊被打散,文干卿騎著騾子逃跑,騎兵團和八支隊乘機將敵追至旮旯子村,打得自衛隊措手不及,四處逃竄,文干卿逃往太堡村溝底,此戰,速戰速決,雙方無重大傷亡 。

    甘家店包圍戰

    1936年11月間,國民黨駐邠縣保安隊吳志文帶著100多人,從邠縣嘩變出來,單獨活動,在埝橋子、甘家店、太堡村、椒村一帶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在甘家店搶東西時,被我八支隊發覺,雙方發生激戰,我紅四方面軍聽到槍聲,從北邊包抄,包圍廣大,夾擊殲之,使之全部打散潰逃 。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打?。▓D片另存桌面) 關閉
    最新韩国大胸三级,男人j进女人p的视频,午夜福利1000集福利92
    <progress id="moov2"></progress>

      <progress id="moov2"></progress>
      <tbody id="moov2"><nobr id="moov2"><optgroup id="moov2"></optgroup></nobr></tbody>

    1. <tbody id="moov2"></tbody><tbody id="moov2"></tbody>